片语集(未知时间)

发布于 2013-12-31  20 次阅读


1

不论何种竞赛,成功者们的路都是艰辛的。挫折接连袭来,打得你落花流水。然而你仍有一口气在,便会想挣扎着站起来。炽热的心一次次浴火重生,变得更加坚定,于是你相信自己能打破别人口中无数个“不可能”。没有专业奥赛教练的指导,没有并肩作战的伙伴,没有良好的物质条件,只有热血、辛劳、眼泪和汗水可以奉献给化学。为了自己的信仰去杀出一条血路,何等冒险,又何等艰难!即使一天喝一升浓咖啡,日复一日的四点钟起床,为了所热爱的事物,又算得了什么呢?我选择这条道路,没有什么要后悔的。“而今更笃凌云志,莫教冰鉴负初心。”,以及,“I have nothing to offer but 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和“学不成名终不还。”以上三句作誓词。为了一个梦想,我可以不顾一切。

2

有时候我也觉得学一门语言是一种很累的事,不想去学,懒得去学——跟大部分人一样。可是不,我潜意识里把它当做是我的任务,我必须要学一些语言,去接触外国的各种文化,了解各国风土人情…我没想着去周游世界(主要是没钱),但还是想要去几个国家看看的,像是法国,德国,日本,英国,美国…差不多是周游世界了?好吧,那就挑几个去去…哈,可能是实现不了,但这点语言算不算竞争能力呢?我想着以后要去当老师(我一定耐心对待每个孩子),或者是医生(解剖时我肯定很奇葩)…不过,能做一个会说多国语言的人也不错,哪怕只是一点儿,所以以后的日子即使再艰难,我也不会放弃学语言的…至少能开发大脑嘛!

3

为什么我总说自己是孤独的呢?现在倒是没人能经常陪我聊天说话了,他们都各忙各的去了,我一般没什么事可做(休息时),所以总能秒回(某种意义上的孤独),再加上心中闭塞轻微抑郁症的缘故,我总是想着身边人都会被时间的洪流一个个带走,这样我终究会成孤身一人,虽是稳住当下重要,但我总忍不住往长远考虑。我可能再也不能用真心对待任何人了(这句话有些假,时间,看你的了!)。实际上我也最终会死去,但会除了亲人外,有人记得我吗?想到这我就觉得止不住的难受,如此渴望被人铭记,却只能默默死去…若老了后能享受生活,亦是无憾的,愿有人能记得我,永远感谢你们,感谢记住我的人(真的有吗?让时间去证明吧。)。

4

为何是这样呢?不得不感叹现在的中国,某种程度上来说,依然是闭塞的。这让我更加痛恨“闭关锁国”四个字,至今仍有影响。中国为何不是资本主义国家呢?若是可以,我真的想移民到外国去,在那里长住一段时间,可以稍微修补一下我的内心。现在的小孩(当然我也是)感觉都没什么思想了(虽是这么说,我也是才疏学浅,不如那些更有思想的人),追星,非主流,装逼,发烂俗的说说,早恋,要么不学好,要么啥都不知道(最基本的性知识)…还好我没有,因为我想活得简单些。那些孩子这么做也许有他们的理由,但我是十分厌恶的。人类世代繁衍生息,与生殖难道没有关系吗?仅仅是因为它“羞耻”,人们就不会去研究它吗?一个个专有的术语、名词,听起来可能是“恶心”,但谁能否定它的存在?没有这些东西,人类在这方面又怎么发展?难道还是停留在古代人的认识上吗?讨厌的东西就拼命抵制,喜欢的东西就玩命追求,却不懂得客观对待一切,这才是孩子们最可悲的地方,亦可见家长、老师的教育是失败的。一个有智慧的人,绝不会随随便便说话,总是要经过脑子思考一番,想想看所说的事物是怎么样的,而不是经过分析后发现是讨厌的东西,就加上肮脏的作料呈现给他人,发现是喜欢的东西,就拼命夸大其词地去赞美一番并说出来。事实上人总要被感情左右,而我认为,克制住感情,能冷静思考分析的人,才是真正的智者,有品性的人。

5

我其实并不太喜欢那种特别特别长的小说,感觉犹如一棵枝叶过于茂密的大树,难寻树干。所以我更喜欢那种简约而又耐人寻味的文章,比如星新一的短篇小说较为有趣,道理深刻,马克李维的《偷影子的人》带着些许淡淡的治愈风格,故事简单明了…我在生活方面也是比较喜欢简约系风格,QQ气泡不用特殊装饰,爱穿素色衣服(虽然大部分时间不是),建筑也是喜欢简约风格的…所以还是简单的生活吧,一日三餐也不是顿顿都要享受,填饱了肚子就行,若是有大把的时间,我也只想像流水一样平静度过,用不着去闯大风大浪,可能背后隐藏着更大的机遇,我若是认为现状可以,就不会去挑战了。忽然想起陈老师曾经的个签:守一份平淡,一份简单。

6

关于耳机(指的是简单的那种耳塞式),我一度认为它是青春与活力的象征,不过看到几个老人也戴着耳机听歌后,我就不这么想了。我想人们发明耳机是为了更好的享受音乐,这一点是没错的,但还是有一定的风险,因为耳机使用不当会造成耳损伤,并且一边使用耳机一边做事情会分散人们的注意力。比如骑车时使用耳机等。作为一个音乐爱好者,我使用耳机的情况比较少,一般是散步或一个人静坐时,读书、写作业时我不会播放音乐,不论是怎样的音乐都会分散我的注意力,使我工作效率下降。我比较喜欢听的音乐种类主要是节奏感强(洗脑的),有律动感,平静柔和,电子音亦可,满足上面任何一个条件就差不多了。收在我手机中的音乐都是经过我仔细“审核”的,确认是我喜欢的歌,才能放入手机。唱歌这方面我其实不太在行,总被人说跑调,由于鼻炎的缘故声音也不大好听,可我还是常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唱歌,听着自己的声音,似乎有一点点变好的感觉。

7

喂,不要靠近我。我虽然也很想融入你们,但是我太害怕了。心里被捅一刀就痛一次,然后成熟一次,但是我连痛的勇气都没有,我只会蜷缩在自己的角落里,默默的,不引人注意,然后在某个时候,让自己的生命静静的凋零。谁也不会注意到墙角一棵小草的枯萎,对吗?内心期盼着有人能注意,但是自己又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只是妄想,只是空想罢了。我不需要那么多的愤怒,当我生气到极点的时候其实手都在颤抖,眼冒金星。我不需要太多的疯狂或者吵闹,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呆着。我没有过多的轻狂,我知道现实,当我变成老人,才有时间享受时光,只可惜那时的我一定没有了精力。有时候我完全可以从七楼窗户纵身跃下,但是总有某些事物不允许我这样做。所以,我只能在苦海中徘徊,甚至没有,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利。

8

是的,我很讨厌框架,不过若是自己不觉得难受,也不会有太大影响,比如“我自己想要按照学习的框架来学习”,我就不会觉得讨厌,如果“我被强迫按照学习的框架来学习”,那就是我最恨的事情了。我不想追星,太烦,为何要整天绕着一个人转呢?因此,我始终信仰科学。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才是最抑郁的,别人从没看见过,只要有别人在,我都会显得比较“正常”,当然不太正常的时候就是“奇葩”,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我也想做一些有创意的事情——可能也证明了我不局限于应试教育框架内的性格。但是,就连这一份创造力,都会遭到一些俗人的恶意攻击(大部分人还是比较赞同,或者是一笑了之,这我都不反对,能接受),这让我很反感,就像尾行的狗,虽然烦人,却因为有主人,所以不能打死它们,只能由着它们去。我告诫过自己,胸怀要宽大,但是还是很在意这些事情。也许这就是我喜欢背负一切的性格吧,只不过我还没被压死罢了。什么是压死呢?对,就是自杀。目前为止,我只找到一种对于我来说理想化的自杀方法:在梦中使自己死去。痛苦应该是最少的,若是有更好的方法,不带痛苦的死去,或许更好。我的语言,包括现在我正在写的这些东西,只不过是在把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表达出来,不加一点色彩的,说好听点是朴实,说难听点是没文采。不过,我还是会坚持下去的,反抗着众人异样的目光与自己内心的恐惧,做着我想做的事——当然,不违反任何法律。

9

我知道现在的你感到迷茫,绝望,或是孤独,无助,种种复杂的心理造就了你背面的抑郁,尽管正面仍是一个好动的“奇葩”形象。你也不存在什么人格分裂,只是有些多变罢了。你觉得,生活很苦,学习压力很大,每天都要忙于各种各样的事情,没有属于自己的休息时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是可怜的,因为仅是好好的休息资格都没有。接触了应试教育的你一定受够了它的死板,但是生在中国的一个普通家庭,你别无他法,不能像有些人一样活得潇洒。将来你可能会背负上更多,厌恶感情的你可能会去研究人类的感情,或者独自一人努力着,保持正常的人际交往,至少你不是自闭症患者。在孤独的时刻,失意会比任何时候产生的打击都要大,你或许需要好一会儿才能缓过劲来,然后很长一段时间一蹶不振,哈,其实你现在已经是这样了。我知道你想要被人看得起,想要出人头地,你有努力的心,却不知道怎样实行没有前进的方向与方法,这才是最根本的问题。所以,去探索吧,去努力吧,向着一个正确的方向,既然努力过了,就不要再后悔,时间与人生,包括历史,都是在不断地向前,而没有回头,相信自己,能做到的,去习惯,去面对,而不要厌恶或逃避,毕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