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4日

发布于 2014-05-24  88 次阅读


星期五,什么也不想做,作业做着做着就不自觉的往窗外看去,一边想着“要是自己是一棵树就好了”之类的,一边继续做作业。

几道题有点卡壳,去问问老师吧。于是我走出喧闹的教室,往教师办公室走去。

王老师在改昨天延长考的同步实验卷,陈老师在改英语报的试卷,当我走到最里面洪老师的位置时,陈老师突然问我:

“XXX,你最近数学怎么样啊?”

“……”

为什么陈老师会问这个?我疑惑了一下:“还……还好吧。”

“还好?你只考了104分!”

王老师把声音提高后喊着。

我和陈老师都沉默了。

快速问完题目后,我准备快步离开,在双脚就要踏出门外那一刻,王老师把我叫住了,她拍了拍桌上的几张试卷。

我把科学同步夹在腋下,拿着红笔开始找起自己的试卷来。

107,105,106……都是别人的试卷,其中包括S的,107分。

我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果然是104分。

这时S出现了:“唉,考得太差了……”

G在旁边“安慰”:“还差一分就优秀了哟!”

S:“你看,他比我还低。”

虽然当时我没说什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事后真的想拿起旁边可以摔的东西弄死他。

S和G订正好试卷后很快离开了,我还在订正试卷。

一道填空题漏做,压轴题12分全扣,真是没办法……

填空题很快就做出来了,在王老师告诉我压轴题的第一小题解法后,她让我独自思考第二小题。

“第一小题,除了你可是没有一个同学错的。”

盯着第二小题很久,脑中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出答案,但又不能向任何人求助。

忽然耳边回响着《文乃的幸福理论》。

那首歌,本来就快让我听哭了,然后再加上现在,我感觉自己很对不起老师,对不起所有人。

泪光开始闪烁,虽然拼命提醒着自己不要哭出来,可是我还是哭了。

带着哭腔说着:“王老师……这里……”

“这里呢,你只要……哎?你怎么……”

王老师有些奇怪的笑着:“你看,这两天我们学的圆也是,我叫你回答的时候,你对于定理、公式都是理解的,可是应用起来就不太行了,你不要总是想着这道题目有多难,自己做不出来,就不来做了,你只要弄懂了,其实都很简单……”

不,我不是因为这个而哭的,我是觉得……

“我去一下厕所。”

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可是旋律还在回响,眼泪还在流。

希望没有人注意到我。

回去之后抽噎着继续思考,继续订正,最终那首歌已经占据了我的大脑,上课铃也适时响起。

“那你先回去吧。”

“老师,给我张纸,我不能哭着回去。”

王老师又笑了,扯了一段卷纸给我。

我绝对不能哭着回去,会被人笑话的啊。

迅速的把眼泪擦干,深呼吸,装作一副什么也没有的样子,回到教室,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老师讲着昨天的内容。

突然,我又想起了刚才,内心一抽搐,就像拧毛巾一样,眼泪又落了下来。

好在,没人注意到我,于是我不停的用着纸擦眼泪。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