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5日

发布于 2018-10-25  254 次阅读


日本的俳句,开头当有“季语”,表明作诗的时节。天地与人合一,可谓“齐物”,也正是在人与自然的交互中,许多精妙的诗句出现了。那么,今天是霜降,下着小雨,潮湿的桂花香四处逃逸,我背着书包站在校门口的公交站边上——我还没吃午饭。讲道理,我被放逐了——为了所谓的“好好休息”,被年级主任要求中午这一小段时间,一个半小时,完成“从学校到家,待一会儿,再从家到学校”的任务。花在路上的时间远大于我能休息的时间,更何况我根本就不能好好休息。来回的车费就要将近20多块钱,书包里放着牛津通识读本《尼采》、《康德》,还有朱光潜的《谈美》,MW的Vocabulary Builder……

肩膀也酸痛了,肚子又不舒服。反抗是徒劳吗?我不这么认为,因为,压迫和反抗都是荒诞和混乱的组成,而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自混乱——或者说,混沌中诞生的。什么是“人之死”?啊,那是把我们交还给宇宙!这个答案是否有究极意义?对人类来说的究极意义?一连串的“1”和“0”能否描述持存之物?不能够在这个层面上说“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加平等”。过于文科的思维是无法“正确”解释世界的,但是能感受到西西弗斯的轮回,我为什么要“选择”相信这种说法……对我来说没有可以观测到的其他可能性。把疯子关到精神病院去,让他们自己做游戏,这是一个好的,太好的全景圆形监狱。

我们所有的历史可以在刹那间湮灭,这是无穷!这是宇宙的无穷!生命是形式上的徒劳,对于个体而言则不是。满足与自我实现,life swears,life matters!放逐、沉沦自我,拒绝什么样的道德?我的“死亡”,是“被迫”和我“相关”的,我怎么能够认识我自己呢?什么是作为镜子存在的呢?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