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06日

发布于 2017-09-06  190 次阅读


  《菊与刀》、《伦理学》两本书还在路上,今天只睡了两个半小时,上午阅读课看茅盾的《北欧神话ABC》竟不知觉中睡去,然后被老师拍了拍后背……同桌Annie今天大扫除,不陪我吃饭,我又忘了带单词小卡片,于是早上的开学典礼和中午的食堂路上,都在默默沉思关于“constitutionalize”的问题。

  首先,从一个先决条件出发,“人口密度高的农业基础经济社会”——人多,管理起来也就没有古希腊小国寡民的自由,于是常出万众瞩目的领导者,从皇帝到总统到主席,基本上是领导说了算,就连民主,也是领导制定的,而不是民众自发要求的,这样的制度令人困惑费解。在学校里,学生必须服从命令和规章制度,每逢大事件,须守秩序,不得有所放肆,否则会被认为是“害群之马”。然后听校长等人发言,却是口口声声“以人为本,个性发展”了,我想隐含的前提是“在遵守社会、公众的契约和良俗下”。但凡获了什么奖项,不论大小,不论师生,一定要完完全全报一遍才是;但凡哪位校友发迹,一定要请到公告栏上,由此烘托出极佳的气氛来。

  接下来轮到学生代表发言,只听一阵娇嫩的乖乖女声音传来,轻快流畅的拍起了马屁:处处都是好风景,硬件设施超一流,饭菜可口,寝室温馨,师资雄厚……谁不夸俺高中好?(狂鼠的口气)不好意思打断一下,上课开黑打王者,或者是叽里呱啦闲聊的学生,可不是少数哟!后排尤其明显啦,嘿嘿。虽然这一点上是舒展人之本性(可以说是个性发展吗?),但恐有表里不一之嫌。

  形式主义,可以说是中国发展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之一,其他还有狂妄自大、过度保守、民族虚荣等等,在此不赘述。我一直有感觉,基于“意识形态”和“反体制化”方面,中国的青少年明显是不够的,很可惜的是他们丧失好奇心而不愿究其真相,只能充当乌合之众,受CCP控制,吾辈至此颇有“众人皆醉我独醒”之感,但又受《庄子》影响,这人间世又算得了什么呢?

  缺少更高、更长远的眼光,只会袖手旁观,那么便不啻是教育系统和行政系统的问题了。瞧那“开学第一课”,也是极好的究了汉字的起源。持久、长远的文化灌输,私以为并无利于孩子养成更宽阔的思维习惯,倒不如像《枪炮、病菌与钢铁》那样,将世界的发展总的概括起来,做一个纲要,对比不同时代的情况,方能使得受众了解到除自家外的其他诸多优秀文明,而至于布置写观后感这一行为,是何异于要人而挟之……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我并没有说学生拥有不写作业的特权,而是有反抗、拒绝极端压迫人性作业的权力。既来之,则学之,不交作业,不好好听讲,那还来学校做什么呢!除非是高度理解所学内容但出于某些特殊原因,不得已而为之。(此处特别邀请好友天空Blond评论)学校是一个对青少年成长起到关键作用的教育场所,但是我见到的大部分学生要么没有认识到自己上学的最终目的,要么只是出于应付父母老师而读书。

  在大方面遵守契约,在小方面违背契约,正如表面上的一派歌舞升平景象,下方是危机四伏的,如果没有更多的人意识到这一点并加以行动,事态显然会变得更加严重。

  需要老师父母赶着催着学习的学生,是不适合当前学习的学生,外界环境的刺激有如一个斯金纳箱,没有在“本我”和“自我”中达到一个较好的协同,且抛开那视游戏为洪水猛兽的愚蠢观念不提,人们应当思考“王者荣耀”及其类似物导致青少年乃至成人沉迷的根本原因,以及预防、干预的正确措施。

  当前,我们只能在梦中渴望一个——每个人得以完全发展,投入产出比几乎为一的共产主义社会,但代价是什么?——先以统一的标准去要求每个人以求发展社会生产力和经济,待到基础足够时……嗯……赵家人在丛中笑?所以,“素质教育”的空话套话要管一百年不动摇,正如千本樱是用无数血肉之躯滋养的一样。

  我们讲民主,是允许异议的,而非严格的审查制度存在的,或者干脆直接过滤掉,就像防火长城GFW那样——便不能算是民主。什么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咳,从蜡烛表情在微博的取消(2010 Nobel Peace Prize我国得主刘晓波的去世),到明星、网剧、游戏的盛行,仿若靡靡之音,蛊“未成熟”者的心志。经济及相关政策、军事及相关政策占据新闻的垄断地位,使人们习惯、自然于这样的情形内,可以说是在吸食政府官方发行的soma(from《美丽新世界》)了。

  能不能从“角色地位论正义”来评价学生上课不听讲、老师不尽职尽责等行为?十分容易推得的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徒增文凭数,但无改众人心。本质上失去了“教育”的意义,碾碎人性的绞肉机与麻木不仁的灵魂——本可作为副产物的东西却不知觉间占了总产物的大多数。资源的配置和应用,很难预测或计算利用率,因为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人性,是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的。

  我们必须精心地打扮小姑娘,若是极度有碍观瞻之处,那必须完全遮掩去;若是一般的瑕疵,则视情况轻重处理;夺目之处,要稍稍加以突出;骨骼关节,须着力勾出轮廓。由此,一个人工的天然小姑娘诞生了。同时,人们若不以工具方法重重分析,便毫无可能知晓这小姑娘的原本样貌。我们不仅要从众随大流,而且要对少数的个体保持固定的爱慕之情,这样80%的蠢驴们就可以被长治久安了。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