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篇集(2016年1-3月)

发布于 2016-01-11  15 次阅读


2016/1/12

今日晚跑比赛,寒、湿,众脱外套集地,展压最下,后吾与张2水杯摆前,刘以包放之,蒋忽置其老刘黑白卡贴于上。完后约17:20,吾与W先行食矣,不知其他人等至颁奖后才离开。食堂几乎无人,感动!

2016/1/16

今晚熬夜至凌晨3点,看了韩国三丰百货坍塌事故分析视频。做梦,校办厨艺大赛,欲做炸肉条,以餐巾纸代面包渣,正向老蒋掰西兰花时醒。1.17下午回校,羽绒衣连掉三纽扣。1.18上午吃饭时花卷落入豆浆,溅一袖,袋无分文,卡内余98,艰矣!

2016/2/26

今日阅余秋雨《文化苦旅》中《写经修行》篇目,以为妙绝,比自家母亲某些歪理要好太多,希望以后能有机会接触到更纯粹的佛法精髓,让生命回归生命。

2016/2/29

不知T现在如何,他发了2张图给我,然而内存满了看不到QAQ虽然有点想写信但还是算了。

2016/3/1

饮茶,读《蝶翅》,谢谢席慕蓉的文字,读来似有画卷在眼前铺开,至少有片刻安宁,午休末尾五分钟,铃声一响,恍若隔世。

2016/3/6

对于化学的热爱,是从内心自然而然涌出的,可以让人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然后,谢谢化竞给予我新生命,一个新的开始就要出现,我看得见远方地平线发出微弱的亮光,黎明终将苏醒。

2016/3/14

昨日无心做周末数学检测,中途被老卢收走,今得之仅32分,应用题零分,悲切以至不食午饭,昨夜被窝中空落泪,精神状态仍不佳,一度想要自杀(最抑郁时期),直至流干最后一滴泪。

2016/3/27

上周六,中午,步于教学楼前,遇老刘,略察余郁郁之情,问之,简要答之,悲也。

分崩离析举命轻,

四面冷暖如坚冰。

人间皆浊无光明,

只愿长眠不再醒。

2016/3/30

昨夜梦见小学数学老师D,她怀孕了,挺着个大肚子,在现代感极强的医院里与她对话,后在门口,父亲突然倒下,被……缠住,站起后失忆,“请问医院在哪儿?”(因为我的母亲快要生了)刹那间,我流下泪,转头跑向远处。/ 晚上看《入殓师》,春哥曰:“被领导骂的话,责任我来担……”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