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Under the Pressure

发布于 2018-01-17  226 次阅读


  早上照例5:45起床,缓一会儿后看几分钟手机,下床穿衣服。从极度困意中接受空气的热量交换,刺激神经使我有些头痛。餐桌上是母亲事先准备好的金枪鱼罐头和一个装着切成两半的牛油果的盘子,边上摆着勺筷。打开塑料袋取一片粗粮面包放在盘子上(注:写到这里忽然想起五年级时,在作文杂志上读到名叫莫小米的人写的文章,通篇省略主语"我",从此学会了这一招。)撬开罐头,去厨房拿了水果刀把牛油果瓤切片,又取小碗一,入紫菜、味精、酱油、米醋适量,开水冲泡成汤以下饭。这么算起来,约莫是在390千卡左右,达到减脂的要求了——午饭的主食是100g粗粮馒头,加食堂的两小碟素菜和自带的一包熟食鸡胸肉。

  “自律给我自由。”——但是在那之外我差不多崩溃了。

  打开手机,使用滴滴出行,到学校后先去二楼的老班办公室把饭盒放下,然后再去三楼的教室,跋涉到一堆书和课桌里的一个小空间缩起身子,翻出英语课本摆在面前。然而教室里大多弥漫着肉包炒面手抓饼等食物的气息,使我并不能那么专注的看书,虽然多数人会去外边走廊上吃,仍有人是时时刻刻盯着前后门,提防巡查的老师,在安全的时候暗搓搓掏出牛皮纸袋,咬一口里头的东西,心满意足的鼓起腮帮子前后左右运动着。

  早读很困,第一节英语课更困。这节英语课讲昨天的Quiz和读后续写,前者89分,又是没加ed变过去式,不然就90+了;续写写到魔法手表大战怪物班主任和虫洞吸引,老师评语“没法改了,不要玩玩写写!”……下节语文课是标点符号的用法,最后10分钟我想大概是睡着了,醒来时下课,感到非常头痛——是睡多了吧?第三节化学课,盐类水解……好,我最头晕的三大守恒和粒子浓度比较,计算题使我身亡……最后是两节生物,谈笑间发现自己数学63,而右边和右边的右边两男同学一个120一个144。

  什么也不想说,眼前一副凄凄惨惨戚戚的样子,是我太在意这些了。

  第四节课课间,抽空去把法压壶和奶泡壶洗掉,老班坐在椅子上问候了一下我的数学。我:“不是as expected吗?”,答曰:“什么?你就(满足于)这样啦?一半分都考不起呀!”,吾辈:“步骤分不给我啊,不然还会高些的吧。”,遂去,不复与言。午间做咖啡时又聊起,言“老师,我想放弃了,能(心理上)辅导下我吗?”,答曰:“放不放弃是你的事呀,你要这样就这样呗。”,又言“我感觉心理要不健康了。”,答曰:“你心理不是比谁都健康嘛!”——然后又想到和其他同学提及分数和成绩时,我脸上机械的千篇一律的尴尬和对方的稍稍震惊迷惑和同样的尴尬。

  很有道理,不论是我还是对方,都认为吾辈的成绩不应当在这个层次水平。

  三次月考都60分左右,我无话可说。下午第一节课讲评数学卷子,十分认真的订正了,那几张试卷却在下课时被同学不小心打翻的我的水瓶里的水完全的浸染透,墨水洇开成淡樱粉色,这一块那一片,附在白纸黑字卷面上。急匆匆的收拾了,在温热的半边阳光照亮的走廊上快走,到对面的阴冷教室上地理课,课上慢慢的用秀丽笔、蓝色+绿色的水笔写完了一张《学英语报》。从中午开始的太阳就特别好,在课间我会跑到走廊上压腿,一只脚的脚后跟搭在走廊边缘的墙头上,另一只脚上下似弹簧的伸展压缩。

  写到这里,伸手摸了摸小肚子,果然还是没瘦下去。

  最后一节体育课,几个同学该请假的请假,该中途逃跑的逃回来,他们一边背书,我一边登录网盘下载自己在韦博国际英语毕业演讲用的PPT——还有10天就要发表了,吾辈需要再多练习练习。之后,再听了几首歌,下去做3杯咖啡,刚掏出钥匙开了门,一堆人涌到电脑前查成绩,时不时几声“凉了凉了”,使我亦不得开心颜。做咖啡中途,还收到了一张新的订单,来自7班一个妹子——连同和她一起来查成绩的几个人都不知道这儿在卖咖啡。

  “倒是经常闻见办公室里的咖啡香味。”

  今天,回家后我根本没打开书包。我对无穷尽的卷子失望,对学习感到无力,纵使有千百般的热情,要去热爱生活对我来说并不容易。持续的睡不醒状态和under the pressure,大脑是有error提示的,但是,我忽然觉着不是那么痛苦了。因为我做很多事,以学习为主线,所取得的绩果总归区区小小而已,也许那才是我的能力所及吧。

  外界干扰的杂音太多了,故必须排除它们。拉黑讨厌的联系人,两耳不闻窗外事,每天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吧。去化竞,尽管数学仅仅只有60分;去看杂书,尽管年级排名700开外;去他妈的应试教育,“Life sucks,我去你妈的,老子被打趴也还能起来再战!”

  人生不得志,处处都是事。世人笑我太癫狂,我笑世人皆迷惘。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