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9月16日

发布于 2016-09-16  155 次阅读


尽管现在的我非常不愿再称呼将我生下的那个女人“母亲”,但血缘总是割不断,客观事实必须得到尊重,我仍在此文中称其为“母亲”吧。她问过我两次:“你什么时候搬回家去住?”——自从上次父母最为严重的一次吵架后,我忍受不了而搬到爷爷奶奶家。我只是冷笑:“哦?等你们两个离婚了再说……别忘了是谁把我逼到这种境地的。”,她居然面露疑惑:“我不就是跟你爸吵了个架吗?”讲真,那时候我心中的杀意仿佛就要燃烧起来,幸好它是被理性的枷锁牢牢禁锢的。想起来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文革时期一位老教授被自己的一个学生诬陷后,妻离子散,数位家人惨死,而后等那学生同他道歉时,他只说:“你走吧,我现在并不恨你,我也不会原谅你了。”我的想法大抵与这位教授是一样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可是有些事情它永远无能为力。我不知道母亲说出那句话时是怎样的心态,她永远也不可能知道我因她而受了多少苦,甚至家庭纷争成为我抑郁症极大的一个诱因,可以说有些事因她而起,她的处事方法若是能“合适”一些,也便不会造成如此糟糕的局面。父亲在我小时候告诉我:“自杀的人都是懦夫。”然而,我在知乎上看到这样一段话:“我曾经对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嗤之以鼻,但从某天,我突然醒悟,不论我们阅历多么丰富,都没有资格评价别人的生活,因为永远都不可能感同身受他们的痛苦。至此对自杀只剩敬畏,敬其放弃的勇气和决心,畏其所受世界的折磨和绝望。”读罢险些唏嘘不已,的确,抑郁于人之折磨、痛苦,非常人所能胜也。你知道半夜惊醒后蜷缩在床角哭泣的感觉么?你知道早上醒来后世界仿佛毫无色彩的感觉么?你知道看见阳光、露水、树木都会泫然欲泣的感觉么?如果你都不知道,那就没资格谈论与其有关的东西。偏见总是令人痛心,站着说话总是不会腰疼。因此大多数时候,不了解情况的我们,最好只是保持一颗敬畏之心。有些人所经历的东西,是你绝对无法感同身受的,而这些人身边经常存在嗤之以鼻者,那才是最大的悲哀。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