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反乌托邦。

发布于 2018-06-16  318 次阅读


    五月初三,端午将至,上课发困,下课趴桌,醉生梦死,熬到周末。在B站首页瞧见まふまふ的【本家翻唱】《ハローディストピア》,就是英文的“Hello, dystopia”音译,正好我最近在看的书里有一本《美丽新世界》,我本人对社会学也较为感兴趣,于是干脆把这歌名的中文拿来当文章标题了。想起来自己已经好久没认真做手帐了,也没静下心好好读几本书,惭愧,但是,不把我想的东西尽量写出来,是更令我惭愧的事。

    近来读的书包括《性学入门》、《家守绮谭》、《公正》、《美丽新世界》、《三体全集》。简短的说几句,第一本书使我对“性”的理解总体有很大的提升,并且通过此书,我了解了许多对于性的不同观点,有些我不敢苟同,有些我十分认同,详情可以看我对它的摘抄(顺带对李银河老师表示崇高的敬意!)。然后是第四本书,这算是我看的第二遍,重新回顾波坎诺夫斯基程序、soma的使用、保留区的野人、马尔萨斯训练等概念,我似乎可以把这些与当今社会我所看到的现象联系起来,甚至我有些想仿写其中的几段话。第五本书,大概花了我一星期看完,气势磅礴,宏伟壮丽,令人心驰神往,人物活灵活现,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真不愧是中国科幻小说的里程碑啊!(太长了我懒得写书评了,不过友人天空Blond在写)

    十天前,我进行了某种“实验性的”性行为,给一名年龄相仿的男性高中同学口交并吞咽其精液,老实说,给我的感觉像浓盐水,兴许是他前日有自慰行为所致。事后我和他的关系变得迷之尴尬,不过他后来表示“无所谓了”,我也就没再继续深思下去。现在,我对道德的认识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我很难用语言去形容这个过程,可能要摘抄《公正》后才能勉强描述。

    昨天,我在收拾文件纸张的时候,翻出高一时候的摘抄本,只写了两页,我记得这些句子出自《虚无的十字架》、《庄子·至乐》和罗素的文章。

庄子之楚,见空髑髅,髐然有形,撽以马捶,因而问之,曰:“夫子贪生失理,而为此乎?将子有亡国之事,斧钺之诛,而为此乎?将子有不善之行,愧遗父母妻子之丑,而为此乎?将子有冻馁之患,而为此乎?将子之春秋故及此乎?”于是语卒,援髑髅,枕而卧。
夜半,髑髅见梦曰:“子之谈者似辩士。视子所言,皆生人之累也,死则无此矣。子欲闻死之说乎?”庄子曰:“然。”髑髅曰:“死,无君于上,无臣于下;亦无四时之事,从然以天地为春秋,虽南面王乐,不能过也。”庄子不信,曰:“吾使司命复生子形,为子骨肉肌肤,反子父母妻子闾里知识,子欲之乎?”髑髅深矉蹙?曰:“吾安能弃南面王乐而复为人间之劳乎!”

    无巧不成书,我的小说正好写到女主角面对生灵涂炭的场景,《庄子·至乐》的这个小故事,使我灵光一闪,打算把类似的情节写进去。


    买了一个20几岁姑娘手工做的染卡书签,使用时总是感到非常愉悦。


    话说回来,《你好,反乌托邦》这首歌的PV也是极具表现力的,我截了一些图片,在此附上自己的理解。(欢迎交流,虽然也指不上有人和我聊这个)

 

    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作者原本的想法,但是这个PV着实引发了我如下的思考。

 

    首先,拿着锯子在锯电脑显示器,显示器上看着有twitter和youtube的窗口。可能是对娱乐化、碎片化的社交与消遣模式的否定。

    然后是自拍,典型的社交媒体现象,我觉得是人类社会病态的折射。用dystopia和hysteria两个词押韵,表示反乌托邦里有着歇斯底里的癫狂。

    “更生”、“转生”,我猜测是“多次以不同的形式表达同一样东西”的意思,推特的字数限制是140,“堆砌物”应当指“并非自然的产物”,矫揉造作的文字配上自拍,也是典型的社会扭曲实例。

    接下来看两个问题:“互相伤害创造出了什么?”、“我们紧握着手守护的是什么?”,人物坐在象征皇权的座椅上,左右两侧是冷兵器,下着西装领带,也是暴力执政者的表现。而在结尾处的重复问题,背景换成了写有R.I.P.的坟墓和染血的十字架,是对被统治者的屠杀表现。

    这一幕让我想到《1984》里的CCTV监控和《娱乐至死》对电视的描写。歌词的意味也十分明显:“情报管制,不值一提,真假当然,不去探究”——生活在监视管控中的人,当然是如此的。


    《三体》里那几句话,读来铿锵有力,引人深思。

  •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 毁灭你,与你有何相干?
  • 前进!前进!不择手段的前进!
  • 给时光以生命,给岁月以文明。

    还有这么一段:

高Way被吸入后,人们用遥控显微镜观察黑洞,发现黑洞的事件视界,也就是那个半径仅二十一纳米的微小球面上,有一个人影,那就是正在通过视界的高Way。根据广义相对论,对于一个遥远的观察者来说,事件视界附近的时间急剧变慢,落向视界的高Way掉落过程本身也变慢至无限长。但以高Way为参照系,他已经穿过了视界。更离奇的是,那个人影各部分的比例是正常的,也许是由于黑洞很小,潮汐力并没有作用到他身上。他被压缩到如此微小,但那一处的空间曲率也极大,所以不止一名物理学家认为视界上的高Way身体结构并没有遭到破坏,换句话说,现在他可能还活着。于是,保险公司拒绝支付死亡保险金。虽然从高Way自己的参照系看,他通过了视界,应该已经死去;但保险合同是以我们这个现实世界为参照系制定的,在这个参照系中无法证明高Way已经死了。甚至理赔都不行,保险理赔必须等事故结束后才能进行,高Way仍在向黑洞坠落中,事故还没有结束,永远也不会结束。

    昨天我就梦见自己在一个无尽的深渊中下落。那个深渊就在城市边缘,我在坠落前,问路人:“跳下去会怎么样?”得到的回答是“当然会死啊!”于是,我没犹豫,跳下去了,然后发现周围的东西几乎静止,只有城市的轮廓线在不断缩小……直到我掉到自己的卧室里。窗帘拉着,借着昏暗的光,我发现整个卧室里只有一张床,剩下还有三四个人,他们是之前掉下来的人。我问他们:“你们都还好吗?”他们回答:“是啊,我们都还活着,可是外边那些人都认为我们已经死了。”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