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一则&夜半随想

发布于 2019-06-23  699 次阅读


2019年05月09日

  我不能只靠去甲羟基安定入眠,昨天半夜我才发现这一点,但补充半片富马酸喹硫平之后,我还是花了1小时左右让意识模糊,然后慢慢睡去。

  我要找帕格尼尼练习曲……李斯特的那一首,我往输入框里打“帕格尼尼”,后边两个“尼尼”足足耗费我3分钟才打进去,输入法总是给我奇奇怪怪的联想,蹦出完全不相干的词汇。宇宙星舞台上,有一个女性在表演,四周尽是黑暗,她身边的聚光灯把她照得亮堂,而后以较为适中的速度远离我,我搜的是帕格尼尼练习曲!不是这首!画面往左边滑动,仍然不是,我怎么可能要看MTV?

  飞船的舷窗外,能看见繁星点点,我在星际间穿行,仿佛阿波罗11号登月,电影明显有着上世纪的摄影风格与质量,特效估计是学了3年动画的人。屏幕被分隔开了,左一块右一块,不同的画面,剧情却是一条线。

  环形的高楼,每一层都有玻璃围栏,就像大型购物商场那样,但它是环形的堆叠结构,像是叶绿体里的囊泡,每一层都有一圈收银台和排队处,坐的桌椅在某一固定的楼层,我看到每一层的地板上都整齐的放着炸好的鸡块,它们的阵型,像是代替人在排队。终于轮到我点餐了,我想着要不要那个汉堡,它有数厘米厚的一大块扁圆柱体形状的炸鸡,不像是真实世界的产物。鸡排有大小两种,除此之外还有豆腐脑、番茄薯条、茄汁炒蛋,饮料亦是琳琅满目,有一款仙鹤肛门(榨汁,粉红色)。

  我点了豆腐脑、番茄薯条、茄汁炒蛋,但我不记得点了什么饮料,肯定不是那个粉红色的,配餐让我等了好久,饮料姗姗来迟,在那之前我把豆腐脑喝得差不多了。在我端起餐盘离去时,豆腐脑的空碗哐当翻落,员工急忙赶过来问我需不需要赔偿,我看了看米黄色的裤子,上边有一小段汤汁的痕迹,想了想就婉拒了,说我打算回家洗这条裤子。她不好意思地笑着离开了,我继续慢慢吃完食物。

2019年06月23日,半夜

  关于我所生活的世界,如果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的话……尽管输液袋上用希腊文写着【ο θεός άνοιξε ένα παράθυρο γι 'αυτήν】,他还是说:“一开始的出生选项,我选不要好了。”官僚在指挥她所在的地方的人唱歌跳舞,也许他们二人间的连线与胡焕庸线以75度左右的夹角相交。我写的高考作文标题是“听八方之见,走自我之路”,此刻我在考虑自己的行为,是我自己在架构自己吗?还是我在找既定的思考方式?明天我将醒来,并在13天后见到她,然后把一些东西交给她。

  我应当更好地了解我自己,我的想法应该会处于动态变化中。我需要一个稳定的感情输入/输出接口,我想我已经找到了。有十分之一的人走上街头,有一个人用口琴吹奏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我在早读上支着半边脸颊昏睡过去然后被班主任叫醒,我正在看的那本书里有一项为vox populi,至于我为什么不学拉丁语,因为那跟古希腊语的难度不相上下。

  学长,为什么哭泣呢?我希望喹硫平和奥沙西泮的药效不会被茶水影响,睡意应该会在不久后涌上来。游牧民族能被定义为战争机器吗?地球上的高原必然超过一千个。她说自己在那天买了一包黑色的一次性口罩,她说自己很喜欢罗森便利店,我想起来自己去上海玩的时候,也在罗森买了一包黑色口罩。

  啊,蛤蜊汤与香气的爆发吗?有一天,她呕吐了两次,我很担心她。谢谢那位性格奇怪的方爷爷,亲自为我研磨黑胡椒,那碗清汤狮子头面条别有一番风味,他之前是做艺术品买卖的,女儿是珠宝商,想起来我坐在三线城市的自家卧室的桌前用荧光笔划出那句【天は人の上に人を造らず、人の下に人を造らず】时,另一个我认识的男生已经在日本的庆应大学用着iPad pro攻读经济学,而且后来他给我看了明日方舟无数个六星干员,不知道氪金多少,我相信政府的官员们是永远不会蒙上“无知之幕”的。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