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

发布于 2016-10-20  162 次阅读


熟悉的医药水味又让我想起了外公,可惜他已经不在了。

此刻,我一个人坐在病床上,眼前是一片灰白,没有一丝色彩,刺眼的阳光从右侧的窗户照进来,打在我苍白的脸上。

左手隐约传来一阵疼痛,望过去,原来我正输着液,我这才感觉到左手臂的血管冰凉着。

外面的过道里偶尔经过几个医生或护士,旁边的床头柜上只有几个暖水瓶,一个玻璃杯和一包餐巾纸。

这大概就是我生存所需的所有了吧,我这么想着,右手突然伸进衣襟,掏出一本本子和笔,开始写了起来。

我很奇怪,因为大脑并未发出过这样的指令,但是从写的文字来看,这是一封遗书,内容包括了我想对一切人说的话。

不久,遗书写好了,我笑笑,是死神跟我开了个玩笑吧…

做好快死的觉悟,缓缓躺到床上,合上眼冥想着生前都留下了什么遗憾。

我能很明显的感到心跳慢慢减弱,于是我也不再想什么。

突然我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把眼镜迅速摘下,放在旁边的柜子上。

“这样就可以结束了呢。”我对自己说。

13:00的钟声敲响,披着黑衣拿着镰刀的骷髅出现在我眼前:“你的生命结束了。”

“我知道。”我轻笑着。

“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因为啊…”我才说了三个字,心里似乎抽了一下。

“因为什么?”

“不,没什么。”

“每天带那么多人离开,会笑的你还是第一次碰到。”

“我是去天堂还是地狱?”

“我看看…”死神翻阅了一下他的笔记本,“你运气还可以,是天堂。”

“天堂吗…”我呆滞的仰望着天花板。

“怎么了,不喜欢?”

“也没什么…”

“那走吧。”

“好的。”

即使是死亡,也还是孤独的吗?

我的身体就那么躺在那儿,还有柜子上静静放着的那副冰冷的眼镜。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