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C与A君

发布于 2019-02-13  832 次阅读


小记:此文改编自我与一位友人 小C 的聊天日常与我的脑洞大开,A君为虚构人物。感谢她的中二病和天然呆属性激发我的写作灵感。玫瑰花瓣的梗和本文倒数第三、四句来自纪德《人间食粮》,一并感谢。

“清晨轰炸!——嗷呜~”

小C醒了,趁着A君还没醒,她抓起A君的手机就往他脸上拍,然后这么喊道。

“我还没睡醒,我是冥思的幻境千年,嗯...”

此刻小C的内心十分抓狂,她的脸突然红了,紧紧攥着被角,嗫嚅道:“我不想理你了。”

A君什么也没说,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小C开始发呆,忆起昨晚上发生的事。她虽然失去了童贞,但这情节实在像白日梦,她一下子不容易接受。

夜幕降临,窗外灯红酒绿,小C坐在床边,静静读着一本《瓦尔登湖》,彼时A君正在洗澡,隐约的水声搅得她有些心境不安。

温暖的水顺着A君的腹肌轮廓流下,渗入茂盛的体毛里,这撮毛不久后将与另一具美妙的肉体冲撞。

洗完澡的A君从浴室门走出,他嚼着几片玫瑰花瓣——刚刚从梳妆镜边上的花瓶里插着的那支玫瑰上撕下来的。香气混合着唾液,兴许接吻时可以起到催化剂的效果,但是有一点A君是无论如何都料不到的,那就是在A君将要进入小C体内时,她磕磕绊绊的说道:

“啊……I am so scared……oh……please……你bài这样儿……”

A君心生疑惑,他是不是用了什么错误的姿势,才使他身下的这个姑娘同时说出了中英双语和胶东方言?不过几秒,他又觉得十分好笑,便说:

“你是我的东西。”

小C已经涨红了脸,硬是从牙缝儿里挤出:

“我不是东西……”

A君腹肌一紧,差点儿失了兴致,无奈点头:

“好好好,你还真不是个东西。”

小C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刚才说的是什么,她打算反驳,但是A君加大了力度,她的言语便都淹没在娇喘和呻吟中了,A君明白他不能仅仅把她只当作是一个被征服的客体,于是过了会儿,他停止动作,一头仰躺在小C边上:“我累了,休息会儿。”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这似是小C应当主动的时刻,她却由于是第一次而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内心默默发了个“气哭”的表情图。不过,气归气,对A君的感情还是驱使她跨坐在A君的腹上——呼咻!A君闭着眼,被压出一口气儿来。

好家伙,只瞧小C一个“月落沧海”,A君的那话儿便直抵深处,差点儿让小C没了阵脚,她伸出右手,又来了一个“月中寻桂”,轻拢慢捻抹复挑,A君那处似潜蛟!然后小C十指张开,对着A君胸膛就是一个“岱满星”,A君终于受不了了,一把就把她抱了起来……“啊呀,求求你消停会儿!”

“还不是你……这家伙……啊……”

“子非鱼,如何知我心?”

小C沉默了,犹如沉入夜晚的太阳,她大概要等到次日才能开口。

深夜,小C坐在A君的怀里,仰望头顶的星空。

“那些星星各具效能和力量,因而紧密相连,此星附于彼星,一星系于全体。”

“人就是为幸福来到世间,自然万物无不这样指点。”

“你hedonism就hedo吧,扯那些wūxiāxǐ干啥子?”

“行吧,你可别再一会儿中文一会儿洋屁的了。”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