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8月13日

发布于 2016-08-13  75 次阅读


我终究还是在自己的思想领域中完全粉碎了中国传统的家庭观念,现在的我看来,“爷爷”只不过是一个低俗无情商、自以为是、肥胖贪吃、满手是油的老头子,这肯定和他觉得他在我心中的形象截然不同。最近他的血糖,从30mmol/L到18mmol/L,跌宕起伏,且前者的浓度值已经处于生命危险状态……好啊,我希望他早些死!【生前说话说得越响,死后的寂静就越令人欢愉;生前说话说得越轻,死后的回响就越令人敬重】在他的葬礼上,我是绝对哭不出来的,因为我的泪早就流尽了。我可能会感到如释重负,从此不会再有人用油腻的手,在经常有蟑螂爬来爬去的厨房里用很多猪油和酱油烧菜给我吃了,也不会再有人在我熬夜看书的时候试图打开我锁好的门了,外人看来,或者说客观角度,他确实是在为了我好,可是这种“好”令我极为反感。经历了许多,又浅薄的读了些书,面对父母我也可以谈笑风生了,甚至是微笑着说出“你怎么还没死啊?”以及类似的话,心中毫无波澜。将自己内心的伤痛埋在深处,不会让我不完全信任的人看见。父亲出于在我降生那一刻心中激起的责任感,以及其在社会、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他仍然将我视作是他的儿子,这种行为也让我反胃,他确实是做了错事,使我受了极大的伤,使我的泪水流尽,使我对某些事物的态度发生了根本变化,于是他现在对于那些事闭口不谈,只是像往常一样,像一个父亲一样。可是,我内心的伤,有可能复原么?见到他的时候我常常回想起那些事啊,我再也没有了父亲,也没有了母亲。我剩下的,大概也就只有外公外婆和奶奶,再加上其他几个忘了什么关系的亲戚吧。如知乎某网友观点所云:“赶快经济独立,然后出国,远走高飞,与家里断绝来往。”还真是适合我。外公和外婆的墓,我此生一定会去扫若干次,至于其他人,估计不会去看任何一眼吧。桌上至今摆着一张外公的照片,迁居之际,不可遗留,我欲乘风归去,不食此家烟火。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