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06日

发布于 2018-02-06  177 次阅读


  数学考试在立春次日,昨天考地理时,窗外阳光好极了,晒得我甚至都不想分析五大湖区气候特点,待到考完回教室自习,趁老班点完人数后果断溜出去,坐公交车直抵星巴克,喝了一大杯的焦糖玛奇朵,咖啡香和热度在这种春寒料峭意味的时刻,混合着冷空气,给人的触感、口感是奇妙无比的,故自在漫步街上,兴致盎然也。

  斜率k1和k2使我毫无头绪,期末考试·真·凉凉,特别是数学,估计要加在寒假todo list里,扳着指头算算,生物套卷和三二,化学三二和套卷,物理学考题组,数学题型归纳……还好,我硬是拒绝了英语作业,因为其他科目实在太差劲了,这么说来可能只有年三十一天休息吧,预计寒假也得……规律作息,二十几天能干点啥?

  又去新华书店买了莎拉·安徒生的绘本《我很好啊你怎么样》,以及心仪许久的《凯尔特神话》,回到家差不多五点半了——这是5号的光景,而今天,6号,感冒加重,吃药,再捧着个生物书背啊背,趴在桌上睡着为止。

  近日读《苏菲的世界》,甚是妙哉……怎样求证我们不是像莎士比亚所言“活在梦里”呢?即宏观之人生渺小至极,微观之人生苦乐无尽矣。政府依然保持“绝不公开所有信息”的原则,把那书里对马克思哲学的描述大刀阔斧,肢解残缺。大街小巷嚷嚷着十九大,人们找到了新的个人崇拜对象,他的著作,往往摆在我们第一任chairman——MAO的边上,销量增加了多少是个实时数据,“否则人民就会怀疑我们执政的合法性”。

  思考的来源不是我,而是自然。自然在透过我思考,我的思想就是自然的思想,自然利用我来思想自然本身,或者说我们的煮在用祂的附肢触碰我们的灵魂和思考部分。

  下午两点多的阳光尤其舒服,揣一本《在这世界的角落》,凭栏读完最后一节,一如既往的经典日式小说风格,清新淡雅中透露出些许小小感动,触人心弦。开头讲的是童年的回忆,往事浮现,而后叙述女主人公和夫家人在战时的日本生活故事,期间的别离,生命的脆弱,并无浓厚写法,却使人悲从中来,前几日活蹦乱跳的小女孩,因肺炎早早离世;好不容易从防空洞中出来,以为躲过一劫,哑弹竟在身边炸响;昔日青梅竹马送来的物件,在机关枪下被扫射粉碎……物资配给制、拉警报、一人挑起重担……

  喉舌极度疼痛不适,故食者亦无大味也。勿食辛辣生冷油腻,包内比利时白啤不可饮。走到后门,两穿卫衣的男孩儿靠在一起,一根白耳机线从MP3里通往两个人的各一只耳。其中一个还吹着黄绿色的泡泡糖,两人嘴里一起哼着“dangerous~”,使我不禁想起“青春”这个词的定义了。

  战争永远是残酷的,说到底也只是人类自己搞出来的东西,政府默认有权向民众隐瞒事实,为什么呢?为了维稳!而在世界的小小角落,故事还会继续。什么样的故事呢?罹患抑郁症的少年少女们在自己的血管上动手,饥荒贫困紧紧扼住那些人的喉咙,局部地区冲突何妨?为国参军无上光荣。毫不吝啬把资源转手浪费,对外再来一句可持续发展,异议必须镇压,对外再说我们会听取各方意见民主决策。

  无数的人的无数的故事在轰然一响后湮没在紫电般浩瀚的星尘里,故此,“众人都是孤独的”,从魔术师的帽子里钻出的兔子,它的毛有尖端,那就是宇宙的边界。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