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servation

发布于 2017-08-27  136 次阅读


  据说不材降生时,没有当即哇哇大哭,而是先笑了一会儿,原因嘛,在下也不知情,可能是因为两个月后的七子之歌?也可能是因为千禧年的到来?风雨飘摇,奥运世博过却,吾辈终于,将要,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年公民,在那之前的一小段时间,须历经应试教育及“中国式青春”,悠悠然在高中过了一年半载,三线城市卡在极端贫困与极端发达之间,倒是唤醒了吾辈心中不安焦虑的灵魂。精力无处去呀,便都集成双目,观此人间世,林林总总,好不热闹。为排遣情绪,把这点儿闲言碎语记下来,待他日,化尘埃,或能得谁之阅。

  是夜,月破,有暗纹,光碎,映寒汀。衣粗布,坐阶上捧卷,众人皆哂惑之。无他,不得良师,不从益友,不遇转机。水之隐于水,木之藏于林,辉光棱角,黯淡圆钝,不复得。义之于赵家则虚,情之于孤者则空,而徒有其表,拘于形,不实,乃劣根极,固之,弗能去。

  这学校已是有些年头,那寝室的空调便用了八年,至今未换,Red Leaf的投影仪还没拆,但却统一装了触摸屏的黑板,高级得很。教学楼的八个厕所不久前焕然一新,一个耗资十万,富丽堂皇,每个男厕装上八个小便斗和蹲厕隔间,香氛混合着尿骚味,但水龙头被掰断好几个,隔间门也被顽皮的学生撬下来当玩具过。饮水机一年到头都是滚烫滚烫的热水,是很好的养生饮品,两分钱一单位计算,冬季寒潮还会冻裂水管,顺带一提,很早以前,寝室是没热水的。新旧课桌的数量约莫是一比二,每个教室的门、窗、墙壁都是装饰贴画的重灾区,透明胶双面胶泡沫胶等等轮番上阵,氧化后留下泛黄的痕迹。总之,每届师生,充分的发挥了他们的艺术才能,并骄傲的让教室记录这些历史。

  其他的设施,也是坏了补,补了坏,跟特修斯之船似的,在完全的换一遍之前,学校一直都是新老并存的怪异状态。碾压人性的事儿,入学就开始做了,炎天下在老校区听校长叽里呱啦,远足拉练被称作磨练意志,吾辈实在是无法忍受穿着异味重的劣质胶鞋和粗制滥造的衣裤在烈日下汗流浃背的感觉。另外被太阳晒黑了一圈,真是难看哪!

  想起吾辈中考那年仅高一分过线入此高中,几天后,陪同奶奶去菜市,路逢街坊邻居,定是听闻“长这么高啦!”、“在x中读呀!”云云。咱家的爷爷,跟川普一样能说会道,耍嘴皮子,年纪也只差一岁,每日晚饭后坐大门口谈天说地,在家嗜看《海峡两岸》。媒体,我党的喉舌,理应大力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印边界问题、两岸局势问题等,我国是一贯和平共处互不侵犯的。坐高铁时,他也笑嘻嘻的问我“日本的火车和中国的高铁,谁厉害?”,吾辈有自知之明,他那民族的虚荣心又泛起了,便只客观夸述几句,转头听歌了。吾辈乘坐特急列车haruka的时候,被清洁员拦下,而后细细的看了他的打扫过程,用了类似消毒剂的喷雾迅速地过了一遍座位桌椅,进去时已是一尘不染,光洁如新。那就不提乘CRH时闻到的浓重厕所异味和地面瓜子遍地的事儿了吧!

  说到这虚荣和要面子,实在是正常得很。物理老师上课提到中国新四大发明,高铁、物流、扫码、单车。其他的东西,像是“一带一路”、“亚投行”、“APEC”等等,全都是值得夸耀的,大可正大光明的打上“China No. 1”!电影《战狼2》热映,使得人们愉快的忘却了持有一本中华民国护照就能免签去日本美国加拿大之类的事儿,倒是琢磨起穷游摩洛哥的主意来。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嘛!大一统的教育,实在是好得很,土地上的历史过往一概不究,但凡我泱泱华夏之领土,神圣不可侵犯!如此的爱国精神,极大的激励人心。

  自豪,骄傲,光荣的投入到祖国的建设中去,美哉,妙哉。既然是堂堂七尺男儿,便不能失了气势,吞云吐雾的吹瓶,才是男儿魂之真正所在,且逢聚会,散烟为先,其次敬酒,不醉不归,妻子儿女,算个屁呀!吾辈吸的二手烟,基本够得上是普通烟民的平均量了,万宝路什么的,也不是没想抽过,但想到牙结石肺炭化,马上又弃了这念想。

  享乐是人类永恒追求的主题哟!自古以来,玩物丧志者,不在少数,为此,部分精明的人类发展推进者,开始大规模的干预这现象了。吾辈玩过手游“崩坏3rd”、网游“守望先锋”、单机“游戏发展国”、“东方萃梦想”等一些游戏,有特别令人着迷的,也有没那么好玩儿的,但至于“王者荣耀”、“英雄联盟”,吾辈是未曾碰过的,原因是没兴趣,也没那个好奇心去弄。不过,这两者确是非常主流的游戏了,随处可见玩家。

  出于某些缘故,吾辈成了一名“插班生”,学校不曾有变,周围的同学和老师变了而已。在下热衷于化学竞赛,曾有早上四点钟爬起来坐在楼梯口借着昏暗灯光看《基础有机化学》的经历,初中时会在星期五夜里赶完作业,周末就能上两节新标日的网课。大抵是一些自学的事,然而听父母说,班主任在班级家长微信群里,表扬了“六点二十就在教室早读”的同学,以及“六点四十五全班都到齐了”,感到一阵惊奇——按理来说,我以前都是六点半到教室,做一篇完型、三篇阅读、一篇语法填空,然后正好开始早读的。吾辈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表扬之处,因为这再平常不过了。

  处在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是必须服从学校和家长的管理的,违反者统称其为“叛逆”,于是吾辈思索之,这“逆”的是什么“道”?是“道可道,非常道”的“道”?还是其他的“道”?无果。关于看书这方面,画风基本上是和谐一致的,《假如蜗牛有爱情》、《亲爱的阿基米德》、《青春奇妙物语》、《盗墓笔记》、《斗罗大陆》、《哑舍》、《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老实说,吾辈并不觉得这些流行文学里有多大的营养,也可能是在下过于迂腐了,只知道看些晦涩难懂的东西,《理想国》、《中国哲学简史》、《我是猫》、《源氏物语》、《西方哲学简史》、《庄子》、《1984》、《美丽新世界》……自习课也在看,上无聊的课时也在看。

  完全、根本、一点都不想听这化学老师上的课!反倒是物理课比化学课有趣得多——按道理,吾辈是脑子搭错线才选了物理的,数学只考96分的废柴,怎能考物理高分呢!但这物理老师却是十分的厉害,自带扩音器不说,上课精神极佳,讲起题目和知识点也透彻明白,实在是好得很!化学课上,吾辈还不如自己安静看《无机化学》、《分析化学》、《结构化学基础》、《有机反应的机理与艺术》之类的呢!

  根据吾辈的observation,最可怕的是constitutionalize,它不仅会让人彻底丧失curiosity——或许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原因吧?而且还能使人以清一色的面貌生活。所有的人都认为一切是理所当然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哲学也就不复存在了。没有人关心1989年春夏之交的那场政治风波,没有人好奇为什么要DNS污染Facebook、谷歌,没有人质疑当今的社会意识形态,没有人对课本上的文字感到异常……顺带一提,为什么欧美发达跑第一,亚非落后被人欺?参见《枪炮、病菌与钢铁》吧。

  在下并不赞同“读书就靠熬”这一说法,那明显是考上好大学找到好工作结婚生子过一生的典型价值观残留。扼杀天性、体制化才是真正需要关注的黑暗面,anti的example有很多,比如“违规违纪”,若是老子、庄子见了此景,大概会气吐血。锅应该让被“神化”了的孔子背吗?孔子学院遍地开花,儒家思想根深蒂固。“取鹤截胫,取凫续胫”是一种实质性的行为,沉于形式主义之下,虽然没有《1984》里那样真切,但政府通过媒体源源不断的发送soma以开创《美丽新世界》。集体主义文化,本该如此么?

  由悲伤化作的笑声,最令人难耐。少数人的智慧和目标带领着多数人,谱写壮美的悲剧史诗。吾辈确实是心灰意冷,从此不得不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国人了。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