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猫》——[日本]夏目漱石

发布于 2017-08-28  269 次阅读


  • 美与丑,善与恶,贤与愚,一切的一切,可以说千差万别。然而,尽管存在那么明显的差异,但据说,人类眼皮只顾往上翻,两眼望苍空。
  • 看起来,人哪,为了消磨时间,硬是鼓唇摇舌,笑那些并不可笑、乐那些并不可乐的事,此外便一无所长。
  • 人类自古就是些蠢材。因此,直到近来才大肆吹嘘运动的功能,喋喋不休地宣传海水浴的效益,仿佛一大发现似的。
  • 不论漂在这个浴池里的人,也不论躺在冲洗间里的人,都脱光了文明人必备的服装,是一群妖怪,当然不能以常规俗礼约之。
  • 世上再也没有比寂寞更令人难耐的了。假如没有点什么刺激,活着也是够乏味的。活着可真苦啊!
  • 拿破仑也好,亚历山大也好,没有一个人胜了一次便心满意足。……寡头政治不好,就改为代议制。代议制也不好,就想再换个什么制度。河水逞狂,就挖个涵洞;交通不便,就修起铁路。然而,人类是不可能就此永远满足的。话又说回来,人啊,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积极地使自己的主观意图变成现实呢?……日本和西方文明最大的不同点就在于:日本文明是在“不许根本改变周围环境”这一假设的前提下发展起来的。
  • 看样子,说不定整个社会便是疯人的群体。疯人们聚在一起,互相残杀,互相争吵,互相叫骂,互相角逐。莫非所谓社会,便是全体疯子的集合体,像细胞之于生物一样沉沉浮浮、浮浮沉沉地过活下去?说不定其中有些人略辨是非、通情达理,反而成为障碍,才创建了疯人院,把那些人关了进去,不叫他们再见天日。
  • 月儿栽西,银光如练,但已瘦削,宛如半裁信纸。
  • 首先,头发是自然长起的,所以,咱家认为任其生长,大约是最简便而又对本人最有利的办法;但是,人类却枉费心机,以梳成千奇百怪的发式而洋洋得意。……由此可见,人类比起猫来更是优哉游哉。他们太闷得慌,才想出这些主意来开心的。
  • 秋叶几乎全已凋零。死亡是万物的归宿,活着也没有什么大用,说不定只好尽早瞑目才算聪明。照几位先生的说法,人的命运,可以归结为自杀。
  • 人们似乎悠闲,但叩其内心深处,总是发出悲凉的声音。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