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溪小游

发布于 2016-10-10  77 次阅读


你看过WTO的短片《My Black Dog》吗?搜索“我有一只黑狗”也能找到,

总之我就是被我的黑狗压得喘不过气儿,不得不请假离校大半个星期。

花了一天时间奔波于三个医院,最后终是得了些药,

次日为舒缓心情,被爷爷奶奶带去兰溪游玩。

去的路上,我啃完了东野圭吾的《时生》,

合上书,抬起头,满足感过后是全身的冷感。

老实说,公交车内跟冰箱差不多,还呼呼地吹着冷风,

我一身夏日打扮还真受不住。冻了约一小时才下车,

接触到车外空气,体表仿佛春暖花开……然后步行去中洲公园。

何以得“中洲”之名?《诗经·关雎》有这么一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水中的一块陆地,也就是“洲”了,这公园的确是如此,

地处江内,四周都被水环绕着,且我们来时人也不多,于是就四处都去走了走。

进大门时,左右两边各四根柱,刻着明代唐龙的兰溪八景。

正对面一座白色雕像,凑近一看下方碑文,原来是“兰花女”。

公园人很少,甚至有些遗迹的味道。

我沿着江边缓缓前行,苍穹无言,杂树葱茏,薄雾浮起掩住远处几座高楼,

背后是古老的城墙,脱落下斑驳岁月,风轻轻在耳边呼啸,带动灰绿色的水面此起彼伏,

几只白鸟飞起过江,灵动得如水珠划过荷叶表面似的。

之后又是走走停停,看到各种各样的人。

面馆里跑上跑下忙个不停的服务员,传统糕饼店热情的老板娘,

眼神空洞衣不蔽体的乞丐,光鲜亮丽的贵妇,发型时髦的男青年,亲热的小情侣,

拾荒的老人……他们,会不会像时生那样,有一种“降临此世真好”的想法?

活着,又是为了什么呢?这个问题,我思考过很多次。

我获得过很多个答案,也失去过很多个答案。

现在我仍旧在寻找某个不会轻易失去的答案。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