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两则

发布于 2018-12-03  349 次阅读


2018年08月23日

    我的母亲背着父亲偷偷和叔叔做爱,仅仅和我隔着一个卧房,事后她发现我有被口交的经历,嘲讽我时,我也反怼回去。新型的电视出现了,只要穿着T恤,然后戴一个乳胶手套,就可以点按T恤上的按钮从而操控电视,我穿着T恤各种玩,顺带让母亲戴上手套试一试,然而她大拇指的指甲刚刚修剪成锯齿状,于是就只戴了食指的手套。电视节目里的播音主持是一个类似宫崎骏的西方男子,眼镜、胡须和发型都很像。然后,我的英语老师X拜托我给她儿子翻译一本书,她带我进了14班去拿书。X在我家楼下运了一车东西,我探头出去问她怎么样了,她说东西都搬的差不多了。当然也听见他丈夫的声音,她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我一开始打算送给她儿子我的实验箱(但是太危险,我还是没送),后来又翻出我小时候读过的意大利数学书,和一些童话故事什么的(这个时候梦见在一家书店,然后有卖书,我左边是X老公右边是X,在讨论一些书名,有些书他们知道,有些书我知道)。感觉像是有代沟,而后收银台处有人唱日语歌,募捐,我在考虑要不要投钱。我和奶奶出去旅游,通过自行刷标志牌来确定自己的行动,到了最后一天,是一个蓝色白边三角(未补完),奶奶很高兴,说不论多远、东西多不好吃,都不要抱怨,去玩一玩。于是和父母一起下楼买明天的饮料,斑马线附近的烈日下建筑阴影背后一家移动小棚子,一个女的在那儿做饮料,我点了柠檬红茶,父亲则点了柠檬绿茶,然后他现金付款22元,我看到店员拿起预制糖浆倒入八分满再加水和柠檬摇几下就成了,而那糖浆的成本却印在饮料杯的标签上:0.7元。


2018年10月06日

    我看了看教室的钟,12点15分,有人坐在我位置上,空调也开着,于是我起身,打算去小店买吐司面包解决午饭。快到小店的路上,原来放着孔子像的地方变成了施工地,好多师生围在那儿看。我边走边瞧,只见地面深深下陷,约有三四米,裸露出红褐色的土层,底下是流动着的水,是在挖一条水渠吗?进了小店,看到戴着长长的假发的Z,我问:“你还没走啊?”,他说:“嗯,我要去考试。”,而后又遇见M和S,我问他们俩数学的教学进度,他们告诉我是三角函数,作业本75页。等到我站在面包架前,只看见一些零零散散的干瘪东西——应该是我来得太晚了,好东西都给人挑走了。没办法,我只能拿了一个被压扁的、卖相不太好的面包。想着教室里还有一瓶水溶C100,我径直向收银台走去。结账的机器从刷卡式变成了插卡式,一共还剩1.22元,收银员提醒我把卡放在口袋里,并小心保管。出了小店,回教室的路上,我的初中同学H出现了,他穿着我们学校的棒球衫,正在用一个老旧的翻盖手机打电话,我正想要追上他,却开始下雨,他步伐加快,我没能追上。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