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语集(2016年-2018年)

发布于 2016-06-11  7 次阅读


2016/6

经过多方面考虑,我决定四点起床,熬夜打手电太容易被抓,又会打扰室友睡觉。于是我放了手机在枕边,闹铃声调适中,备齐书、笔、纸,然后安心睡下——醒后悄悄叠被下床,不敢有一丝大声响。只着睡衣,坐在楼道口借光看书,若是灯在天亮前熄了,就用充电台灯续上。这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安静无人,再好不过了。捧着《无机化学》一看便是1小时,然后做做培优,五点半再回寝室整理物品和洗漱,白天自然有些困,英语课上我有选择性地补觉。不过有时我感觉心脏跳动的节奏慢却铿锵有力,仿佛很吃力却又在坚持似的。然而这并不算什么,我忆起那些典型事例,像是悬梁刺股、鲁迅先生吃辣椒抵抗困意、囊萤映雪、凿壁偷光等。一星期基本不睡,咖啡或者红牛当水喝的人,现在也应是不计其数!我则用票夹夹住身上某一块肉,勉强可以清醒些。周末打算6点起床,也是惭愧。I have nothing but interest. Everything that kills me makes me feel alive.以及“五训”,“而今更笃凌云志,莫教冰鉴负初心”“学不成名誓不还”等句子给予我一定精神支持。

2016/8/8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中国的反智主义仍然处于发展的状态。举个典型例子,某些家长告诉孩子读书不一定就有出息,某某人文化水平才小学毕业,现在都腰缠万贯了。这使得那些对知识有较大,或者极度渴求欲望的人可以减少竞争对手。我读书,不一定为了功名利禄,也不一定为了光宗耀祖,更不一定为了建设国家,我完全可以为了自己的某个既定目标去读书。利用乌合之众的最好方法就是了解掌握其特点,那怎样了解掌握?当然是要读书啊!于是你就可以操纵那些愚昧无知的人了,并且当他们统统被欺骗时,独有你,当然还有其他一小部分人,能看透事情的真相,从而免遭欺骗。回到上文提及的例子,某某老板被骗多少万元这种新闻,你没看过吗?请神棍、巫婆来给公司看风水的事儿也是数不胜数吧?所以说读书是为了更好的了解人类,使得你可以绝处逢生,抑或逃脱骗局,甚至获得意想不到的利益。上次饭局上听到大人谈论“其实读书真的没什么用的啦……”,我只是轻轻冷笑了一下。

2016/9/7

此时距午饭还有约25分钟,我坐在合班教室,手边仅《国民党高级军事将领花名册》、《叶圣陶散文》两本书,读完后又小憩片刻,仍是不想复习。周围大多发出细碎的谈话声,我就落在深不可测的虚无中了,什么都想做,什么都不想做,大概处于一种纠结状态,不过大部分时间是后者。昨夜疑似“急性失眠”,中途醒来一次去捡掉下床的被子,那从阳台吹入的风裹挟着清凉,也许不应被衾吧。闲时脑中常涌出各样的死亡方法,我偏向痛快些的,枪抵太阳穴或是高浓度的HCN,先昏迷后死亡亦可。只是我对这活了将近十七年的人世,仍是有一些牵挂的,于是又想着死后灵魂的去向——游荡?附身?转世?明知不可能,依然去思索,这也是人类的一个特点吧。在这一刻,我是不愿见任何人的,戴着这眼镜,我看不出有什么人值得来往,某种东西仿佛要刻入到骨子里去,蚀掉我整个的心灵,只留一副毫无生气的肉体在这世间晃荡。

2016/10/29

我听见寒风在街道上跑步的声音和柴油发动机的轰鸣,一片一片的冷,从窗子的缝隙中滑出来,落在我的被子上,散失在我的脸上。我感到突如其来的冷,是以往的秋天不曾有的冷,病中的我,心也是冻结的,毫无波澜。泪水已经流尽,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慰藉的,空白的时间大把大把的流逝着,大概是人生画卷中的留白吧?伫立凝视窗外,双脚已是刺骨的冰凉,又见风在树间肆意穿梭着,在苍穹下显得那么无生气。铁栅栏门被一把小锁扣着,于是传来轻微的金属撞击声,远方只有鸣笛和燃烧做功,忽然我觉得今年的秋冬两个季节,我将艰难的度过,几丝恐惧掠过我的心脏,而后平静下来。我再无任何气力,去想那些人,去想那些事了。下床,从书包里掏出耳机,接上laptop,music start!

2016/11/5

昨天我坐游7回家的,从上客门进去就没看见刷卡机,果然在下客门旁边,售票员站在那儿。于是我凑上前去,把IC卡递给她:“到电大。”她刷了一下卡,正打算还给我,我妈提醒了一句:“两个人!”她就又刷了一下,然后把手中的金属盒摊开在手臂上,在摇晃的车厢里略显吃力地行走起来。面前的一个乘客递过来五元:“去仙桥。”她就熟练的把那张五元钱弄平整,夹到手里那一叠花花绿绿的钞票里,又取了一角钱的纸币和几个硬币,呲啦一下撕下一张小小的发票一起递给那人。随后,她又向后面的座位走去,等她回来后,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盒子,拿起那黑色的话筒:“四牌楼有没有人下?”,无人应答,她又道:“没有的,下一站医学院卫校。”快到站的时候她一把抓起一旁用线吊着的有些发黑的红旗,将它放在车外飘扬,另一只手握着话筒,说着什么。我看了看她的脸,化了淡淡的妆,头发也因省事儿而盘起,戴着个大圆框的眼镜,身上的制服也有些老旧了,还斜挎着一只白色但发黄的包。售票员我见过不多,有态度好的,服务热情,甚至有些过了头,跟乘客聊起天来;有态度差的,我说话她没听清就一口回绝我的;有态度不好也不差的,像现在这样的。但是,售票员和司机之间总是有一种默契存在,这样的公交车,我以后还能坐到多少次?

2016/12/13

我记得自己幼儿园那会儿基本就不会睡午觉,周围的小朋友都睡了,就我一个人盯着天花板上的风扇吱嘎吱嘎的轻轻转,老师来巡视的时候总会坐在我旁边,然后掏出她的小灵通给我玩贪吃蛇——怎么可能像现在我的堂妹的老师一样,去向父母告状呢?UT斯达康是上了年纪的公司,我之前的人经历过BP机,我只是经历过软盘的时期。

2016/12/16

我的堂妹,2012年8月21日出生,我比她大13岁。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她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人,三观正,性格爽朗,黑长直里永远带着露出一点小虎牙的微笑,告诉老哥她还在,没什么大不了。我30岁的时候她还是个高中生,兴趣爱好与我相近的话,完全不用理会那些EXO、tfboys之类的,和她一起出去玩,去漫展,补番,打游戏,有一个这样的妹妹多好啊……然而这些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基于叔婶二人的人品,这家伙估计会变成我讨厌的女生吧,而我终将离开这个家庭,就此别离,到天涯。

2017/2/25

在黑夜与白昼的渐变过渡带,亦或是正午夜半,都特征鲜明。
凌晨四点,马路上间或传来轿车经过的呼啸声、摩托车经过的轰鸣声。
而后五点、六点,天空会在某一个时刻很快的变亮,褪去夜色。
往往是刷牙洗脸的功夫,暗就消失殆尽了,一片晴朗。
在早上五点半、六点、四点、六点半起床,煎熬程度确实不一样。
通宵达旦的时候,我在次日上午十点钟昏睡过去,下午四点左右才醒来。
湿冷、严寒的冬季,天早早的由蓝转红紫转黑,路灯纷纷亮起。
在教室里,我们经历着初三的磨难,一关又一关,再一次。
等到出来的时候,沿着那条小路走,昏暗的白炽灯不时闪烁。
苍白无力的暖黄色躺在湿透的水泥地上,寒风刺骨。

2017/3/19

忽然明白了一些内省而不外求的意义。
给自己下目标、死线、满满的计划单——活在梦想中的人
曾经没有尽责的父母,对子女加倍的关心——活在愧疚里的人
希望对自己而言重要的朋友能够过好一生——活在美好祈愿里的人
渴望被关心、被爱、被宠、被重视、被肯定等等——活在他人里的人
指责、勒令、干预自己厌恶的事或人——活在无法移动视线的世界里的人
三句话不离“我记得”——活在过去的人
对父母言听计从的子女——活在父母理想中的人
人生长而短,短而长,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不求外物,惟修内核。
更好的是活在当下,探索自己的内心,学会与自己相处,感受内心的欢愉和寂静。
因为这个世界太吵闹了,太多人迷失了方向,太多人遗忘了初心。
哪有什么始终,你我留下的每一处“痕迹”,都是经不起时间轻拂的破纸。
若非要形上学,究所谓生命之意义,徒费力耳。

2017/5/30

他们的视角、思想水平和价值观,可以说是狭隘的、自以为是的,媒体——诸如小道消息、微信公众号等,在网络时代新一波的冲击下,轻而易举跨过“散布消息”的坎,使得大力鼓吹自己所在城市、所在单位、企业等等的实力成为理所当然,人天生的自负得到满足,并且深深沉迷于其中,优点是可以无限化扩大的,缺点是可以无限化缩小的。在“谁不说俺家乡好”中一番纸醉金迷,最终还是被别国、别的城市、别的种种吊打,这个时候人们开始抱怨了,那么谁背锅呢?哈哈,你猜。

2017/7/12

两年了,一支钢丝仍旧插在我的左锁骨下方。
髭髯刚硬卷曲,一头积灰蓬发,黯淡无光。
远方的海平线咬着落日,摇荡着浪花儿。
忽然钢丝微微颤抖,干涸的血迹处停了一只蝴蝶。
蓝灰色的蝴蝶。好痛啊,好痛啊。
我的右眼比左眼先滚出了一滴浊泪,渗入地下。
然后我腐烂在泥土表面。
醒来时有人问我,眼角锁骨两颗痣的来由。
沉默无言。

2017/7/19

太难过了,每次面对小半面墙的化学竞赛用书,心里都不禁泛酸。蓝皮黑皮红皮无机,奥赛教程黑白皮,武大分析,南开物化,邢大本有机,格林伍德元素化学……大概是半个去年夏天的回忆。虽然这个夏天什么也没干,预见的未来我还是会选择继续爆肝化竞吧?只是,说什么也拼不过那些强校的dalao,况且我们学校也没有专业的竞赛指导,我成了一人行者……?锿也。锌铹也。对比实在是极度的徒劳,我没有能和同龄人一起玩那么酷的爸爸妈妈,没有一起在竞赛路上打拼的身边好朋友,没有什么同好知音发小。此刻人性的欲望达到顶点,依托比较攀升。

2017/8/5

凌晨跑在街道上拦下一辆出租车借司机的手机报警
然后我在楼下的水门汀上坐了一夜,没有police来
从那以后我心中不再有那么迫切的希望。
早上看到空间里一位平时和善友好的同龄人被家暴
但是我无法取得其联络方式,而且就算能够联系上
我也不觉得有什么第三方可以介入干预。

2018/10/1

死亡是实在的,时间是虚幻的。人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自杀并非是出于勇敢,而是对这个世界感到深刻的绝望。所有的情绪形式,在规劝一个人更加、进一步、全面的进入抑郁。似乎构想未来是切断抑郁神经的最佳方式,在循环的告诉与被告诉一切都会好转中轮回,答案是不存在的。当我谴责他人时,他人亦可用各种方法谴责我,力量强的一方获胜罢了。而这种胜利,又被这一方世代沿袭下去,固定成至高无上的光荣雕塑,照耀整个世界。实际作为是无效的,是无用的,我再不需渴求未来,因为那也是一种折磨。首先必须有权力,而后才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评判众生,社会性架构大抵如此。我想起宇宙葬了,如果我的骨灰能够飞向太空……

2018/12/12

古人有言:“虚则欹,中则正,满则覆。”节制一些欲望是必要的,亦符合“中庸”的说法。《刀锋》中的拉里即给自己以信条:“慈悲为怀,平淡处世…节制性欲。”教材上(XJ地理)关于人口,提到悲观、乐观、中立三种类型(容量),过多的、无止尽的欲望往往是痛苦的来源,因而要不断地“修心”,与“自我”对话,才能寻求安宁,也可以说是「心之道」,古希腊人不以性欲为耻,而以缺乏自制力为耻,只是我难过地看见家长不停地在子女身上施加殷切的期盼,这当然是一种无穷的“意欲”(叔本华所言)。那么,这样的社会生产了什么呢?巨大的景观,许多的人就在一层肥皂泡上过活,SNS编织成一张大网,输送“新鲜”的、经滤过的血液。道可道,非常道,茶道花道合气道,均为“发展本性”,由于这是达到“物我两忘”的好方法,真正想要追求安宁的人会在这过程中感到美妙的愉悦。真理是愈辩愈明的,同样的,在无尽的探索中,一个人的“方向”也会愈加清晰,那就是我提倡“杂学”的原因,在不断的反射与省察中逐渐形成一个超越存在的本质ego。

2018/12/11

古代的人们更加看重性行为的频率以及是否在适宜条件下进行。今天,人们,尤其是像中国等传统观念较强的国家的人,对除异性恋外的一切“非正常”性取向有着莫名的恐惧和排斥心理。我何尝不希望自己生活在一个自由开放的国家,那样我就能充分的发展自己的本性,中国的广大LGBT群体也可以正大光明的走上街头,人们将有更多获得幸福的机会——然而现实几乎是绝对的反面,酒吧、浴室、舞厅是Ta们的聚集地,性传播疾病是Ta们的代名词,“深柜”的出现,集中反映了这样一个社会问题。历史是否能再次给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条件不得而知,对社会变革的呼声纵然不轻,但力量是分散的,地广人密,身处人人感受一致的人群之中,就会产生安然的感觉。集体的兴奋是一种美妙的陶醉,譬如“此生无悔”的激情言论。

2018/12/17

远山是群星长眠之处,人在用性倒错的眼睛注视着他们,消失在第26维。无意义的箴言,欺骗自己的幸福能力,只有泛着荧光的大理石坟墓。社会的规范是虚幻的人的心脏,似神一般观照着所谓一切,相逢的人必定再相逢,发生的事必然再发生。去问、去寻,但目的并不在于答案。《沉思录》说,死亡是感官印象的终止,是欲望系列的中断,是思想散漫运动的停息,是对肉体服务的结束。我们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在睡梦中醒来?而又需要谁来可怜?神是巨大的物体,他本身则是其中的一部分。信念并非合理的东西,因为我们一无所知。人的精神和思想是依附于肉体的客观存在(by费尔巴哈)Huh,我想去哲学系。有许多痛苦的回忆困扰着我,但是一种无形的社会力量扼住我的喉,他们的下一步是割去我的舌头——从左心室涌上来的浓稠的黑!从旁走过!从索多玛、蛾摩拉的旁边走过!如何去改变一个垫脚石被众人践踏的命运呢?我不禁要询问这事物的缘由,我不要见到人类依据自身形象创造出来的至善至美的理想型的“人”作为一个第一推动因的解释,苍白无力!哦,新的人类将在暴风雨中诞生!伟大呵!美丽的人类将要诞生!他/她/祂/Ta的血、肉、骨,无不来自这个地球。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