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暹罗的六日五晚(上)

发布于 2019-08-29  262 次阅读


夜不能寐的移动途中

 公元2019年8月22日,我们一家按预定乘坐北京时间23:55出发的航班,仍是延误了15min才登机,抵达曼谷已经是当地时间03:05(北京时间加1小时),这是一个我几乎没有睡着的夜晚,伴着飞机的轰鸣声,和冷冷的空调,我觉得自己快被冻感冒了,飞机上还没得发毛毯,真是失策……而我熟知自己的身体,若是缺了一晚的睡眠,次日便会头痛无比!下了飞机,坐上机场的接送巴士车,前往航站楼,再按照路标和指示箭头去办理落地签……不过,签证是有导游A带着的,说起导游,在飞机上,一个空姐前脚一人一张发了入境卡,两个导游和后脚紧跟着就一人一张收了入境卡。飞行时长约莫4小时,无聊的我自然要靠iPad里的电子书来消遣,于是重新读了大部分李银河《福柯与性》以及小部分周雪光《中国国家制度的治理逻辑》、森鸥外《舞姬》,想到去泰国,是一定要看人妖表演的,福柯与他的性理论——which was introduced to me by 李银河,使我在观看第一场人妖表演的时候陷入了深思。签证过关,先按右手四个指头的指纹,再按左手,接着两个大拇指,最后看镜头拍照,立着的告示牌上竟然是中英俄三语,不应该是中英泰吗?我看到给我审核的阿姨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想必也是很累了吧。

 出关,走到3号出口,看见一堆花里胡哨的东西,大抵是要接的某某人的姓名、旅游公司标志和导游的名字。边上有711,我赶紧钻进去买了一个饭团和三明治,填饱了我在飞机上因为连水都要20CNY所以没买东西结果饿坏了的肚子。一边吃一边等当地的泰国人导游B,找了大半天才找到,之前她就从我身边走过去,但是没打电话,也没认出来她要接的人是我们。就叫她阿B好了,这次跟团游的模式是中国人A送出关,泰国人B和中国人C在当地全程陪同游玩。后来我了解到,阿B的先祖是华人,在家里如果她汉语都说不好,免不了父母的一顿揍。

 阿B带我们上了一辆加长版的面包车,座椅可以一键折叠的那种,很有意思,描述具体些,就是一个座椅,扳动扳手,那背板瞬间就向前折叠下去,乘客就可以走进车厢深处了。之后仍然是马不停蹄的移动,我们穿梭在夜晚——华灯久上的曼谷,往酒店的方向飞驰。不知是那司机的车技彪悍,还是曼谷的路面不平整,总之我感觉车子悬空了好几次,好似草原上奔跑的猎豹,腾空——降落。

 过了半小时左右,好不容易到了酒店,进了房间,一开始没发现它里边还有一个放着床的小房间,我还打电话给前台说加床,几分钟后又说不用了……整顿好东西,可以睡觉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左右,匆忙吃药,关灯,盖被,闭眼。醒来的时候,头果然痛痛的,但也没办法,只能先去楼下吃了自助早餐——是通常的模样,跟我在其他酒店吃自助早餐的设施几近相同,大的容器配备上下拉动的盖子,饮品容器附有按压泵头,餐盘都放在柜下自取。主要的食物是面包、果酱、牛奶、咖啡,炒饭、炒面、炒粉条,还有一些蔬菜炒鸡肉,水果沙拉什么的。吃过了早餐,就在酒店门口的大巴车上集合,正式开始观光旅游了。

皇室、宫殿与佛像

 在大巴车上坐定,导游拿起话筒开始自我介绍,讲了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我也没太多印象了,在此把记住的一些列个表吧。

  • 来泰国要感受三个文化:皇室文化、佛教文化与人妖文化
  • 泰语的“萨瓦迪卡”涵括早安午安晚安一切安的意思,女性常拉长ka的发音
  • “唱歌=尿尿”、“此人日后必成大器,所到之处专车接送红旗摇摆(导游)”之类的笑话
  • 在中国,pì是臭的,泰国的pì是香的(先生/小姐的意思),中国导游C姓W,可以叫她【PW】
  • 皇室关心中小学生和国民体质,发放奶片和VC片,因为好吃,于是外国人纷纷购买

 之后我没怎么听,经常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当我在某个城市旅行,必然关注其建筑风格,曼谷给我的印象,类似我在网络上看到的印度的城市,总有杂乱的电线和简陋的平房,而且交通偏拥堵——前些年应该还要糟糕,我小时候在漫画杂志上看到过一整页吐槽【“慢”谷】的漫画,在车里打麻将都算基本操作,不过泰国的法律似乎严格禁止赌博。偶尔有金碧辉煌的皇室成员的肖像画,显示泰国对于皇族的敬重,整个旅途中我只看到过一次十字架,果然95%的人口都信仰佛教……并且还是【小乘佛教】,注重对个人的修行,而非普渡众生。

 先去某幢豪华酒店78楼的一个高层自助餐厅用餐,那里的泰式奶茶还不错,颜色比较深,呈棕褐色,但是生鱼片的芥末味道不太给劲,毕竟不是在日本。下午去参观拉玛皇朝的大皇宫,路上我看到了好多鸽子,下车时我加快脚步到阿B边上问她问题,她说“我们泰国人都比较爱护动物,所以鸽子不怕人”,说着我就想到了自己坐在长椅上丢面包喂鸽子的场面,在大皇宫外面的大树上,能看到几只松鼠跑上跑下。

pixlr_20190828162953632.jpg

 进了大皇宫,只能用金碧辉煌来形容了,剩下的就是游人如织,听从该景点的泰国人导游D讲解和指挥,什么邓小平胡锦涛来参观过,什么泰国国王才能给玉佛换金制袈裟,什么某一代国王长相神似孙中山……他还说:“泰国特产不是人妖,是宝石!人妖是国粹好吗!之前问一个团这个问题,他们回答人妖的时候真是气死我了……墙壁上那些装饰是玻璃,你们不要去抠,不仅抠不下来,还卖不出几毛钱呢!”建筑上大多有尖尖的角,像是有突刺的长枪,还有一些神话中的雕像。欧式的屋身,泰式的屋顶,也是按照国王的喜好建的(皇室有留洋的习惯),不同文化的交融,有意思。其中,玉佛被供奉在深处,必须脱了鞋子帽子墨镜才能进去参观,再加上夏天的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温温的脚臭和汗味,虽然如此我还是进去看了一下,还是只能用金碧辉煌来形容,好似《宝石之国》里天上的那些人,和他们身边的一堆供品+手办,洋洋洒洒,林林总总,都是金色的奇珍异宝。

pixlr_20190828165439279.jpg

 接下来去唐人街,有各种汉字招牌,拼凑成奇怪的中文(我想是Google翻译的锅),甚至还有ZTO中通快递,但我没下车,因为太累了,就一边休息一边看车窗外,在通往Vanessa人妖表演的路上,我竟然看到了让我十分喜欢的场景:废弃的地方长满了绿色植物,路灯杆子被绿植侵蚀得只剩下灯头的部分;粉刷成绿色的大楼内空空荡荡,只有满墙的街头风格艺术涂鸦;半截轮胎斜着埋在土里,绿色肆虐,仿佛文明的末日之后,人类不存在很久的样子……这不禁让我想起阳炎project、赛博朋克和《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我把这些照片分享给一位朋友,他表示“太色情了”,看来我和他都深受这种风格的吸引。

pixlr_20190828165550343.jpg
pixlr_20190828163041584.jpg

人妖表演与性别迷思

 在车上听导游说这次的人妖表演是“公益活动”,参演者属于没能进入上流圈子的人妖,所以都不是那么好看——按我的理解,是他们的长相不符合主流审美。(关于“他们”这个称呼,会在下文详细讨论)在二楼拿了票,进去之后是不可以拍照的,如果发现有手机屏幕亮了,工作人员会用绿色激光笔提醒你关掉。我们坐在第三排,算是靠近的位置,巨型舞台上轮番演出了不同的节目,像是我以前看过的文艺汇演,其中有一个新颖的节目,一个人左半身是男性黑色西装,右半身是女性白色连衣裙,表演时不断切换一个侧面,聚光灯打在他身上,熄灭的时候他就转身,由此一人分饰两角。除此之外就是盛大的歌舞,音响震得我身子都颤,有什么“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也有现代的动感宅舞《寄明月》——果真是迎合中国游客啊!

 我在观看表演时不断进行思考,在这里进行一个大概的总结。

 关于“人妖”这个词,据维基百科,出自18世纪清朝的《聊斋志异》最终回《人妖》,又据百度百科,在泰国,人妖是指专事表演的从小服用雌性激素而发育变态的男性,长大后可能还要接受肋骨摘除等手术。

 毫无疑问,他们原本是男性的,但是出于尊重个人的目的,我应当把“他们”称作“她们”,按照性别理论,她们属于“跨性别”中的MtF(Male trans Female),导游介绍时,也说她们把自己完全视作女性,自我的性别认同是女性。但实际上,除去MtF,还有FtM和CD(Cross Dresser,异装癖)等诸多分类,在异性恋占据绝对权威地位的现代中国社会,人们并不容易理解“跨性别”这个概念,所以称之为“人妖”——可以说是“半人半妖”。

 我想到了福柯所研究的古希腊文明中,对待男男之爱的态度,当时人们只注重“度”,即不要过量地性爱,以免对身体造成损害,而不注重“性别”,男性与男性之间,男性与女性之间,只是两种不同的风格和生活方式,并非正确和错误之争。

 我发现自己没有办法跟跨性别者恋爱,或者说没有办法忽视其身体,比方说一个男性的身体里装着女性的灵魂,我会把ta视作男性来恋爱,如果这个人的身体各方面都几近女性,那我才有可能把ta作为女性恋爱。我还差一点,差的是那种把跨性别视作其灵魂性别的能力,我很崇敬的李银河教授,就有这种能力,她现在的伴侣是一个女性身体,男性灵魂的人,他的称呼是“大虾”。假设一个跨性别者,身体是男性,但ta有女性的胸部,有好的(近乎女性)身体曲线……那么我应该就会很大程度认同ta是一个女性。

 我在这个小标题所说的“迷思”,据维基百科,(由罗兰·巴特提出)大多是用来巩固或维系社会上享有霸权(hegemony)的优势信念,是一套既定的、符合统治阶级的利益的解读方式。后来我问阿B关于人妖的事情,她说“现在泰国的父母觉得自己孩子过的幸福快乐就好了,如果儿子想要去做人妖的话,只要是自愿的一般不会反对。”又,我在登上芭提雅的“新东方公主号”之前,跟同团的游客讨论这个问题时,不禁感叹“泰国的人在性别上可真自由啊,能选择做男人或者女人。”

 我注意到一个扎着丸子头的人妖,有点像阿卡林?她的长相,去cosplay的话一定人气爆棚,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她cos洛天依的样子。可惜的是,出门时虽然看到“合影20泰铢,摸胸40泰铢”的牌子,但是人山人海,加上父母的在场,我不能去跟她合影,走出几步路后,我回头,看到她那四处张望,急切等待有谁去和她合影的样子,心里泛起些许失落。我把《舞姬》的感伤与她的形象结合了,想象出她是否也有着坎坷的人生,和艰难的挣扎——毕竟她是被上流圈子刷下来的人。在这个文化产业中,她应当是处于劣势的。

摩天轮夜市 ~ 燕窝与冬阴功 ~

 今天的晚饭要在ASIATIQUE摩天轮夜市自费解决,里头是五花八门的小店铺,吃喝玩乐一应俱全,有各种泰式、日式、西式餐厅,也有卖纪念品、燕窝、水果干、衣服、榴莲冰淇淋的店。中国游客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店员看到亚洲的面孔第一反应是“你好”,我们先在非餐饮区逛了逛,买了一包芒果软糖,感觉它的香味较为自然,而没有香精的感觉。之后,我们走到一家半露天的店里,点了冬阴功、米饭、烧卖、虾饺、炒粉。在等菜上来的时候,我又四处闲逛,买了两瓶燕窝(100泰铢/瓶),还有榴莲冰淇淋,前者带有茉莉花香,口感好像我在奶奶家吃到的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银耳汤,非常好喝;后者的特异气味十分浓烈,但香甜部分最为突出,以前我一直没有吃榴莲的习惯,到了这里竟然喜欢上了,也许是泰国的榴莲质量比较好吧。

 等我回到座位,菜已经上了一半了,只见红红的汤在一个小火锅里咕嘟,我赶紧用小碗装了冬阴功汤——味道好极了!里头有番茄、菇片和鲜虾,还有一些葱花,虾肉紧实、弹牙、爽口,汤中有絮状物,是椰奶中蛋白质遇到柠檬的缘故,喝汤时,除了酸、辣、鲜,还有柠檬与椰奶的清香,虽然它很辣,我却被辣得非常爽快!就着这个汤,我能吃一整碗米饭!而且这比我在国内吃到的冬阴功要好太多了,想起来我有个朋友评价冬阴功汤是“辣椒油加肥皂水”,哈哈哈哈哈哈哈。另外,整体上泰式料理口味偏甜、酸、辣,常见的就是甜辣酱,还有下文会提到的“火山排骨”,酸味来源通常是柠檬。

pixlr_20190828164931398.jpg

 吃过饭,再往深处走,有巨大的一个锚斜立在地上,回头瞧见ASIATIQUE和锚的标志,看来设计的理念是“码头”,对面是栏杆,和一望无际的夜景江色,几幢楼零散地矗立着,发出的光在水面上泛起粼粼的纹路,不时有清凉的风吹过,使人感到无比舒适。沿着江走一段,再拐回去,路上看到有露天酒吧,一个穿着蓝色背心的小姐姐坐在舞台上唱着歌,旁边有键盘手和架子鼓,坐在台下的客人既有黄种人也有白种人。

 终于走到了摩天轮脚下,它是白色的,与黑色的夜空形成鲜明的对比,轮廓用白色的光带装饰着,中央是一个绿色的“Chang”,和向外发散的白色光条,几根白色的柱子呈A字形朝下支撑着,它缓慢的转动,然而导游给的时间不够我们去坐一次摩天轮,于是只好用我的S10的广角镜头拍了一张它的全身照。之后出了夜市门口,在边上的711买了一些食物和矿泉水,就坐上大巴车回酒店了,明天的目的地是Pattaya芭提雅,著名的海景度假胜地,素有“东方夏威夷”的美称,也深受欧美人士的喜爱——沙滩、大海、夜生活+色情产业发达(美国人带动的)。

芭提雅:海上西施

 在去芭提雅之前,我们先到了“四面佛”所在之处朝拜,我一个无神论者只能坐在边上看他们虔诚跪拜,大家似乎都嫌热,拜完马上跑到边上的麦当劳里去,我一看,门口的麦当劳叔叔双手合十,好像在说“萨瓦迪卡”,我忽然想起来曾经在B站看 @我是郭杰瑞 评测各地麦当劳/肯德基的特色菜单,泰国的是“咸蛋黄粉摇摇乐薯条”,费了些许周折,让店员明白我说的“no flies”是“不要原味薯条”之后,我成功get了一个纸袋、一包咸蛋黄粉和一包薯条。我把大部分薯条和粉倒进纸袋,一手捏紧,然后开始摇——咦,我的这个手法有点像调酒师……拿出来的薯条上有橘黄色的粉末和零星的绿色植物碎(欧芹?),土豆与蛋黄的味道相辅相成,风味浓郁,好吃!

pixlr_20190828163233478.jpg

 然后跟团游的大巴上要求每个人拿个话筒才艺表演,我上去背了个元素周期表(附带圆周率后30位)。下车,又是一个网红打卡地——Terminal21航站楼21号,这是一个以航站楼为主题设计的大型商场,扶梯上架起“departure for Tokyo/London/Italy”之类的牌子,在四楼的美食广场吃了烤鸡肉丸、炒粿条、芒果糯米饭、烤香蕉和木瓜块,喝了新鲜的椰子汁,其中我超爱芒果糯米饭!糯米的米香,与香浓、软甜的芒果搭配,还有椰奶和一丝咸味、花生碎,巧妙地融为一体,真是太美味了!另外,烤香蕉上淋着焦糖酱,吃起来也很不错!

pixlr_20190827124241376.jpg

 下午还去看了海豚表演和《杜拉拉生殖器升职记》的拍摄地“杜拉拉水上市场”,感觉一般,此处略过不写。

pixlr_20190828164454703.jpg

 晚上,我们登上“新东方公主号”啊这个真的不是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初音未来【V家】 vs 【东方】project博丽灵梦雾雨魔理沙宗教战争不可避吗,在那之前我在港口的小摊上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小菠萝”,不禁想起日本夏祭的“りんご飴”(苹果糖),感叹何时才能有人跟我一起去夏祭呢?进到船内,给我的感觉类似国内的婚宴,姹紫嫣红的灯光,还有一个KTV里会用到的反射光线的水晶球,人妖们(上流圈子)穿着十分艳丽,有戴着大翅膀的、皇冠的、兔耳的……基本衣着性感暴露,充满了情趣的意味。舞台上竖着两根钢管,甚至有工作人员在表演间隙把它用布擦拭干净。不过这毕竟不是露出play的成人秀表演,所以尺度也就仅限于“抓离舞台最近的男观众亲搂抱摸”和“拉两个男观众到舞台上双手高举绑在钢管上并把他脱到只剩内裤然后人妖(没脱,穿着衣服)用屁股顶他下体”这样子。我花了60泰铢跟三四个不同的人妖合影,worth it!她们身上都散发着香味,皮肤也光滑细腻,好像从液氮里取出来的黄油?还有一个老头摸胸时过于用力以至于扯掉了一个人妖的蓝色吊带裙,笑死我了。

pixlr_20190827124512145.jpg

 船上的饭菜不怎么好吃,人妖表演时两边的LED滚动用彩色字显示表演中不能拍照(没表演的时候可以)、合影/摸胸的价格等信息,有一瞬间灯光全灭,一片漆黑中,人妖们纷纷掏出绿色激光笔,开启满天星模式,光点乱闪,激情热舞,嗨翻全场。对了,播放的曲目主要也是与现场气氛比较符合的,比如《Despacito》、《Panama》等。

pixlr_20190828164732116.jpg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