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23日

发布于 2019-03-23  219 次阅读


  乘着昨夜的兴,虽然吃了奥沙西泮和枸橼酸坦度螺酮,到现在我也没有睡着,翻译笔记到七点钟,然后去冰箱拿出火腿片和鸡蛋,用橄榄油煎香脆,才花了15min,我最喜欢全熟的蛋,两面撒上黑胡椒粉,再浇上一点酱油,然后配着面包条和果酱吃,顺带喝掉最后一盒荷兰进口的低脂奶,就开始收拾出门要带的东西——今天有个漫展,高德地图告诉我约莫花55min才能到,其实只要30min,春寒料峭的天气,上午的我在门外瑟瑟发抖,手指都不灵活,勉勉强强的打字,问票代到哪儿了,快到了没,啥时候到。好不容易拿到了两张票,心里却不免又有些难过,因为我上个星期才跟约好今天一起来漫展的朋友绝交,我再也无法忍受他的言行了。时间过得还真快啊,我还记得第一次去这个漫展是在初中的时候,是在刚刚入二次元的坑,有些中二病的时候,那时的我还会一口气买两三个福袋,其实里头装的不过是些便宜的小玩意儿,根本不值50块钱,但是,“死宅的钱真好赚”,说得确实没错,几毛钱成本的密胺餐具,印上些LOGO、动漫图,就可以卖到七八十块……之前B站也有“98亿手办”事件,更加表明了这种“品牌效应”。

  接下来是一些图片,相关的文字说明在图下方。

  我先到会场的表演区坐了一会儿,看了三组COS双人组预赛,主题有犬夜叉、剑网三等,不过我都不太熟悉,也就看个演技,震耳欲聋的表演声已经不能在我内心掀起丝毫波澜,反倒有点难受。↑

  福袋依旧五花八门,图中有MHA的绿谷出久和轰焦冻,还是很紧追当下的流行趋势的。↑

  当然也少不了之前人气top1的《工作细胞》2333血小板的旗帜也有卖。至于第五人格、魔道祖师、天官赐福,我都没接触过,也许我的宅属性更偏向日系吧。↑

  五花八门的亚克力立牌算是新成员,我以前没见过这么多摆在一起卖的立牌,约等于二向箔打击后的手办?↑

  出口方向有一面签名墙,我以为是各种字,没想到是各种大触留下的神作……↑

  我还没待到11点,就从会场走出,因为并不是什么大地方,一下就逛完了。除了45元的门票钱,我还花10块钱买了3个金属徽章和25元的手绘面具(萤火之森),毕竟过了那个中二的年纪,再加上看了《消费社会》,也更加明白消费的本质和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了。曾经的朋友,似乎纷纷不再,我在回来的公交车上,默默听着埃里克·萨蒂的Gymnopedies三部曲。我记得上一次我出过博丽灵梦,那是2016年的10月,但我没等到自己的生日,就试着在寝室里吊死自己,那种感觉的回忆,已经很模糊,但现在的我比那时要胖好多,我已穿不了女性角色的cos服。有人问我,我为什么要女装?答案是,我有无穷的好奇心,而不是我的性别认知有问题。当我步出会场时,阳光很刺眼,冷风刮着,让我想起小学时的作文,“风吹来冷冷的,才让人感觉是冬天”,被班主任红笔批注“很有散文的味道”……啊哈哈,当时的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散文呢。

  我往公交车站那边走去,绚丽的花开了,我想到安德烈·纪德嚼玫瑰花瓣的事,刚才在展会里看到的Lo娘,是多么的可爱啊!她穿着我喜欢的蓝色系衣裙,我心中已经隐约勾勒出一个美好的姑娘形象,也许只是一个美好的幻想,现实中总不会发生像罗辑遇到庄颜那样的奇迹。我对人的感情,始终是不稳定的,并总以失败告终,随波逐流的话,为什么不放荡一生?或者是开放式关系?德勒兹的文字告诉我,上帝是一只龙虾,我还觉得这只龙虾不停地刨着地下的土豆和马铃薯——那样的漫无目的,那样的没有方向,就像我的感情一样。我对人的认知,兴许还很肤浅,我对亲密接触的体验,也许还不够多,个位数不值一提,是否要成百上千次呢?拥抱、接吻等等肉体的接触,交谈、争辩等等精神的飞舞,都已在我的经历中了。不过,我还有时间,我应该还能体验更多的事,我有一种异乎常人的人生哲学……理科是骨架,文科是血肉……组成完美的躯体。

  我要减肥,让自己瘦下来,穿自己喜欢的漂亮的衣服,然后拍好看的照片……我的欲望之一。我还要体验肉体的快愉,我还要继续阅读和书写,不论是纸和笔,还是屏幕和键盘,都足够喂饱我的灵魂。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