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勇新青年,莫止步不前

发布于 2018-04-24  132 次阅读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三月十八日也已有两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今天的语文课,老师讲了鲁迅先生所写的《记念刘和珍君》。早读也好,课上也罢,连续读着鲁迅先生的文字,我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触动与震撼,且看1926年的“三一八惨案”,是指段祺瑞执政府官兵勾结,公然镇压爱国请愿的学生。再看1989年的“六四事件”,是指邓小平执政府(或许可以这么称呼)谴责学运是“反革命暴乱”,公然镇压要求“民主”、“自由”的学生。看来不论兴亡,苦的都是百姓呵!

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国共两政府的行为,如出一辙。根据近日新闻,北京大学外语学院本科生岳昕发表公开信,披露自己因为要求校方公开“前教授沈阳性侵事件”的原始档案,而遭持续骚扰和威胁。校方更向其家人施压,导致岳昕目前被困家中。官方也全面封杀消息以防事件扩散。(来自RFA)

  顺带,岳昕是女性,她在我看来是与刘和珍君一样坚毅刚强的。再次应鲁迅先生那句话:

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我着实心如刀绞,每个字都是掷地有声,只是,听得见的青年太少太少。用笔去回敬他们的手枪,是鲁迅先生最伟大的地方,然而现在能有多少觉醒的、明知的“新青年”,去同黑暗的社会、残暴的统治作斗争呢?北大、清华的学生,向来都是最先端的学生代表,是他们不畏武力压迫,冒着生命危险,在天安门广场——那个见证了中国无数血与泪、风和雨的地方,一次又一次挥洒自己的满腔爱国之热血,这就是“新青年”的力量所在。

  只是,人们还是被繁杂的物质生活蒙蔽着双眼,精神上的追求日趋减弱,甚至连防火长城的存在都不知道了。这又该怪谁呢?shadowsocks开发者breakwa11说过,归根到底是家长式政府的问题,养老、发展经济、社会保障什么的统统都丢给政府,于是给予其至高无上的权力。按小的单元划分,这种问题也是存在的,且看广大中国的小初高学生们,往往都是被家长严格的管控,手机电脑时间控制不说,交的朋友也需经家长审核,再看看大人们的丑陋面吧:醉酒、赌博、家暴、沉迷手机、电脑、游戏、小说、抖音、快手、内涵段子……显然,大人们只不过想找个借口,“别让孩子变得像我一样是个废物”,如此便理所当然的可以压迫孩子们的天性了。

  我始终不赞成如此管理把控孩子,那样得到的只是制度化的模板产物。人性的邪恶,是足以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体现的,父母对子女的影响并非大多数人以为的那样简单。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中国应当有更多的“新青年”,意识到问题所在,并奋勇前行。至少我是这么希望的。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