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中杂感》两篇

发布于 2018-12-29  767 次阅读


题外话:高中大大小小多少次调考联考会考,英语我是往往1个小时左右完成的,总拿来睡觉,不免可惜,若是坚持得够久,足以写一本《考中杂感》,尽管事与愿违,仍是写点东西打发时光比较好,就像马可·奥勒留那样。

关于咱名字的二三事

※我名字的三个字分别用X、Y、Z代替。

出生证上的姓名是XZ,而后家父添Y以求顺口,遂名为XYZ。写血书明信片时,我写了一行“Powered by X’s blood”(文字通り),感觉有些奇妙。高中时期,我的心里也逐渐的形成了一套规矩,谁可以叫我XYZ?谁可以叫我YZ?谁可以叫我ZZ?目前班上的女生主要称呼我为“阿X”,男生主要称呼我为“XYZ”、“gay Z”、“YZ”。私以为“YZ”是留给诸如师长亲友等重要的人的,当然还有恋人。此外的,如较为生疏的人,或我不喜欢的人,称呼我“YZ”会让我心生厌恶,冷淡相对。家人通称“ZZ”,有时也会直呼“XYZ”,至于讨厌的绰号,当然有。“猥琐Z”即是一例,几乎是直碰我的底线了,此外,归一个通项公式就是“〇〇”与“X/Y/Z”的任意一个组合。作为PRC的一个双性恋者,看到班上男生彼此以“gay”为贬低他人的标签,心中又不免感到悲哀了,少数人对多数人的暴政意味着光明的失去,昨天的作文题即如此,这是关切到国家的大事,只不过改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又,我查阅过XYZ三字的每个字的源起,恰好可以组成一个故事,有时会在self-intro时讲。

A piece of 念想

社会规范之于众人,学生成为数字、代码、指标和宣传手段,统治者自幼灌输的意识,有益其统治之根基,并在摸索与尝试中找到更好的手段。有时,甚至不消他们亲自动手,设备与技术的进化给社会中的个体带来了空前的孤独感,倘若不像蚊蝇蛆虫般滋生聚集在抖音、快手等诸多碎片化的社交媒体上,许多个体都将忍受不住而崩溃,随之而来的是良知丧失、道德偏见与思考力退化。统治阶级利用他们,精心的打造出一个巨大的景观,巧妙地利用了人性的特点,并不断吸引更多的人来参与到这个巨大的肥皂泡里,由是观之,则可递三世而至万世而为君,无人得以族灭也!拜物教的风行,人们醉心在“物”的海洋中,真正的善、美好、正义、爱,已经不是他们要追求的东西。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