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1日(夜)

发布于 2019-05-22  423 次阅读


  康德曾经说过,吸引他的有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法则,而我在读书和交际的过程中,也同样遇到了很多很多如星空般灿烂的人,各式各样。尽管表面上都是普通的男女老少,但每个人的灵魂都是那么的耀眼,有在海外的著名大学深造的人,有画师和游戏制作人,有攻读天文物理学与心理学的人,还有智商很高、数学非常厉害的人,有完成了博士论文答辩的人,也有曾任维基百科的编辑、主业是UI设计师的人,甚至有跟我一样,是快要高考的人,还有熟练掌握计算机的人……我已经没有更好的语言能力去描述他们了。然而,我都是靠着聊天软件,或者其他的网络平台来跟他们取得联系的,不然,我不可能知道他们的存在,这就好像观测遥远的天体,至少得有个望远镜一样。

  没有望远镜,仅凭肉眼,或许我会忽略掉许许多多的细节,或许我就不能发现那么多的人。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足够优秀,足够闪光。这些人是我能够直接对话的,但是还有另外一些离开了这个世界的人,他们大多数是伟大的思想家,例如开头提到的康德,亦或哲学家、政治家、文学家等等大家、名家,他们的思想都有独到之处——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的那种感觉,确实使人欲罢不能。

  但是,今天,我发现维基百科的一些我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朋友——或者说“维基人”,他们离开了。他们的个人页上挂着“退休”,我想在他们的留言板上签个名、报个到,但是我发现,那儿有好多好多复杂的标签和字符,就好像我做数学题一样,写下一行文字,我应该知道我想要做什么,但是,当我做到最后,回过头来看我所写的全部的文字时,我却失去了理解它的逻辑。那么多的标签,那么多的定义,仿佛我在面对着无尽的代码!计算机构筑的世界,是多么的神奇和美妙啊!就像罗伯特·诺齐克说的快乐机器,如果真的有那种机器存在,而且能够保证我在里面过得确实愉快(就算有意外发生,譬如断电或者能源不足),那么我一定会进去的,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无数的虚拟,我甚至有在网络、虚拟世界里面培养我的部分情感的习惯,于是那一部分就作为我和网络的切入点和连接点,密不可分了。

  这又让我想起了《意外艺术》介绍的李叔同,还有他的《送别》,虽然曲子不是他本人所作,但这首词与曲子是如此的映衬,简直是完美的融合。我记得我最早看到是在林海音的《城南旧事》看到的,它确实适合刻在一个人的回忆里,然后那个人在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细细品味几番。

  怎么说呢?人生就是不断的告别,说完了这句话之后,李叔同,39岁,离开了朋友,离开了妻子,孤身一人前往寺庙中修行,然后他也成功的圆寂了。佛陀,或者释迦牟尼,在想到人的生老病死的时候,心中有着巨大的痛苦,但是,他想到了一个终极的法则,可以摆脱这些痛苦的法则,就在那一瞬,他开悟了,他明白了这世界上所有的道理,他的心也就和这世界全部联通。佛陀对这世界的本质,进行了自我的一份回答,虽然我并不相信佛陀的理论,但是我赞赏佛学的思辨性和哲学思维。我的心中,确实是有一种深刻的自卑的,它告诉我,我的身边的优秀的人,还有很多很多,而且与一些人不同,像我这种人光是活着,就必须挣扎着拼尽全力,而有些人一开始的起跑线就甩出了我一大截,是我一生所不能及的。我的一个朋友在我的说说下面评论:“每个人有自己的活法”,所以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生活哲学和我自己的信仰,一个人活在世上,总要有信仰,不论以怎样的形式存在,它支撑着一个人的精神在这个世界上前行。

  而我能做些什么呢?无非是一点一滴的修行,完成自己在这个平行宇宙中的生命轨迹吧。数学的理论,如此的奥妙无穷,而不能领略其中的美妙,确实是人生中的一大憾事,但是,我的确没有能力进行复杂的数字运算,我对那种简洁而优雅的美,望而却步。昨天我运用一回海伦公式,只要知道三角形的三条边长,就可以把它的面积求出来,多么神奇的一个公式啊,除此之外还有弦长公式,还有点到直线的距离的公式……就好像一个个设计好的机器,只需要把对应的正确的原材料投进去,它就必然给出你一个正确的答案,它永远不会欺骗你,也不会背叛你。当然,数学的危机,总是由那些睿智深刻的思想家引发的,比如我最喜欢的哲学家伯特兰·罗素,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是我在书本中找到的星空中的璀璨的一颗星星。

  是啊,我的星空。现实中,也就是我能接触到的那些人,当然是通过网络,还有一部分,他们已经不在这个宇宙里了,他们的思想只流传在文本或者其他的形式中。尽管如此,他们的思想仍然历久弥新,仍然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吸引着许多有志者前去探索,其中有艰深晦涩的后现代主义,跳楼自杀的吉尔·德勒兹,也有众说纷纭的老庄哲学、庄周梦蝶。总之,思想的宝库,以及作为载体的书本,可以使一个人的心灵、精神和灵魂都得到充实,那对一个人来的发展来说确实是很好的事。

  人终有一死,有些人选择了提前离开,有些人选择了留下来,或许都是命运的抉择吧。我依然要感谢我遇到的一些朋友,还有我的外公,还有其他的对我目前现在的状态有所贡献,使我不断的在这片星空和脚下的土地探索前进的人,他们让我在抑郁、悲伤、难过、丧气的时候,还能够擦干眼泪,还能够坚持着走下去。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