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5月12日

发布于 2015-05-12  175 次阅读


我的父亲有外遇。母亲也知道,为此吵过架,动过手。然而他看起来一点儿事也没有,平常还是对我很和善,给我买东西,关心我学习,经常笑,就像一个好父亲似的。每次看到他在逗我的堂妹玩儿,自己也返老还童般的开心叫着乐着,我忽然就觉得很难受。前两天我被查出是轻度抑郁,他的反应,很正常,就像一个父亲知道自己儿子有抑郁倾向,他会有什么表现。母亲不知为何就跑去广州,干另一份所谓宣传传统文化的工作了,说是受什么业力牵引。没办法,她的精神和思想完全被控制了。我之后的生活需要父亲的物质支持,暂时也无法离开他。刚才看见他的手机电话簿,排在没有头像的“妈妈”前面的,是一个浓妆艳抹、色彩鲜明的女人头像“绚”。我的心一抽,他没注意到,仍然很快活地给我堂妹放音乐听。看着他的笑容,他的言语,我实在感到不舒服。写到这里我已经快要掉下泪来,只能勉强忍着,我好想好想跑到外公外婆的墓前,向他们哭诉这一切,拥抱我的却只有冰冷的石碑,而不是温暖的手臂。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