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01日

发布于 2018-09-30  179 次阅读


死亡是实在的,时间是虚幻的。人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自杀并非是出于勇敢,而是对这个世界感到深刻的绝望。所有的情绪形式,在规劝一个人更加、进一步、全面的进入抑郁。似乎构想未来是切断抑郁神经的最佳方式,在循环的告诉与被告诉一切都会好转中轮回,答案是不存在的。当我谴责他人时,他人亦可用各种方法谴责我,力量强的一方获胜罢了。而这种胜利,又被这一方世代沿袭下去,固定成至高无上的光荣雕塑,照耀整个世界。实际作为是无效的,是无用的,我再不需渴求未来,因为那也是一种折磨。首先必须有权力,而后才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评判众生,社会性架构大抵如此。我想起宇宙葬了,如果我的骨灰能够飞向太空……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