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篇集(2016年4-10月)

发布于 2016-04-05  15 次阅读


2016/4/6

Menu from The Million Pound Bank note

①some ham and eggs

②a steak

③a cup of coffee

④a pineapple dessert

2016/4/20

今日收到班长来信,没贴邮票居然也寄到了,甚感神奇。

2016/4/26

阅《叶圣陶散文》中《天井里的种植》篇,忆外公当年雨中凿水门汀地种桂花树故事,不觉长叹,泥坑应尤在?

2016/5/24

明日考数、地、历三门,晚读被老刘指责不认真且话多,于是头更加痛了。经历了好长的抑郁心情,勉强缓过来,跳楼什么的一定会很痛吧?果然还是CN-比较好呢(笑)我仍在掩饰,谁知道这躯体会如何。

2016/7/1

断层1月左右……事情果然太多,将要期末考了,暑假必须刷一遍无机和大本,之后还有高无结等书要看,坚持下去,总要试着去冲一冲省队的→_→

2016/9/10

教师节,套路都是固定的……抑郁压得我几乎不想做任何事,颇有虚度此生之意味。

2016/9/14

东方坑已入,感觉尚可。抑郁症状稍缓解,仍有复发之势……暂时无心学习,购入书籍多部,百乐、三菱笔数支,等身抱枕×1,以及东方的小说6本,全然不想学习……10.1去CI 3.0出一圈灵梦→_→

2016/10/5

预定明日早上试行自缢

P.S.所有账号及密码在此册末页

奶奶说周六安排了心理医生,恐怕我等不到了?遗书相关,只写了短短3小张,网易云里“我喜欢的音乐”都可用作某些活动的BGM……书什么的尽量都送出去。等身抱枕给高二(18)班M,周四第一节东东的课,真好啊。脑内循环《砕月~イノチ~》,hmm……prefer 千本桜。总之……我可能还是……失败了……?

2016/10/10

今天正巧是世界精神卫生日,我在病房里戴着耳机噼里啪啦的敲着笔记本电脑,有一茬没一茬的跟在线的人聊着天,望着铁栅栏外的树和房子,窗台上的两堆书和七七八八的杂物,心情又变得有些低落起来。在这里的人,每天早晚要跟着一个护士拿进来的小电视机跳广场舞,作为死宅我当然是不愿参加的,于是常常蜗居在病房,坐着抑或躺着,有时发呆。我不知休学一年对于我来说是怎样的,至少有些时日可以休息了,表妹也因肾病综合征,落了与我相同的一年休。昨日二姨与表妹来探望,带了十几个苹果,可惜我手边没有氰化物溶液和注射器,不然效仿一下阿兰·图灵,也是很有戏剧性的吧?

2016/10/31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过了生命中的最大乐趣,我不喜欢玩儿电脑游戏。有些男孩儿们玩起游戏来真可谓“废寝忘食”,比如我一个同学从今儿凌晨一点起玩游戏到现在,都下午三点了,没停过。他还在操控自己的小人军团去打怪哩。我承认某些游戏确实好玩,但也有粗鄙之类的。每次看到那些人兴致勃勃的玩这些简单的游戏,我就纳闷自己是不是有些不正常,是不是失去了生命中可能最大的乐趣?我常自问,为什么我不爱玩这类游戏,为什么对它们冷眼相待,然而并没有答案。说实在的,有空闲时间,以玩游戏度过不太好。比起这个,我更喜欢听音乐,实际上,好的音乐榜单就是我的幸福列表。我甚至梦想过组乐队,在酒吧里弹唱。(翻译自高一上英语期末考语法填空)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