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见可畏

发布于 2016-10-01  125 次阅读


  作为死宅,除必要的网络活动外,我并不愿意和线下的人多沟通交流,表人格说这事儿非做不可,我也就听从了。于是总有人对我的第一印象是“逗比”,少数时候是“高冷”,也有“斯文”的。由于精力缺损的缘故,我的怒气不会持久,所以经常在争执后失联,不久前跟一个人吵架,而后卸载微信,屏蔽短信来电,其余拉黑,眼不见心不烦,感觉良好。也有遇到过硬想拿什么东西砸开我筑起的围墙的,最后演变成肢体冲突,在此不赘述。

  怎么说呢,我果然还是最讨厌偏见了,真的最讨厌了!举几例说明一下吧。比如,父亲(尽管我是非常不愿使用这个称呼的)得知我的抑郁病情,便对我进行“开导”,将他的想法一股脑儿灌给我。他根本就不懂抑郁症是怎样的,以及与抑郁症患者需要以怎样的方式交流。强烈否定我的处事态度,其措辞我不能接受。通过他独特的方式,我成功加重了不适感。再比如,父亲的父亲(仿佛代代传),十分擅长“道德绑架”,大概也是所谓“老一辈人的通病”,凡事他认为行得通就去做,他认为是对的就强加给别人,他认为应该怎么做就强迫别人怎么做……我也只有呵呵一笑了。亦或是班上的同学,“直男癌”、“直女癌”也不在少数,更多的是不了解一个事物就凭自己的主观臆断来评头论足,可笑而又愚蠢。

  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在某篇小文中引用过曾经在知乎上看到的一位警察对19岁少年自杀遗书的感想:

  “我曾经对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嗤之以鼻,但从某天,我突然醒悟,不论我们阅历多么丰富,都没有资格评价别人的生活,因为永远都不可能感同身受他们的痛苦。至此对自杀只剩敬畏,敬其放弃的勇气和决心,畏其所受世界的折磨和绝望。”

  这个道理类推到其他事物上也是说得通的。只可惜,偏见实在是太多了,倘若你或曾有过什么易引人偏见的经历,便能感知一二。入骨的悲哀之感,则是由无数次的偏见锤打而成。

  【今宵我に並ぶものなし、今はただ一人よ。】我不知自己是否会被痛苦击碎,饮用一杯橙黄,发愿去幻想乡后不复醒。总之还是避开那些令人作呕的偏见为妙,沉入自己勾勒的世界里不必再出来……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