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语集

发布于 2018-12-17  454 次阅读


2018-12-12

古人有言:“虚则欹,中则正,满则覆。”节制一些欲望是必要的,亦符合“中庸”的说法。《刀锋》中的拉里即给自己以信条:“慈悲为怀,平淡处世…节制性欲。”教材上(XJ地理)关于人口,提到悲观、乐观、中立三种类型(容量),过多的、无止尽的欲望往往是痛苦的来源,因而要不断地“修心”,与“自我”对话,才能寻求安宁,也可以说是「心之道」,古希腊人不以性欲为耻,而以缺乏自制力为耻,只是我难过地看见家长不停地在子女身上施加殷切的期盼,这当然是一种无穷的“意欲”(叔本华所言)。那么,这样的社会生产了什么呢?巨大的景观,许多的人就在一层肥皂泡上过活,SNS编织成一张大网,输送“新鲜”的、经滤过的血液。道可道,非常道,茶道花道合气道,均为“发展本性”,由于这是达到“物我两忘”的好方法,真正想要追求安宁的人会在这过程中感到美妙的愉悦。真理是愈辩愈明的,同样的,在无尽的探索中,一个人的“方向”也会愈加清晰,那就是我提倡“杂学”的原因,在不断的反射与省察中逐渐形成一个超越存在的本质ego。

2018-12-11

古代的人们更加看重性行为的频率以及是否在适宜条件下进行。今天,人们,尤其是像中国等传统观念较强的国家的人,对除异性恋外的一切“非正常”性取向有着莫名的恐惧和排斥心理。我何尝不希望自己生活在一个自由开放的国家,那样我就能充分的发展自己的本性,中国的广大LGBT群体也可以正大光明的走上街头,人们将有更多获得幸福的机会——然而现实几乎是绝对的反面,酒吧、浴室、舞厅是Ta们的聚集地,性传播疾病是Ta们的代名词,“深柜”的出现,集中反映了这样一个社会问题。历史是否能再次给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条件不得而知,对社会变革的呼声纵然不轻,但力量是分散的,地广人密,身处人人感受一致的人群之中,就会产生安然的感觉。集体的兴奋是一种美妙的陶醉,譬如“此生无悔”的激情言论。

2018-12-17

远山是群星长眠之处,人在用性倒错的眼睛注视着他们,消失在第26维。无意义的箴言,欺骗自己的幸福能力,只有泛着荧光的大理石坟墓。社会的规范是虚幻的人的心脏,似神一般观照着所谓一切,相逢的人必定再相逢,发生的事必然再发生。去问、去寻,但目的并不在于答案。《沉思录》说,死亡是感官印象的终止,是欲望系列的中断,是思想散漫运动的停息,是对肉体服务的结束。我们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在睡梦中醒来?而又需要谁来可怜?神是巨大的物体,他本身则是其中的一部分。信念并非合理的东西,因为我们一无所知。人的精神和思想是依附于肉体的客观存在(by费尔巴哈)Huh,我想去哲学系。有许多痛苦的回忆困扰着我,但是一种无形的社会力量扼住我的喉,他们的下一步是割去我的舌头——从左心室涌上来的浓稠的黑!从旁走过!从索多玛、蛾摩拉的旁边走过!如何去改变一个垫脚石被众人践踏的命运呢?我不禁要询问这事物的缘由,我不要见到人类依据自身形象创造出来的至善至美的理想型的“人”作为一个第一推动因的解释,苍白无力!哦,新的人类将在暴风雨中诞生!伟大呵!美丽的人类将要诞生!他/她/祂/Ta的血、肉、骨,无不来自这个地球。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