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篇集

发布于 2018-01-01  113 次阅读


2015-02-23

很喜欢下雨,喜欢听那雨声。不是淅淅沥沥的,也不是哗啦哗啦的,而是有一阵没一阵,稀拉的敲击声,好似没节奏,失去了步伐的鼓点,肆意游走着。小时候,暴雨时常坐在窗台边观望,看着那雨水汇聚成小水流缓缓流下,周围的一切都被水洗涤着,心中就升腾起莫名的舒适。雨过后天空要清亮得多,不过倒是没看见几次彩虹。


2015-05-16

当我们被游戏、金钱、荣誉这些东西所困住的时候,我们究竟该做些什么?扪心自问:我们真的在认真生活吗?颓废的大学生活,天天打网游;禁不住金钱诱惑,财迷心窍;为了所谓的等级、职位,不知疲倦的去打拼;感情上的纠葛,到处去述说;其他事都不顾,为了追剧看番废寝忘食。真正有自制力的人,即使有堕落的条件、因素,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依旧可以做到出淤泥而不染。


2014-10-15

传曰,生分渣、弱、屌、霸、神等数门,门间各有不同,亦可转化,而无定限。然则生皆以门号自嘲,不觉中缚其身也。当余之学,未尝不有悲喜,上下浮动,痛恨不能稳,然无人与吾谏也。有一师曾曰:“月考差者,无碍。中考不差,即可。”余亦冀能考好于中考也,力不从心,自制不能也。吾绩以数学为差最,虽愿提升之,不尝有道可寻。为何考后方见错焉?二时辰已足够,分之应合理。若夫填空尾与压轴可置于末,能者置于前,做时勿焦勿躁,细之,则可提对之概率。虽如此,践之难也,常卡于多处。嗟乎!今已十月中,来年六月十二三即考之,余之数学,能有何?


2016-10-10

今天正巧是世界精神卫生日,我在病房里戴着耳机噼里啪啦的敲着笔记本电脑,有一茬没一茬的跟在线的人聊着天,望着铁栅栏外的树和房子,窗台上的两堆书和七七八八的杂物,心情又变得有些低落起来。在这里的人,每天早晚要跟着一个护士拿进来的小电视机跳广场舞,作为死宅我当然是不愿参加的,于是常常蜗居在病房,坐着抑或躺着,有时发呆。我不知休学一年对于我来说是怎样的,至少有些时日可以休息了,表妹也因肾病综合征,落了与我相同的一年休。昨日二姨与表妹来探望,带了十几个苹果,可惜我手边没有氰化物溶液和注射器,不然效仿一下阿兰·图灵,也是很有戏剧性的吧?


2016-10-31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过了生命中的最大乐趣,我不喜欢玩儿电脑游戏。有些男孩儿们玩起游戏来真可谓“废寝忘食”,比如我一个同学从今儿凌晨一点起玩游戏到现在,都下午三点了,没停过。他还在操控自己的小人军团去打怪哩。

我承认某些游戏确实好玩,但也有粗鄙之类的。每次看到那些人兴致勃勃的玩这些简单的游戏,我就纳闷自己是不是有些不正常,是不是失去了生命中可能最大的乐趣?我常自问,为什么我不爱玩这类游戏,为什么对它们冷眼相待,然而并没有答案。说实在的,有空闲时间,以玩游戏度过不太好。比起这个,我更喜欢听音乐,实际上,好的音乐榜单就是我的幸福列表。我甚至梦想过组乐队,在酒吧里弹唱。

(翻译自高一上英语期末考语法填空)


2016-06-??

经过多方面考虑,我决定四点起床,熬夜打手电太容易被抓,又会打扰室友睡觉。于是我放了手机在枕边,闹铃声调适中,备齐书、笔、纸,然后安心睡下——醒后悄悄叠被下床,不敢有一丝大声响。只着睡衣,坐在楼道口借光看书,若是灯在天亮前熄了,就用充电台灯续上。这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安静无人,再好不过了。捧着《无机化学》一看便是1小时,然后做做培优,五点半再回寝室整理物品和洗漱,白天自然有些困,英语课上我有选择性地补觉。不过有时我感觉心脏跳动的节奏慢却铿锵有力,仿佛很吃力却又在坚持似的。然而这并不算什么,我忆起那些典型事例,像是悬梁刺股、鲁迅先生吃辣椒抵抗困意、囊萤映雪、凿壁偷光等。一星期基本不睡,咖啡或者红牛当水喝的人,现在也应是不计其数!我则用票夹夹住身上某一块肉,勉强可以清醒些。周末打算6点起床,也是惭愧。I have nothing but interest. Everything that kills me makes me feel alive.以及“五训”,“而今更笃凌云志,莫教冰鉴负初心”“学不成名誓不还”等句子给予我一定精神支持。


2017-05-30

他们的视角、思想水平和价值观,可以说是狭隘的、自以为是的,媒体——诸如小道消息、微信公众号等,在网络时代新一波的冲击下,轻而易举跨过“散布消息”的坎,使得大力鼓吹自己所在城市、所在单位、企业等等的实力成为理所当然,人天生的自负得到满足,并且深深沉迷于其中,优点是可以无限化扩大的,缺点是可以无限化缩小的。在“谁不说俺家乡好”中一番纸醉金迷,最终还是被别国、别的城市、别的种种吊打,这个时候人们开始抱怨了,那么谁背锅呢?哈哈,你猜。


2017-07-19

太难过了,每次面对小半面墙的化学竞赛用书,心里都不禁泛酸。蓝皮黑皮红皮无机,奥赛教程黑白皮,武大分析,南开物化,邢大本有机,格林伍德元素化学……大概是半个去年夏天的回忆。虽然这个夏天什么也没干,预见的未来我还是会选择继续爆肝化竞吧?只是,说什么也拼不过那些强校的dalao,况且我们学校也没有专业的竞赛指导,我成了一人行者……?锿也。锌铹也。对比实在是极度的徒劳,我没有能和同龄人一起玩那么酷的爸爸妈妈,没有一起在竞赛路上打拼的身边好朋友,没有什么同好知音发小。此刻人性的欲望达到顶点,依托比较攀升。


2016-08-08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中国的反智主义仍然处于发展的状态。举个典型例子,某些家长告诉孩子读书不一定就有出息,某某人文化水平才小学毕业,现在都腰缠万贯了。这使得那些对知识有较大,或者极度渴求欲望的人可以减少竞争对手。我读书,不一定为了功名利禄,也不一定为了光宗耀祖,更不一定为了建设国家,我完全可以为了自己的某个既定目标去读书。利用乌合之众的最好方法就是了解掌握其特点,那怎样了解掌握?当然是要读书啊!于是你就可以操纵那些愚昧无知的人了,并且当他们统统被欺骗时,独有你,当然还有其他一小部分人,能看透事情的真相,从而免遭欺骗。回到上文提及的例子,某某老板被骗多少万元这种新闻,你没看过吗?请神棍、巫婆来给公司看风水的事儿也是数不胜数吧?所以说读书是为了更好的了解人类,使得你可以绝处逢生,抑或逃脱骗局,甚至获得意想不到的利益。上次饭局上听到大人谈论“其实读书真的没什么用的啦……”,我只是轻轻冷笑了一下。


2016-12-13

我记得自己幼儿园那会儿基本就不会睡午觉,周围的小朋友都睡了,就我一个人盯着天花板上的风扇吱嘎吱嘎的轻轻转,老师来巡视的时候总会坐在我旁边,然后掏出她的小灵通给我玩贪吃蛇——怎么可能像现在我的堂妹的老师一样,去向父母告状呢?UT斯达康是上了年纪的公司,我之前的人经历过BP机,我只是经历过软盘的时期。


2016-12-16

我的堂妹,2012年8月21日出生,我比她大13岁。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她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人,三观正,性格爽朗,黑长直里永远带着露出一点小虎牙的微笑,告诉老哥她还在,没什么大不了。我30岁的时候她还是个高中生,兴趣爱好与我相近的话,完全不用理会那些EXO、tfboys之类的,和她一起出去玩,去漫展,补番,打游戏,有一个这样的妹妹多好啊……然而这些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基于叔婶二人的人品,这家伙估计会变成我讨厌的女生吧,而我终将离开这个家庭,就此别离,到天涯。


2014-12-17

近日来甚是疲倦,感到没有力气,但是正常的上课,作业等等,还是可以维持的。不知道有没有动用糖元或者脂肪。英语背得已是脑有些昏涨了的,“能塞多少塞多少进去”,是这个样子的。刚才瞟见巴巴罗萨四个字,然后联想到蓝胡子,百度了下,原是法国一民间传说,但是我看到了另一面。钥匙代表男性下体,门锁孔代表女性下体,蓝胡子的第七任妻子试图擦掉钥匙上的血迹,却怎么也擦不掉,这是暗示处女不可挽回,妻子背叛丈夫…我小时候读来这一故事,是没有什么疑问的了,只记得最后第七任妻子被救了出来,邪不压正,即是如此。


有时候我也觉得学一门语言是一种很累的事,不想去学,懒得去学——跟大部分人一样。可是不,我潜意识里把它当做是我的任务,我必须要学一些语言,去接触外国的各种文化,了解各国风土人情…我没想着去周游世界(主要是没钱),但还是想要去几个国家看看的,像是法国,德国,日本,英国,美国…差不多是周游世界了?好吧,那就挑几个去去…哈,可能是实现不了,但这点语言算不算竞争能力呢?我想着以后要去当老师(我一定耐心对待每个孩子),或者是医生(解剖时我肯定很奇葩)…不过,能做一个会说多国语言的人也不错,哪怕只是一点儿,所以以后的日子即使再艰难,我也不会放弃学语言的…至少能开发大脑嘛!


为什么我总说自己是孤独的呢?现在倒是没人能经常陪我聊天说话了,他们都各忙各的去了,我一般没什么事可做(休息时),所以总能秒回(某种意义上的孤独),再加上心中闭塞轻微抑郁症的缘故,我总是想着身边人都会被时间的洪流一个个带走,这样我终究会成孤身一人,虽是稳住当下重要,但我总忍不住往长远考虑。我可能再也不能用真心对待任何人了(这句话有些假,时间,看你的了!)。实际上我也最终会死去,但会除了亲人外,有人记得我吗?想到这我就觉得止不住的难受,如此渴望被人铭记,却只能默默死去…若老了后能享受生活,亦是无憾的,愿有人能记得我,永远感谢你们,感谢记住我的人(真的有吗?让时间去证明吧。)。


为何是这样呢?不得不感叹现在的中国,某种程度上来说,依然是闭塞的。这让我更加痛恨“闭关锁国”四个字,至今仍有影响。中国为何不是资本主义国家呢?若是可以,我真的想移民到外国去,在那里长住一段时间,可以稍微修补一下我的内心。现在的小孩(当然我也是)感觉都没什么思想了(虽是这么说,我也是才疏学浅,不如那些更有思想的人),追星,非主流,装逼,发烂俗的说说,早恋,要么不学好,要么啥都不知道(最基本的性知识)…还好我没有,因为我想活得简单些。那些孩子这么做也许有他们的理由,但我是十分厌恶的。人类世代繁衍生息,与生殖难道没有关系吗?仅仅是因为它“羞耻”,人们就不会去研究它吗?一个个专有的术语、名词,听起来可能是“恶心”,但谁能否定它的存在?没有这些东西,人类在这方面又怎么发展?难道还是停留在古代人的认识上吗?讨厌的东西就拼命抵制,喜欢的东西就玩命追求,却不懂得客观对待一切,这才是孩子们最可悲的地方,亦可见家长、老师的教育是失败的。一个有智慧的人,绝不会随随便便说话,总是要经过脑子思考一番,想想看所说的事物是怎么样的,而不是经过分析后发现是讨厌的东西,就加上肮脏的作料呈现给他人,发现是喜欢的东西,就拼命夸大其词地去赞美一番并说出来。事实上人总要被感情左右,而我认为,克制住感情,能冷静思考分析的人,才是真正的智者,有品性的人。


我其实并不太喜欢那种特别特别长的小说,感觉犹如一棵枝叶过于茂密的大树,难寻树干。所以我更喜欢那种简约而又耐人寻味的文章,比如星新一的短篇小说较为有趣,道理深刻,马克李维的《偷影子的人》带着些许淡淡的治愈风格,故事简单明了…我在生活方面也是比较喜欢简约系风格,QQ气泡不用特殊装饰,爱穿素色衣服(虽然大部分时间不是),建筑也是喜欢简约风格的…所以还是简单的生活吧,一日三餐也不是顿顿都要享受,填饱了肚子就行,若是有大把的时间,我也只想像流水一样平静度过,用不着去闯大风大浪,可能背后隐藏着更大的机遇,我若是认为现状可以,就不会去挑战了。忽然想起陈老师曾经的个签:守一份平淡,一份简单。


关于耳机(指的是简单的那种耳塞式),我一度认为它是青春与活力的象征,不过看到几个老人也戴着耳机听歌后,我就不这么想了。我想人们发明耳机是为了更好的享受音乐,这一点是没错的,但还是有一定的风险,因为耳机使用不当会造成耳损伤,并且一边使用耳机一边做事情会分散人们的注意力。比如骑车时使用耳机等。作为一个音乐爱好者,我使用耳机的情况比较少,一般是散步或一个人静坐时,读书、写作业时我不会播放音乐,不论是怎样的音乐都会分散我的注意力,使我工作效率下降。我比较喜欢听的音乐种类主要是节奏感强(洗脑的),有律动感,平静柔和,电子音亦可,满足上面任何一个条件就差不多了。收在我手机中的音乐都是经过我仔细“审核”的,确认是我喜欢的歌,才能放入手机。唱歌这方面我其实不太在行,总被人说跑调,由于鼻炎的缘故声音也不大好听,可我还是常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唱歌,听着自己的声音,似乎有一点点变好的感觉。


喂,不要靠近我。我虽然也很想融入你们,但是我太害怕了。心里被捅一刀就痛一次,然后成熟一次,但是我连痛的勇气都没有,我只会蜷缩在自己的角落里,默默的,不引人注意,然后在某个时候,让自己的生命静静的凋零。谁也不会注意到墙角一棵小草的枯萎,对吗?内心期盼着有人能注意,但是自己又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只是妄想,只是空想罢了。我不需要那么多的愤怒,当我生气到极点的时候其实手都在颤抖,眼冒金星。我不需要太多的疯狂或者吵闹,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呆着。我没有过多的轻狂,我知道现实,当我变成老人,才有时间享受时光,只可惜那时的我一定没有了精力。有时候我完全可以从七楼窗户纵身跃下,但是总有某些事物不允许我这样做。所以,我只能在苦海中徘徊,甚至没有,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利。


是的,我很讨厌框架,不过若是自己不觉得难受,也不会有太大影响,比如“我自己想要按照学习的框架来学习”,我就不会觉得讨厌,如果“我被强迫按照学习的框架来学习”,那就是我最恨的事情了。我不想追星,太烦,为何要整天绕着一个人转呢?因此,我始终信仰科学。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才是最抑郁的,别人从没看见过,只要有别人在,我都会显得比较“正常”,当然不太正常的时候就是“奇葩”,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我也想做一些有创意的事情——可能也证明了我不局限于应试教育框架内的性格。但是,就连这一份创造力,都会遭到一些俗人的恶意攻击(大部分人还是比较赞同,或者是一笑了之,这我都不反对,能接受),这让我很反感,就像尾行的狗,虽然烦人,却因为有主人,所以不能打死它们,只能由着它们去。我告诫过自己,胸怀要宽大,但是还是很在意这些事情。也许这就是我喜欢背负一切的性格吧,只不过我还没被压死罢了。什么是压死呢?对,就是自杀。目前为止,我只找到一种对于我来说理想化的自杀方法:在梦中使自己死去。痛苦应该是最少的,若是有更好的方法,不带痛苦的死去,或许更好。我的语言,包括现在我正在写的这些东西,只不过是在把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表达出来,不加一点色彩的,说好听点是朴实,说难听点是没文采。不过,我还是会坚持下去的,反抗着众人异样的目光与自己内心的恐惧,做着我想做的事——当然,不违反任何法律。


我知道现在的你感到迷茫,绝望,或是孤独,无助,种种复杂的心理造就了你背面的抑郁,尽管正面仍是一个好动的“奇葩”形象。你也不存在什么人格分裂,只是有些多变罢了。你觉得,生活很苦,学习压力很大,每天都要忙于各种各样的事情,没有属于自己的休息时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是可怜的,因为仅是好好的休息资格都没有。接触了应试教育的你一定受够了它的死板,但是生在中国的一个普通家庭,你别无他法,不能像有些人一样活得潇洒。将来你可能会背负上更多,厌恶感情的你可能会去研究人类的感情,或者独自一人努力着,保持正常的人际交往,至少你不是自闭症患者。在孤独的时刻,失意会比任何时候产生的打击都要大,你或许需要好一会儿才能缓过劲来,然后很长一段时间一蹶不振,哈,其实你现在已经是这样了。我知道你想要被人看得起,想要出人头地,你有努力的心,却不知道怎样实行没有前进的方向与方法,这才是最根本的问题。所以,去探索吧,去努力吧,向着一个正确的方向,既然努力过了,就不要再后悔,时间与人生,包括历史,都是在不断地向前,而没有回头,相信自己,能做到的,去习惯,去面对,而不要厌恶或逃避,毕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2015-03-11

我突然不想要世俗的爱情,人类的情愫我一直不明白。

然而,在这个时候,我却预感到未来的孤独。

将来的路必须由我一个人走下去。

我可以一个人背一晚上的单词、句型、课文,第二天昏昏欲睡没人在意

我可以一个人做一桌的饭菜,自己欣赏,拍几张照传微博,然后风卷残云

我可以一个人看很多书,心理学、历史、小说、散文、科学理论,化知识为自身血肉

我可以一个人深夜躲在被窝里悄悄哭泣,没有人会听见,伤口却会慢慢愈合

我可以一个人去旅行,路途中只是静静的阅读,目的地只是随心观风景,拍拍照

我可以一个人去小餐馆吃个饭,屏蔽旁人热闹的聊天声

我可以一个人去吃自助餐,去加菜的时候留张便条纸在桌上让服务员别收走

似乎一个人可以活得很精彩,那时我的内心深处就彻底封闭了

No one is an island. However,no one is in the deepest part of my heart.

大概是如此,【用寂寞的时光,来强大自己的内心】

一个人,要有所作为,首先就是要学会忍受孤独,忍受寂寞

在你尝到很多次很多次的悲伤、不解、痛苦、煎熬后,你会感受到超脱

打破了生活给你定下的框架,你完全可以活出属于你自己的精彩

一个人的故事,让一个人来书写。这个人,还是我自己。


2016-11-05

昨天我坐游7回家的,从上客门进去就没看见刷卡机,果然在下客门旁边,售票员站在那儿。于是我凑上前去,把IC卡递给她:“到电大。”她刷了一下卡,正打算还给我,我妈提醒了一句:“两个人!”她就又刷了一下,然后把手中的金属盒摊开在手臂上,在摇晃的车厢里略显吃力地行走起来。面前的一个乘客递过来五元:“去仙桥。”她就熟练的把那张五元钱弄平整,夹到手里那一叠花花绿绿的钞票里,又取了一角钱的纸币和几个硬币,呲啦一下撕下一张小小的发票一起递给那人。随后,她又向后面的座位走去,等她回来后,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盒子,拿起那黑色的话筒:“四牌楼有没有人下?”,无人应答,她又道:“没有的,下一站医学院卫校。”快到站的时候她一把抓起一旁用线吊着的有些发黑的红旗,将它放在车外飘扬,另一只手握着话筒,说着什么。我看了看她的脸,化了淡淡的妆,头发也因省事儿而盘起,戴着个大圆框的眼镜,身上的制服也有些老旧了,还斜挎着一只白色但发黄的包。售票员我见过不多,有态度好的,服务热情,甚至有些过了头,跟乘客聊起天来;有态度差的,我说话她没听清就一口回绝我的;有态度不好也不差的,像现在这样的。但是,售票员和司机之间总是有一种默契存在,这样的公交车,我以后还能坐到多少次?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