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9月24日

发布于 2016-09-24  81 次阅读


  等到我发现自己内心的活火将灭,已是有些晚了,开始时有注意,而后便不再理会,直至我看着面无表情的医生开出药方。自身已在难中,却又因他人之偏见、无心而雪上加霜,对于一个脆弱的个体来说是灾难。

  再度蒙受语言暴力之辱,我极端平静的卸载微信,拔出手机的SIM卡,反锁上房间门,然后又与将吞噬我的什么东西搏斗几次,精疲力尽的躺下,泪水都流不出一滴。

  失去对所爱之物的“热情”才是最可怕的,这并非一时的心情不好,也不是什么喜新厌旧,而是丧失“喜欢”这种能力。与之而来的,是无心做任何事,甚至放弃生命的念头。

  昨夜疑似“急性失眠”,中途醒来一次给自己盖被子,窗外传来冰冷刺骨的汽笛鸣声,于是我又陷入深不可测的虚无中,流向四处的泪水聚回干涸眼眶,使我的胸口剧烈收缩,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

  清晨依旧来临,世界变成了黑白,我下床,离开房间,只看见一片灰——所谓的“虚无”。之后我走到桌边坐下,吃东西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我却觉得难以做到。有人带我去外面的街道,我还是毫无感觉,也许不用再自称“我”了……

  有些东西还在,比如说从口中飞向我的锐器,还有许多快要烂掉的心,只有灰色的虚空,和我手中的笔。有些东西,早就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惜乎,我并不是一个勇敢的人,若受他物激发,可能会好一点儿。

  此刻活火仍在苟延残喘,何时是尽头?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