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9日

发布于 2016-10-19  107 次阅读


从毛芋汤里取出勺子,放入口中“清洁”一下,然后用它挖纸杯戚风蛋糕吃。今天约莫中午时又有人来看我,且带了KFC、泡芙等,我的胃口随着心情变好起来,感觉自己又胖了不少。抽屉里余下四包番茄酱,我想不出有什么好的用法。住了这么些天,看到有的病人离开,也看到有的病人进来。玻璃与钢铁仿佛构筑起坚不可摧的屏障,将我们的轻生行为禁锢。的确,我稍有研究过自杀的方式,跳楼至少需要20米的高度,且下垫面要足够坚硬,不能是土地等。割腕,必须抱有将整个手腕割下的决心,也需要大量的温水。服毒,尽可能让自己先昏迷再死亡,能减少痛苦……此外还有种种,在此不赘述。晚上的药能让我睡9个小时,倒也还不错,比平时好多了。我喜欢看CCTV的9、10套,然而经常会看到“8848钛金手机”的广告,实在无聊,我便打电话去,瞎扯了姓名与地址,对方却也装作信以为真的样子,我把通话录音发给朋友听,他们都笑得不行。不久前的随笔中提到的那妇人,她女儿却是浙大的心理学硕士,父母还都打(或许精通)太极拳!于是昨天便与那妇人及其他几个病友一起练习了几个太极拳的基本架势。22日会有个大学的哲学教授(一同学妈)和我谈人生。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