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如梦

发布于 2017-12-11  238 次阅读


  霜月之末,将师走。亦是期中考时,心境常抑,念念往昔也。近咖啡订单少,捧膳魔师以养老。早读以英文为恼,读日文消遣之。昨夜经QQ空间,得闻先友Rika获全国高中生化学奥林匹克竞赛决赛二等奖,银牌一枚,私以为其努力终得报焉,惊喜之,复而惆怅,短信贺之,自言非理想境地,欲得金不成,且无缘北大化院,仅签清华一本线耳。顾吾辈去年之辛酸,何不凝噎?天未明却于寒处苦诣有机巨本,食不下咽,不得安眠。

  有梦直追,人恒敬之,社会导向亦同,但少有极察现实者,吾辈可援引为例。无竞赛之名师,无家境之优越,无共勉之伙伴,惟一热血转冷心。是故梦零碎于现实,顺之理也。若慨然搏之,则可畏,参见不列颠毛姆作《月与六便士》及《刀锋》。

  此为人生,此为梦。梦即人生,人生亦梦。

  于是歌曰:

  望穿铝框玻片光,珠落泥地穹顶苍。江南何处无水乡,远方朦胧染华裳。

  又作诗云:

  分崩离析举命轻,四周冷暖如坚冰。人间皆浊无光明,只愿长眠不再醒。

  再乱语云:

  沧浪之水清又清,洗衣机里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又浊,酶促洗剂能失活。

  至此,深觉宇宙博大。出生时,起始点即犬牙差互,且以宏观言之矣!俗言曰“人比人,气死人”,而今抽刃向穷极高不可攀处,粉骨碎身,又何如哉?世间万物,不增不减。

  接下来是白话文部分——其实上文不算完全的文言文。最近在循环Linkin Park的Numb,主唱查斯特·贝宁顿于今年7月20日被发现自缢身亡,大抵是抑郁症缘故。这首歌在网易云音乐的他们的歌曲中热度最高,我许久许久未曾听过重金属的摇滚嘶吼了,这节奏仿佛要敲进我骨髓里去,每听一遍,都感受到莫大的震撼。

  现在我的桌上,除了一堆没看的杂书,如《论中国》、《围城》、《黄金时代》、《源氏物语》、《经济学原理》等之外,更多的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三年高考二年模拟》、《名卷精编》、《学考冲A测》、《高考数学题型全归纳》、《5·3题霸——解析几何》之类的东西,或者说,出版物。月初到现在,做了英语的省内交流卷6张,其中5篇读后续写和1篇概要写作,心里稍稍有底了点,但阅读理解却常常错一两个,甚是难过。

  果然我不擅长解析几何这种超级复杂又以计算为主的数学专题……满分150的卷子基本60分左右,给跪。还好老班并非初中的那么严格,不然早被她加以狠狠揍一顿外加一长篇检查以及扫厕所之类的惩罚了。现在的老班还常常买我的咖啡,想想也真是神奇。高中生活仍有余一年半,但那几场重要的考试都已经定好了降临的时日。明年4月,语数物学考加生物选考,同年11月,英语加地化选考,再年4月,有不理想的重考,两月后即6月语数高考。为此不得不日日夜夜沉迷学习,实在是空前考验一个人意志的持久战。

  对于混日子的人来说当然没什么,对于我来说却是十分纠结。再这样下去,也只不过是考个普通的大学,找个普通的工作,过个普通的日子罢了。回想十八年的时光,着实是如梦似幻,常是物是人非,徒然嗟叹。我似乎从某些环境中分离出来,站在局外了。

  与喜欢的女孩子聊天,她讲述着她和喜欢的男孩子的故事。与喜欢的男孩子聊天,他讲述着喜欢他的女孩和他喜欢的女孩的故事。感情一事,我想是人工智能也无法模拟的吧。中国人常常践行一句古话——“闷声大发财”(没有任何要+1s的意思),回家路上出租车司机谈起自己约炮无数绿老婆的经历,感慨而言,“对谁都不要讲,一个人偷摸着去才好!”,吾辈实在无言以对。

  多情应笑我,早使心死。不想再听无谓的劝告,不想再饮油腻的鸡汤,较起宇宙,地球所存时间不过涅槃寂静。虽有心克己不放纵,亦无强心以驱动,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遇到很多很多人,离开很多很多人,经历很多很多事,最终化为尘土。

  せめて覚めない夢よ終われ、死出の旅道を共に参ろう。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