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英]乔治·奥威尔

发布于 2017-11-09  156 次阅读


  • 战争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无知就是力量。
  • 由于早已没有法律了,那也就无法可犯,所以说做任何事情都是合法的,当然包括写日记。
  • 因为,盲目拥护党、不假思索就相信党的口号、充当义务密探和喜欢打小报告的人,几乎都是女人,而且多数是年轻女人。
  • 尽管他遭到了每个人的仇恨和蔑视,他的理论每天被驳斥、抨击、嘲笑上千次,但是他的影响似乎丝毫未减。
  • “你是叛徒、思想犯!”那男孩大声叫嚷,“我要把你给毙了,让你消失!还要把你送到盐矿去做苦工!”
  • 今天的孩子无一例外都是这样。这些孩子,被吸纳进少年侦察团,然后又被政府培养成父母都无法驾驭的小野兽。奇怪的是,他们却没有任何反对党的倾向,反而对党和与党有关的一切都充满了崇拜。高举旗帜上街游行、远足旅行、操练木枪、高呼口号、崇拜老大哥等活动,都深深地吸引着他们。
  • 党的统治会永远维持下去吗?这一点他也无从知晓。
  • 正统就是不想,不去想,也不需要想。正统就是没有意识。
  • 实际上,党组织是默认娼妓存在的。这样一来,实在无法压抑本能时,人们还可以找到一条发泄的途径。
  • 而性生活,是一种龌龊不堪的行为。
  • 他们之所以这样,就是要扼杀人类的性本能,如果实在毁灭不了,那就干脆诋毁它,让人觉得它是肮脏的,龌龊的。这是党的一贯伎俩。
  • 她头脑愚蠢,思想空虚,完全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没有哪个女人,比她更庸俗。党的每一句话,她都相信,而且是坚定不移地相信。她说话就像在背口号一样,句句带着教化色彩。
  • 一方面,党自称是人民的救星,把人民从万恶的资本主义魔爪下,解放出来。
  • 另一方面,党又说,无产者的素质很低,只能被引导。
  • 党所虚构出来的理想同现实有太大差距,党的理想是要有高楼大厦的环境,要有无坚不摧的武器,要有绝对忠于党的人民,要有甘于奉献生命的战士。可是现实呢?城市破败,许多人无家可归;人们缺衣少食,吃不饱,穿不暖。
  • 有这样想法的人全世界可能只有他一个,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就确定无疑是个疯子。
  • 在记忆缺失,书面记录又常被伪造的情况下,党声称它改善了人们的生活,你就只能选择相信,因为,永远也不会存在可以比较的标准。
  • 因为建筑内的一切带有文字或者年限的雕塑、纪念碑、街道名字等等,只要是能让人联想到过去的标记,全被清除了。
  • 自杀,需要极大的勇气。此外,温斯顿还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痛楚和恐惧是一种剧烈的麻醉剂,这种感受,可以完全把人击垮。
  • 既然恐怖也改变不了结果,为什么还要任由痛苦延续?
  • “我恨善良,我恨纯洁,我恨一切美好的东西!我希望这个世界不存在任何美德,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腐化堕落。”
  • 无论怎样,在她眼中,党永远存在,永远不变。而且,党是无法战胜的。对它的反抗,也只能是私下的不服从,阳奉阴违而已。顶多是孤立的恐怖行动,比方说,杀了某个人,或是炸毁某个地方。
  • 换句话说,党在灌输自己的世界观时,在那种完全不去理解的人身上,是最成功的,效果也是最明显的。对于这种人,即便是明显违背现实的东西,他们都可以相信、接受。他们从不去思考,也不去理解,强加在自己身上的要求是多么险恶和荒唐。因为他们冷漠,从不关心社会,也不关心发生了什么事,从不注意自己周围的事情。不过,也正是因为不去了解,他们才心安地活着,没有发疯。给他们什么,他们都直接囫囵吞下去。不过,这样吞下去,对他们倒没有坏处。因为不会有剩余的残渣,就好像一颗粮食不加任何消化,直接穿过小鸟的身体一样。
  • 党所做的一切,最可怕的就是让你相信冲动和爱憎没有任何意义。与此同时,又剥夺掉你身上一切能控制现实世界的力量和能力。一旦你被党所掌控,你是否有感觉,或者是否有所作为,都无关紧要。因为不管怎样,最终你都是会消失的。不会有任何人再提及关于你的一切。你会被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找不到一丁点儿的痕迹。
  • 不论他如何认真,都不会有像狂热分子那样近乎偏执的劲头。他在谈论谋杀、自杀、花柳病、截肢、换脸型这样的事时,表情中还隐约有些嘲弄。
  • 如果这些事是我方所为,而不是敌方干的,就会被美化成为国尽忠、为民立功
  • 战争最直观的作用就是毁灭,但它毁灭的不一定是人的生命而是有些能使群众因生活太舒适而变得更加聪明的劳动产品。
  • 党的目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征服整个世界,另一个是彻底铲除那些可能存在的独立性思考

  • 战争能让神志保持绝对的清醒,对统治阶级来说,它也许还是所有保障中最重要的保障。
  • 因此,真正永久的和平,其实和永久的战争是一样的。这也恰恰体现了党的口号“战争就是和平”的内涵。不过,大多数党员对这一内涵的认识还相当肤浅。
  • 只有在他的领导和感召下,一切成就、胜利、科学发明,甚至知识、智慧、幸福和美德,才得以出现。
  • 因为,只有将“相信自己的一贯正确”“从过去的错误中汲取教训的能力”二者结合起来,才是统治得以进行的秘诀。毫无疑问,最巧妙地运用双重思想的人,就是它的发明者,因为这些人深知如何运用这一思想很好地蒙蔽别人的思想,而且骗得毫无破绽。
  • 每个人都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想起这个,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管在欧亚国度、东亚国度,还是他站立的这片土地上,同一片天空底下生存的人,都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世界各地都一样。这个世界上,几亿,甚至是几十亿的人,他们彼此间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有的人,还依然正被仇恨和谎言的高墙隔开,但是,每个人还是有着共同生命特征的普通人,完全一样,没有例外。
  • 当无产者彻底取得胜利以后,他们建立起来的世界是否也会像党的世界一样,与它所处的环境格格不入呢?
  • 无产阶级终归会永垂不朽!
  • “党那么英明,绝对不会逮捕一个无辜之人的。”
  • 他觉得他们最致命的武器还是疲劳战术——一个小时连着一个小时地审讯他,趁他因疲劳而麻木的机会故意让他说漏嘴,掉入他们的圈套,他们再曲解他的意思,批驳说他的话前后矛盾。
  • “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过去。”
  • “事实上它确实存在,至少是存在过!无论是在你的脑子,还是在我的脑子里,它都存在过!”
  • 不,温斯顿!你要知道,我们已经操控了这里的一切。你觉得这世间还存有一些叫做‘人性’的东西,所以反对我们,你对我们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慨。但是,你要知道,人是有无限大的伸缩性的。你也许会说,无产阶级,还有奴隶会起来反抗我们。不会这样的,因为他们就像牲口一样,他们想不出一点办法。党就是人性。其他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外在因素。”
  • 对于你所生活着的这个世界,你能够理解它的运转,但却不理解它之所以这样运转的根本动机。
  • 无产阶级没法推翻党,党的领导是永远都不会被推翻的。你要把这一点当成你思想的出发点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