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月02日

发布于 2017-01-02  253 次阅读


浓厚的油漆味在猛烈攻击我

这是我第一千零二十五次想起你

床打算将我吞噬

pizza里的牛肉在对我笑

于是我也哈哈哈的大笑

体内的空洞毫无共鸣

我记不起你是谁

只是思念和抑郁一起

舔舐着灵魂的脖颈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