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0日

发布于 2016-12-30  202 次阅读


  “现金可以么?”

  “不收现金的。”

  我哑然失笑,原来网络支付已经侵蚀到这个地步了,如果欧维是我,他一定会吹胡子瞪眼:“什么?好端端的钱给你都不要?”再继续不依不饶。

  记得肯德基刚刚推出宅急送那会儿,我还不敢一个人打电话,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只要在手机上轻点几下就能完成订餐。互联网日新月异的发展让这世界变化多端,刮手机充值卡的涂层都成了新鲜事儿,前不久我才发现,纸质的充值卡已经买不到了……

  有些东西我觉得永远不会变,比如某些刻在国人骨子里的观念,今天我恰好做了一件在很多人看来应当深受谴责的事。私以为,“性”并不需要建立在“爱”的基础上,之前还看到外国人见过一次就上床,中国人上床一次就结婚这样的言论,说的不无道理。男尊女卑,偏见还是相当大的,我们认为女性需要依附于男性才能获得高的社会地位和生活水平是理所应当的,从不同的称呼【花花公子】和【荡妇】即可见一斑。

  人有生理需求是再自然不过的事,然而,张北川教授曾道:“在我们的性文化里,把生育当做性的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这也是LGBT群体在我国难以生存的一大原因,身为女性,不育后代,仿佛是滔天大罪,于是有很多人奉父母命成婚,然后变成一个男人和孩子的保姆,直到老去,幸运的话,是相濡以沫,然而我看见更多的爱情死而不复生。

  在知乎上看到一句话,说是二十岁的男人同三十岁的女人,恰似干柴遇烈火,各取所需。我在进门的时候,对方就让我交出了约好的金额,纸币终于在此刻派上了用场。于是便在沉默中解衣,这么一说,谁似乎都特别注意“乳头”——从那里能产生天大的快感么?似乎过了很久,汗水很多,仍无精液射出,对方便不耐烦:“时间差不多到了,就这样吧。”我也只好作罢,讲真,肛门和阴道,我感觉上是差不多的。可能我日了假人

  中场休息。

  “你还抽烟啊?一天大概抽多少?”

  “嗯……也就一两支、两三支吧。”

  ;“哦,吸烟多了容易牙结石,就是牙齿背面漆黑的,还有异味,刚才我闻到你口腔里除了烟草味还有异味,接下个客之前,请好好刷牙吧。”

  约炮并不是值得提倡的事,但是我出于好奇试过了。

  我觉得没意思。我也没处女情结。

  婚前性行为也很正常,只要做好安全措施。

  解锁以下新成就:与男性进行性行为(攻位+受位)、与女性进行性行为

  另外再说说最近在看的东西吧,《リーガルハイ》と《鍵泥棒のメソッド》,前者主角古美门研介的三观非常偏右,也是我十分赞同的。后者所记录的故事很有意思,也很耐人寻味,豆瓣评分8.4,感觉有些低了,是剧情比较离奇的缘故吗?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