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论》——[英]伯特兰·罗素

发布于 2017-09-22  170 次阅读


  • 当人们心甘情愿追随一个领袖时,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依仗这个领袖所控制的集团来获得权力;他们感到领袖的胜利也就是他们自身的胜利。
  • (阿德勒)他说:“命令式教育的最大弊端在于对儿童起了权力的示范作用,而且向他们显示了各种与享有权力有关的快乐。”
  • 人类是需要治理的,但在无政府状态存在的地方,人们开始只愿意服从专制主义。
  • 因此,作为一种有效的力量,法律依赖社会舆论和人心的程度,甚至超过它依赖警察权力的程度。
  • 在动荡时期,政客不需要有推理的能力,无须了解与个人无关的事件,也不需要有丝毫的智慧。他所具备的是说服群众的能力,使群众相信他们所渴望的事情是可以实现的,而且相信依靠他那坚忍的决心,他就是实现这种事情的人物。
  • “驱除这样一个魔鬼,不但对教会无害,反而对它有益。教会为毁灭它而尽力,正是为上帝的事业效忠。”
  • 迁徙和外族入侵是破坏风俗习惯的强大力量,所以也是使统治成为必要的强大力量。
  • 暴力时期通常是短暂的,一般是通过下列三种途径之一而告结束的。第一种途径是外族的征服……第二种是树起了稳定的政权……第三种是新宗教(就宗教一词的最广意义而言)的兴起。
  • 马克思认为,除非在将来的社会主义社会里,否则一切经济关系都是完全受暴力支配的。
  • 一个国家没有油田就不能打仗;但不能打仗就不能占有油田。
  • 宣传在国家权力方面所起的作用,随着教育的传播而加强了。在现代战争中,一个国家除非它的大多数人民甘愿忍受困苦并有许多人民甘愿赴死,否则是不可能获胜的。为了使人民如此心甘情愿,统治者就必须使人民相信,战争是为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确实重要得值得为之牺牲的事情。
  • 从政府的角度看,民主政治的优点之一是它使普通的公民比较易于受骗,因为普通公民把政府看成是他的政府。
  • 像在俄国或中国这样的国家中,由于广大群众是文盲而且没有政治经验,所以一个革命的政党在胜利以后就会感到自己处境甚难。采用西方的民主政体是不可能成功的;中国曾经试行,但一开始就失败了。
  • 政府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应该是防止争端发展到足以引起内战的尖锐程度。
  • 在五六岁时,小孩受到教育机关的照管,有好几年必须学习政府认为每个公民都应该知道的东西。大多数的情形是,在这一过程终了时,一个人的见解和思想习惯就都终身确定了。
  • 从1815到1848年……在整个德意志和奥地利,审查制度既严厉又荒唐可笑。
  • 马克思主义者只肯定两个对抗阶级争夺权力的竞争,此外一切竞争他们都大声反对。据我记忆所及,柏拉图也只赞成一种竞争,即战友间争取荣誉的竞赛,据他说那是同性恋所促成的。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