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9月10日

发布于 2015-09-10  183 次阅读


那个女人关了灯,一脸疲惫的向我房间里走来,我站在门口,气不打一出来:“你今天给我睡沙发!”

然后她愣了一下,又走回灯的开关处开了灯,再边向我走来边说:“那你把被子给……”

“砰,咔嚓。”我锁上了门,她敲了两三次,无回应也就放弃了。

我才发现沉溺在快感中的我很容易就脱出,好似氨气从氨水里飘出来,不过三秒钟。

突然,我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孤独感,既没有什么人可以交流,最好的朋友也不在线。

我空守着六七十个网上认识的所谓二次元同好,才发现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跟他们交谈过了。

舍不得删,总感觉那是一种回忆。仰头灌完了从低温回到室温的最后一口啤酒,耳根有些发烫,痒痒的。

头越来越痛了,我站在那里,有些眩晕感,我是那么无力,那么混乱。

我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却有虚度光阴的焦灼,为什么我总是要强迫自己去做“感兴趣”的事情……

事情太多了,也许不多,但是我这种状态,着实是烦了,相当。

看了一本阳炎的小说,很有意思的故事,我想今后也会一直喜欢下去吧,阳炎,八月十五。

有点容易受他人影响,不管是脾气怪的人也好,性格令人嫌恶的也好,我本可不去理会的。

就在刚才那一刹那间,“死亡”又在我脑海里蹦出来了。是啊,痛苦可以很短暂吧?

可是我似乎始终都有放不下的东西。啊。如果有很多朋友就好了,这样在生日的时候可以收到很多祝福。

我一直以真心换欺骗,一直都是,我真的受够了,受够了。

那个女人和那个男人,讨厌至极,我想离开这个家。谁都在打着“父母”的旗号要求我必须尊重他们。

凭什么呢。忽然觉得失去了动力,只想杀了所有人,毁灭这个该死的世界。

真的能那么做的话,不论谁在我面前,我都会毫不留情的扣动扳机的。比南京大屠杀里的日军还要快一点,吧。

生无可恋的悲痛,或许不会有人在我生命中占据一席重要之地,我只是一介过客。

只可远观的悲哀,我抓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最想要的东西。

头真的好痛。好难受。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