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语集

发布于 2018-01-08  511 次阅读



2017-02-25

在黑夜与白昼的渐变过渡带,亦或是正午夜半,都特征鲜明。

凌晨四点,马路上间或传来轿车经过的呼啸声、摩托车经过的轰鸣声。

而后五点、六点,天空会在某一个时刻很快的变亮,褪去夜色。

往往是刷牙洗脸的功夫,暗就消失殆尽了,一片晴朗。

在早上五点半、六点、四点、六点半起床,煎熬程度确实不一样。

通宵达旦的时候,我在次日上午十点钟昏睡过去,下午四点左右才醒来。

湿冷、严寒的冬季,天早早的由蓝转红紫转黑,路灯纷纷亮起。

在教室里,我们经历着初三的磨难,一关又一关,再一次。

等到出来的时候,沿着那条小路走,昏暗的白炽灯不时闪烁。

苍白无力的暖黄色躺在湿透的水泥地上,寒风刺骨。


2015-03-03

前两天开学,不太在状态,作业检测勉强答题,当然出了很多不仔细的错。

结果今天又小测一张,突然,被老师批评了,一篇阅读四个错三个。

我当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想的。

并且还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指责我,让我很难堪,也不太好受。

可是,为什么我却只是稍微失望了一下,就没别的什么了?

换句话说,我【麻木】了。这种麻木感是怎样的呢?思考后我认为是这样的:

对于失败,没有感觉,“错了就错了呗,下次努力点就行了。”

对于成功,没有感觉,“这次还行,反正下次还是要继续努力。”

这种看似是“看淡一切”,被某些人称为“最佳”的态度的感觉,

实际上,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人本有感情,有喜怒哀乐,这样会导致心理疾病吗?

还是自己的内心强大的象征?不为外部客观环境所动所扰,这样好吗?

有人说,这样好啊,给你一个清静的环境,更能提升自己。

有人说,这样不好,你整天面无表情跟个书呆子似的,别人都会疏远你。

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所需要的大概就是自我调整。

在合适的情况下表现出合适的样子,就像你不能在图书馆唱歌,在KTV看书一样。

那样说不定是“最佳”的,不过,也可能是人们所说的,“虚伪”。


2015-03-12

最近稍稍翻了一下《圣经》,开头就感受到古时人类的思想气息

如果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地球的形成就是一个绝妙的偶然

正好与一颗炽热的气体星球不近不远,又覆盖着广袤的水,并孕育出生命

不得不说这是个奇迹,而我们是最终进化出的高等智慧生命体

难道不觉得奇妙无穷吗?人类会使用工具,会说话,会用各种材料发明事物

而且有变化着的“内部管理方法”,也就是所谓的“政治”

有个体崇拜,比如“追星”;有情感,有意志,也常常自以为是

但是地球不会说话,人类再怎么把它想成“母亲”也没用

现在究竟是在做些什么呢?答:吃干抹尽地球,然后等待死亡

实际行动有,却也不多,更多的行为,是在破坏地球,消耗资源

为的是什么?为了生存?为了快乐的生存?似乎是

当更多的人在面对“生活”,解决“麻烦”处心积虑时

已经有人意识到了四伏的危机,例如霍金提出两百年内的地球灭亡问题

人类文明堪称奇迹,这一点没错,但是长存与否,还是掌握在人类手里

我仍觉得作为拥有高等智慧的人类不应肆意妄为,况且我们观察到的宇宙

仅仅占了整个宇宙的5%左右,而太阳也会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吞噬地球

说白了,不过一瞬间,你我他都是,感觉很长,像是永恒,其实没有


2017-03-19

忽然明白了一些内省而不外求的意义。

  • 给自己下目标、死线、满满的计划单——活在梦想中的人

  • 曾经没有尽责的父母,对子女加倍的关心——活在愧疚里的人

  • 希望对自己而言重要的朋友能够过好一生——活在美好祈愿里的人

  • 渴望被关心、被爱、被宠、被重视、被肯定等等——活在他人里的人

  • 指责、勒令、干预自己厌恶的事或人——活在无法移动视线的世界里的人

  • 三句话不离“我记得”——活在过去的人

  • 对父母言听计从的子女——活在父母理想中的人

人生长而短,短而长,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不求外物,惟修内核。

更好的是活在当下,探索自己的内心,学会与自己相处,感受内心的欢愉和寂静。

因为这个世界太吵闹了,太多人迷失了方向,太多人遗忘了初心。

哪有什么始终,你我留下的每一处“痕迹”,都是经不起时间轻拂的破纸。

若非要形上学,究所谓生命之意义,徒费力耳。


2016-09-07

此时距午饭还有约25分钟,我坐在合班教室,手边仅《国民党高级军事将领花名册》、《叶圣陶散文》两本书,读完后又小憩片刻,仍是不想复习。周围大多发出细碎的谈话声,我就落在深不可测的虚无中了,什么都想做,什么都不想做,大概处于一种纠结状态,不过大部分时间是后者。昨夜疑似“急性失眠”,中途醒来一次去捡掉下床的被子,那从阳台吹入的风裹挟着清凉,也许不应被衾吧。闲时脑中常涌出各样的死亡方法,我偏向痛快些的,枪抵太阳穴或是高浓度的HCN,先昏迷后死亡亦可。只是我对这活了将近十七年的人世,仍是有一些牵挂的,于是又想着死后灵魂的去向——游荡?附身?转世?明知不可能,依然去思索,这也是人类的一个特点吧。在这一刻,我是不愿见任何人的,戴着这眼镜,我看不出有什么人值得来往,某种东西仿佛要刻入到骨子里去,蚀掉我整个的心灵,只留一副毫无生气的肉体在这世间晃荡。


2016-10-29

我听见寒风在街道上跑步的声音和柴油发动机的轰鸣,一片一片的冷,从窗子的缝隙中滑出来,落在我的被子上,散失在我的脸上。我感到突如其来的冷,是以往的秋天不曾有的冷,病中的我,心也是冻结的,毫无波澜。泪水已经流尽,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慰藉的,空白的时间大把大把的流逝着,大概是人生画卷中的留白吧?伫立凝视窗外,双脚已是刺骨的冰凉,又见风在树间肆意穿梭着,在苍穹下显得那么无生气。铁栅栏门被一把小锁扣着,于是传来轻微的金属撞击声,远方只有鸣笛和燃烧做功,忽然我觉得今年的秋冬两个季节,我将艰难的度过,几丝恐惧掠过我的心脏,而后平静下来。我再无任何气力,去想那些人,去想那些事了。下床,从书包里掏出耳机,接上laptop,music start!


2015-05-12

我的父亲有外遇。母亲也知道,为此吵过架,动过手。然而他看起来一点儿事也没有,平常还是对我很和善,给我买东西,关心我学习,经常笑,就像一个好父亲似的。每次看到他在逗我的堂妹玩儿,自己也返老还童般的开心叫着乐着,我忽然就觉得很难受。前两天我被查出是轻度抑郁,他的反应,很正常,就像一个父亲知道自己儿子有抑郁倾向,他会有什么表现。母亲不知为何就跑去广州,干另一份所谓宣传传统文化的工作了,说是受什么业力牵引。没办法,她的精神和思想完全被控制了。我之后的生活需要父亲的物质支持,暂时也无法离开他。刚才看见他的手机电话簿,排在没有头像的“妈妈”前面的,是一个浓妆艳抹、色彩鲜明的女人头像“绚”。我的心一抽,他没注意到,仍然很快活地给我堂妹放音乐听。看着他的笑容,他的言语,我实在感到不舒服。写到这里我已经快要掉下泪来,只能勉强忍着,我好想好想跑到外公外婆的墓前,向他们哭诉这一切,拥抱我的却只有冰冷的石碑,而不是温暖的手臂。


不论何种竞赛,成功者们的路都是艰辛的。挫折接连袭来,打得你落花流水。然而你仍有一口气在,便会想挣扎着站起来。炽热的心一次次浴火重生,变得更加坚定,于是你相信自己能打破别人口中无数个“不可能”。没有专业奥赛教练的指导,没有并肩作战的伙伴,没有良好的物质条件,只有热血、辛劳、眼泪和汗水可以奉献给化学。为了自己的信仰去杀出一条血路,何等冒险,又何等艰难!即使一天喝一升浓咖啡,日复一日的四点钟起床,为了所热爱的事物,又算得了什么呢?我选择这条道路,没有什么要后悔的。“而今更笃凌云志,莫教冰鉴负初心。”,以及,“I have nothing to offer but 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和“学不成名终不还。”以上三句作誓词。为了一个梦想,我可以不顾一切。


2017-07-12

两年了,一支钢丝仍旧插在我的左锁骨下方。

髭髯刚硬卷曲,一头积灰蓬发,黯淡无光。

远方的海平线咬着落日,摇荡着浪花儿。

忽然钢丝微微颤抖,干涸的血迹处停了一只蝴蝶。

蓝灰色的蝴蝶。好痛啊,好痛啊。

我的右眼比左眼先滚出了一滴浊泪,渗入地下。

然后我腐烂在泥土表面。

醒来时有人问我,眼角锁骨两颗痣的来由。

沉默无言。


2017-08-05

凌晨跑在街道上拦下一辆出租车借司机的手机报警

然后我在楼下的水门汀上坐了一夜,没有police来

从那以后我心中不再有那么迫切的希望。

早上看到空间里一位平时和善友好的同龄人被家暴

但是我无法取得其联络方式,而且就算能够联系上

我也不觉得有什么第三方可以介入干预。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