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赤灰——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

发布于 21 天前  78 次阅读


此文为我的友人 230 所作,经其本人同意后转载,原文题《赤灰》,破折号和后边的标题是我加的,特地说明,又,此文作者的思想深刻、睿智、鲜明,使我感到极大的震撼,遂请求转载。

  又是一年“五四”,不同的是今天纪念着的是已有一个世纪之久的五四。五四已经过去了,每一天都在离“五四”越来越远,离那年的“五四”也过去了很多年,它解放了很多代人的思想,又禁锢着很多代人的思想,这是一个历史的嘲弄。我们天真的认为,前辈的流血和振臂疾呼已经换来了衰败政治的消亡。可当我们认为这场斗争已经宣告胜利时,蓦然发现这个社会至少不会因为一场运动就可以破除专制铲除极权。我们看到的五四变得粉饰了,扭曲了。五四不仅是一次纪念,更是变成一场忘却。前所未有的社会危机与政治衰败卷土重来,黑暗成长了,新一代的青年却越发忘却自己的使命和精神。越是粉饰便越是虚伪,越是虚无便越是麻痹。如今革命的发条已经松懈,权力也不再有像过去时的严酷姿态,维护权力的法制的成分增加,消费主义日趋盛行,腐败也愈益严重,而群众社会依然与过去一样冷漠,一样的非人性,权力中心仍然是真理的中心,而维系的最高准则是“稳定”,为了维持稳定,谎言和暴力弥漫横行,意识形态的恐惧无形或有形地压在每个人的内心……

  今天,我猛然意识到,今天面对“五四”时,我已经不再以懵懂和隔离的姿态观望而不参与。今天的自己,作为一个成年公民,尽管还是个未入社会的高中学生,已经到了需要直面世界真相与意义,直面真实本身,拒绝苟活的时刻。

  今天的文化不再有利刃出鞘振聋发聩之势,而转为向庸众和市场百般讨好,失去了自己在巨变浪潮中真正的骨气,更失去了对重要命题的正面思考,无法在形式上产生革新,更无法与真实产生深沉的连接……平庸者甘于抛弃意义地彻夜狂欢,而变革者沉浸于内心的思索与独白,体察外在的脉动,对存在的意义的不断思索,对人间苦难心绪相连的情怀,对流俗之见的质疑和挑战,对当下经验的反思和超越。事实上,缺乏行动的大智大勇,无法从周遭的纷扰中求索本质的人越来越多,人日益与人的本质相分离,与自由相分离,现代性的价值精神虚无与个人被迫做出集体性“自由”选择的行动一并日益成为迫切的危机。就算是正直坚定的人,也因为失去知识和道德的勇气,而无法真正面向真理、自由和正义。更多的人则是无法抗拒自我欺骗的压迫和吸引,做出积极的态度和行动,但是在此假象下却掩盖着对现实世界的屈服和对道德的实际背离。还有几人执着于真理?还有几人探求本源?据民权为私器,甘愿随波逐流,该如何为生民立命?又该如何为革新添力?善恶观的沦丧和言不由衷弥漫开来,普通民众被迫成为虚伪之徒,由口是心非变得理所当然,执政机构被既得利益集团分割蛀蚀,成员寡廉鲜耻地为一己私利和贪欲行事。红色的热血变得冰冷而灰暗。

  官僚统治的政府被称为人民政府,无产阶级在无产阶级名义下被压榨奴役,对个人的渺小化原子化被作为人权的解放与尊重,寻租弄权等同于群众参政,无法无天成为遵守法纪,文化管制说成是百花齐放,而剥夺自由成为了自由的最高形式,扼杀独立思考成为了最科学的行政理念。是否还有觉醒者能打开独具一格的眼界,是我们直面真理,并用怀疑的能力衡量出意义的真实份量?

  一百年前,与我们年龄相仿的先锋青年仅凭着激情和冲动,掀起了一场民主主义觉醒、思想革新的风暴。最早的五四一代遇到的千山万水至今还未走完,前面依然是万嶂遮目。中国沦于衰败的根源在何?有志者心力难济,无德者霸拥人民所赋之权壮大私势,贪腐者对民众敲骨吸髓,道德衰败则全民意志之原力衰竭,人民惨遭遗弃,先锋志士孤立无援,只得孤军奋战。若要救民治国,必唯有夯实真理正义的基石,捍卫个人拥有自由与真实的权利。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个人的任何一个有意义的出发点都具有某种普遍性,正如“五四”青年先锋,它不但表达着对自己斗争的捍卫与自我理想事业满足的责任感,而且表达着对全社会,全体人民的责任感。如今的局面正是当代人民中的核心力量——青年无法掌握自身命运的普遍境遇的一个特殊层面。从当年的“五四”到三十年前的丝绒革命,任何存在的革命都应该为秩序的重构带来希望,彻底更新一场相互秩序。这种秩序其实是政治的秩序所无法替代的。

  令人感到欣慰和希望的是,当代的青年正在逐步找到合乎逻辑的有效出路,抵抗无处不在的精神与政治衰败。“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观念被以全新的突破性方式和角度重新构造解读。“五四”运动其实是一面历史之镜,它反映着上面提到的这些变化。它是一次各方青年人冲破自我局限,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自由与公理的整体性的实证,也许它只是少数人的一时一次奋起,但它并不是偶然,而是不断觉醒的社会意识对权力的腐朽与滥用的必然反应。人们要抬起头来,摆脱屈辱,奋起呐喊,打破沉寂,摒弃谎言,弘扬真理,砸碎枷锁,拥抱自由。后人乃至后人之后人,并不会注意也不会记住他们或是我们说过什么,但是他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先辈的所作所为,这更加要求了我们这一代人去继续英雄们为之奋战的未竟事业。当代青年理应继承百年前的“五四”精神,保持清醒严肃的头脑与自我意志的理性,即使每个人都屈从,每个人都放弃,这也不应该成为一个具有足够精神力的青年采取同样行为的理由,因为一个人的立场不应该是出于做他者所为之事的需要而采取的,所以更不可能也不应该因为他者放弃的理由而甘愿放弃。沉默并始终不渝地坚定自我立场,比在怀疑和随从中大声呐喊要有力量得多。放弃这种精神也许可以带来暂时的放松,但是其他坚持者看似徒劳的努力和他们的命运宣告着什么?关于命运、环境和审问世界的问题。他们的行动证实着什么?他们正在以何种方式诠释自己的命运并使其成为共享的命运?

  今天已变得越来越明显的是,真理和道德可以变成政治与变革新的起点。在全新的历史机遇上,重新拾起百年延续的星火精魂,相信“五四”精神将超越国界、政治制度、利益集团的樊篱,超出虚伪和沉默,创造一种真正的政治力量。荧荧之光必起通天之亮,星星之火必成燎原之势。如果我们的审视和思考是正确的,那么必然会引起对自我体验做出反思,个人经验中的成分是否会有更深刻的诉求,以超越它们明显的局限?我们的周围,日常的普通生活中,是否藏着许多暗流,正在静候着见到日光,被诠释,被掌握的时机?光明的未来真的一直那样遥远吗?如果事实相反,这个未来应该早已到来。但仅仅因为我们的盲目、我们的软弱,让我们看不到这样的未来,更让我们无法开创进一步的未来,我们又该怎么办?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写于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之际
230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