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8月26日

发布于 2016-08-26  214 次阅读


  我仿佛度过了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星期。抑郁、焦虑、头痛和欲哭无泪的心情拧成一股乱绳卡在我胸口。世界看起来尽无色彩,脑中不断思考着怎样自杀,结论仍是想用赤血盐溶液,常想着从楼上跳下,做题不能专注,有时无端地就要落下泪来,早已不是度日如年的生活,而是度日如世纪……又会反胃,三日早饭都是一包饼干,作业只抄抄了事,成绩也有些下滑,绝望一点点浸染我的身体,于是希望之光也不再可见。趴在桌子上的某一刻,我听见外界的嘈杂,感觉自己格格不入,悲切又止不住地升腾,这样的生活,我还要过多久?如果说真的有什么东西可以斩断那最后一丝气息,我也就能解脱于世了吧,从这肮脏不堪的世逃离出去?至少在那之前我必须留下些什么,亦或是证明些什么……便不再恋这世上的人,这世上的事了罢。遗书该如何去写,已练过一次,大可不必担心。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