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中杂感》续篇

发布于 2019-12-14  634 次阅读


 然而这还是一个好机会,大学英语四级CET4提前25min交卷啦!因为我根本不想检查题目,虽然如此还是要提高准确率才行……空教室里的诸位教师,或监考人员大多在安静地吃饭,冷冷的空气里混杂着饭菜的香味。我在考场里坐着,几十个人的体温一起加热的空气使我昏昏沉沉,到了这个大教室里瞬间清醒了!冴えた!我明确自己在考试结束之前是不能离开这栋楼的,也没被允许携带手机,那么就在这里写一点东西吧,这可谓是《考中杂感》的后续版本。

 啊,人际关系真是复杂,尽管我知道拥抱、接吻与性行为是令人愉悦的,但是,基于人性,我不能够像对待一台自动贩卖机那样,投入一定的金钱(付出),取出一定的商品(获得)。就连唯物主义上的“商品(commodity)”,染上人性后,也会生成恋物癖/拜物教(fetishism),那么,对于“性”这种人与人之间结合得最亲密的一种形式,我们更不能期待理想的“定量付出-获得”模式了。所以,我只能间或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恋爱关系的建立与维持,我认为含有较多的博弈论及决策论成分——“一场豪赌”。问题是,遇到灵魂伴侣(soul mate)的概率,(参考“苏格拉底捡麦穗”的故事)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而混沌系统则是无法预测的。就我个人而言,我更看重思想交流的部分,倘若我对一个人有好感,对方的思想必然是一个重要原因,也可以说是“共鸣”吧,举个例子,有异性朋友与我讨论海德格尔吗?——有的。

 德国恩斯特·卡西尔的《人论》中有这么一段:

希腊哲学在其最初各阶段上看上去只关心物理宇宙。宇宙学明显地支配着哲学研究的所有其他分支。然而,希腊精神特有的深度和广度正是在于,几乎每一个思想家都是同时代表着一种新的普遍的思想类型。

 高考与CET4给我的感觉差不多,都是一个看似严峻的场面下,人们可以表现得轻松、平常的事情。但是,人们会各自做出自己的选择,他们的态度与做法在什么情况下应当被谴责呢?就拿我边上的室友来说吧,对于准备CET4,除了做了几套真题,他昨天晚上才知道听力的题型,今天早上还问我是不是要用2B铅笔和5号电池。我们的确需要一个大他者/对体(the Other)来承认我们的水平(考试通过)……我个人的习惯是做手帐、安排日程和重大事件前一天晚上确认物品,但这只是一种做法,其他的人更有千万种做法,即使做不到理解,至少尊重吧。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