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3日

发布于 2016-10-13  208 次阅读


    住院治疗无非也就是这样,大约九点钟吃了盐酸齐拉西酮片、奥沙西泮片、枸橼酸坦度螺酮胶囊之后迷迷糊糊的往床上倒去,醒来差不多六点钟,如此早睡早起的生活我一下子还真无法适应。上网的流量有限,只有20G。无聊时只能看看电视、鬼畜视频、无聊图,或者发呆,或者浏览一下新闻,或者将吃到嘴里的每一颗石榴都用牙齿撕下嚼完汁后的那一丁点皮来,再慢慢把干干净净的籽扔掉。

    有时到病房外的走廊上——有我93.5个拖鞋长,18.5个拖鞋宽的地方散个步。今早,科室副主任带着一群白大褂挨个儿检查病情,到我时只简单说了六七分钟就离开了,情况比我更加严重的人,我也是到这儿后才发现。连着六七天没合眼的人、割腕服毒都试过的人、不想吃饭瘦了二十斤的人都有,有个年轻女子住了约莫两个月,后天就要出院了。

    今天我的邻床来了新的病人,一个24岁的焦虑、抑郁的小伙子。我与他聊天,发现尚可交流,且他知道UNO牌的玩法,于是我叫奶奶过来,三人一同玩UNO,终于有些意思了。明天他们就要开始学考了,祝愿他们能取得好成绩。

    下午我在Web英语的Course Consulter,Gigi来探望我,我与她聊天,吃午饭,也玩中国象棋与五子棋与UNO,直到傍晚时分她才离开。理科P今日省选,已在归来的火车上,据本人说有机完全不会,只是去看看卷子罢了。

    昔日同窗若是能来探望,也得是16日以及之后了,不知我何时可以出院。总之,明天、后天、大后天也都是十分十分无聊的,我跟邻床打趣道:“明天同我去数外边走廊的铁栏杆数吧!”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