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2月17日

发布于 2017-02-17  195 次阅读


  接吻是很廉价的么?儿时的我并不这么想,总是在喝喜酒时,听见面红耳赤高嗓门的司仪激动喊出“有请新郎亲吻新娘!”,就跑到离舞台近的地方去看,只见两人的头重叠在一起,蜻蜓点水的,一发入魂的,都有。在中国的性文化滋润下,认为接吻就会怀孕的人是存在的,认为两个人躺在床上就能进行精卵互通的人也是存在的。

  唾液、舌头和鼻息交缠,混着对方的体温与体香冲击着我的天灵盖,牙齿有时也会轻微发生撞击,本能的以舌推舌,以舌探舌,然后去感受对方口腔里的每一个细节。湿吻于我的感觉,大抵如此,从凝视、拥抱到像毛利人那样碰鼻,自然而然唇瓣就贴合了,紧张的人或许会忘了张开牙齿——这个时候就要“撬开牙关”?那么粗暴可不行,轻轻舔对方的牙齿,一点点用舌推开,如果对方才吃过什么东西、喝过什么饮料,你的舌很快就能感知到。

  由“吻”一个字可以延伸出各种各样的愉悦和舒适的形容词,以及体内某些神经递质、激素含量水平的上升下降,血液循环,细菌交换等等。我没有查找关于“吻”的相关科研信息,故不能肆意地乱下定论。灵长类动物之间的亲吻行为,私以为可能是一种表示友好、亲密感情的方式,也有可能是某些信息、气味的交换,还有可能是食物传递。

  人类是看重取悦彼此的,接吻当然不例外,于是便有五花八门的贴士、技巧、窍门以文字、图片和影音等方式在媒介中流传。打个比方,一只香薰炉里,热源是人体的体热,被加热的东西,可以是一小口饮料、一颗水果糖、一片口香糖、一两次口喷等等。能够刺激鼻腔的气,云雾般散在两人的口鼻间,像是在密闭容器内使用单一热源加热氯化铵,分解出的氯化氢、氨气又化合成氯化铵,分分合合,交织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某种程度上来说,人体口腔中的舌,有着“百炼金刚绕指柔”的特质,也正是这一点,使得舌与舌之间发生交集时,会产生攻击、防守、掠夺、制约、侵略诸多行为,催生原始本能的苏醒——进攻好动,追击狩猎,争先恐后,骄奢淫欲等等,不胜枚举。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