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6日

发布于 2015-11-16  142 次阅读


  运动会最后一天,这儿又下了场雨。上午又阴天,塑胶地全湿湿的,我的水壶外边有个布套,放地上不多会儿,拿起来还滴着水!搬个凳子坐在后头,前面是同学后面是灌木丛,呼吸着湿润的空气倒也有几分惬意。前一天晚上老卢布置的数学作业很难,完全不想做,便只带一本《阳炎days 6》、《汪曾祺散文》来看。笔和纸是为了写广播稿用的,八点半截稿后无事可做,就写篇小文章以排遣。

  说到这广播稿,女生倒还好写,男生们就完全不行了,几乎跟挤牙膏差不多。而我,差点儿连德布罗意、薛定谔都写上去了!结果写了首打油诗(其实是给《欢乐颂》填了个词),被张应杰(认识的一个高二学长)读了。大概记着开头是“圣洁阳光照耀大地,运动场上显神威”。教工跑步接力的时候我跑去看,操场上遇到他,他忿忿不平的吐槽我把“磷酸转化ATP”写上去,那是错的。我问:“是磷酸三腺苷?”他点点头,于是我又跑去看其他老师。认识的见了张珊珊(地)、张重远(数),可惜海华、小亮、良民没看到(分别教生、物、化)。据说小亮发型很飘逸……十六班有横幅曰:“十六十六 从不将就 阿亮阿亮 永远最靓”。

  天空还是灰蒙蒙的,比赛还硬不让你下位置去看,这有什么意思呢!现在我只听到16班吴起傲来稿,因为他曾经一言不发地跟我拼过桌吃饭,所以我认识了他,他也是端水的室友。写到这儿恰好他们班的沈越跑过来了,我想起来昨天下午见她跑完步坐着,她母亲蹲在她面前给她剪脚趾甲。沈越之前不知何故加我好友,我就上前问她:“沈越,你知道我么?”、“我QQ列表里有你,你不记得了?”之类的问题。她很专一地回答了很多个“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人?她母亲看了我一眼,笑笑,弄得我好不尴尬!

  写着写着老蒋、Jerry过来围观,又有人在旁边玩飞机模型,不免分了一点我的心去。对面看台上坐满了高二、三的人。我们高一则坐在操场另一边……这广播还自带回音,已够破旧了,老何也不给换!经历过昨天30℃+的高温,前天上午的雨后,我swear下次运动会一定要带雨伞懒人支架、电动小风扇……金华就是一年四季随机播放!这次运动会除了一个“协力竞走”外我没报别的项目,想报也报不上,体育成绩太差呀!四个人踩两条木板往前走,板还不让在地上拖行,拖行三次算犯规。于是我领头,很努力地拿了第六名。

  已经九点十分了,再过会儿运动会就要结束了,又要面对令人只想撞墙的数学作业本了,心真累!18号又要给日语组的人上课去,我的头又痛了,好想小睡一会儿呀!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