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2日 – 化竞退役

发布于 2018-05-22  145 次阅读


  今天,在教学楼三楼的楼梯口拐角处,我一路小跑着追上了化学老师,向他确认了我不能去参加化学竞赛全国初赛一事,而后我们各自都匆匆离开,因为都还有别的急事要做。

  啊,终于结束了!我的化竞生涯在今天画上了句号。朋友为我感到难过,我自己却是如释重负,因为我不必在暑假拼命刷书刷题了,还可以继续做好多好多被我废弃大半年的事:希腊语、法语、韩语的基础部分,对(古希腊-罗马)神话、哲学、人类学、心理学、社会学的探究,小说写作,对酒、茶、咖啡的品鉴,侍弄些植物,玩玩steam上的游戏……可以的话,再加上《普林斯顿微积分读本》,旧番新番一起追,乐理知识学一点,vocaloid多练练……

  回忆六七年前,我还是初中生的时候,化学一下子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从此我被它深深吸引着,一路摸索着前进,搞了不少爆炸,炸了不少玻璃仪器。

  初三时,我开始自己在家做化学实验,想起来某次老师在课上问“这种题都能错?家里有浓盐酸的举手我看看!”,然后我一个人举手了,老师瞪了我一眼,补充道:“除了xxx外,还有的举手我看看?”

  做实验的后果就是一发不可收拾,而后我在高一的暑假买了许多大学的化学教材,不分白天黑夜的看书,早上五点钟就起床看竞赛教程,在那之前是在学校四点钟起来看《基础有机化学》和《无机化学》,艰辛的维持了半个月多。感觉累了困了,就干吃咖啡粉试图提神,还买了一箱红牛extra,不过效果不是很明显。

  我看了省化学会的网站,看了往年省队的名单,看了许多竞赛生的回忆,我在那时就想像他们一样奋战,可是现实给我的打击狠、准、稳。首先,我不在对竞赛有利的城市。其次,我们学校没有专业竞赛的老师。再者,自学还是困难重重。每年4月份的预赛过了,8月底的全国初赛便再无人问津,按理来说后者才是省级奖项。

  上吊是很简单的事,按理来说我应该用HCN之类的毒气,但是我却把绳子绑在铁栏上,头伸进去,闭着眼往下一跳,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被拽出来似的。化竞对我来说治愈也致郁,提到无机,我还能想到克-克方程,吉布斯和亥姆霍兹自由能,能斯特方程,亨塞尔巴赫方程,玻尔兹曼常量,麦克斯韦妖,热力学三大定律……

  甚至为了明白核外电子的轨道描述,我试着理解薛定谔方程每个符号的含义。至于有机,课上我看到一步路线用的是Zn-Hg和浓盐酸,还能想起那是克莱门森还原法,羰基还原成亚甲基,沃尔夫凯西纳黄鸣龙还原法,电子转移和马尔科夫尼可夫规则,扎伊采夫规则,霍夫曼规则,季铵碱热消除,羟醛缩合反应,碳正(或负)离子,拜尔魏立格氧化重排……当然我还是不会算晶胞,还是看不懂硫化锌的六方结构。

  What ever, 就这样吧。人生已过约莫1/4,之后的日子,悠然度过比较好。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