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01日

发布于 24 天前  96 次阅读


 12月30号上午考英语,监考老师是负责我们班基础日语与日语听力的两位老师,本来就秉持“轻松考试”原则的我更加放松了,专注地做完了题目,一问老师,才过了35分钟,于是我又向她要了一张白纸,把我在做题时遇到的生词和不懂的句型记下来,而后愉快地提前交卷,回到寝室。傍晚,我与班长M同学、大小姐一起吃饭时,M忽然提到杭州有家猫咖,恰逢跨年,不去撸猫吗?一番思考和讨论过后,只有我和大小姐,订了37CNY一晚上的青旅,花了12.5CNY坐上了去杭州的绿皮火车,也许M同学上辈子是MnO2吧。

 31号晚上的西湖边上人满为患,我很少见到这样的场面,除了人还是人,前后左右的拥挤,一位女性的长发塞进了我的嘴巴,我担心背包上的德克萨斯与拉普兰德挂件要被挤掉,又感觉刚刚吃下的一盒西瓜要被挤吐出来——上次去的CP25都没有这么拥挤。中央舞台的电音节目震耳欲聋,我和大小姐挤呀挤,好不容易到了人群稀疏的地方,走回青旅还得半小时,他想着要打车,一瞧屏幕上“您的前面还有106人在排队”,果断放弃。幸好路上有全家、罗森、7-11便利店,在冰冷的街道上,我们慢慢走着,累了就在附近的店里休息会儿,直到还剩下十分钟左右——就能走到青旅了,就能与2019年告别了。

lGIndf.jpg

 看着手机QQ的置顶联系人,还有跟我说自己失恋的朋友,和Gmail的新邮件,我不禁想起11月26日在油管看到的一个TED演讲,张国洋的《为什么不该追求爱情》。他提出了一个令我感到信服的说法:(打造自己的“品牌价值”) / 具有相同的世界观、价值观、喜好、目标、信念的人自然会相互吸引,并建立联系。我建立这个博客的初衷,是为了自由地、有条理地安放我所写下、所记录的东西,至于“自我介绍”和“认识朋友”,反倒是次要的功能。尽管如此,依旧有几位朋友通过这个博客主动联系、认识、了解我,这让我十分感动。

 坐在Family Mart全家便利店里,一边喝着热乎的关东煮汤,一边看着林森发给我的文字,再听她发给我的录音,不知道她是在哪儿录的,背景音听得出街道上车辆、行人的声音,营造出一种人间烟火的气氛。她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得清楚,也能理解意思,像是我和她面对面坐着进行访谈。播放完录音已是00:02,2020年的第一天就这样到来了。步行,回到青旅,37块钱一晚,可惜下铺的呼噜声太响,不得已,用手机看b站的跨年晚会,p3尤其精彩,不仅有中美合拍中国传统乐器与西洋管弦乐团的结合,还有全息投影的洛天依与真人互动。

 一觉醒来,收拾行李退房,依旧步行至那家Family Mart,吃着微波炉加热过的盒饭与饭团,面对眼前小桌上的一堆垃圾实在难受,遂从包里掏出医用一次性橡胶手套,用昨天买东西剩下的塑料袋装起垃圾丢入垃圾桶。而后我与大小姐总结出我出门的“四个自带”:自带酒精棉片(消毒用)、自带抽纸(擤鼻涕,但容易被误当作店家的)、自带手套(可能要处理一些脏东西)、自带微信/支付宝二合一收款码(起初是因为在学校卖咖啡,现在吃饭AA制时也很方便)。

 回程的火车上,正当我看《拜物教的幽灵》到这一段时:

在马克思那里,表象就是商品的物质外壳以及人们对此一无所知的事实。本质就是商品的价值之形式。而在齐泽克这里,表象却变成了人们对于价值之形式心知肚明,而在本质上却要为这种价值之形式赋予物质外壳的幻象(fantasies)(即好像商品真的具有价值)。

 突然来了推销员,接连推销了西藏转运十二生肖挂件、吸盘手机支架、全自动变焦老花眼镜和剃头刮胡照明验钞四合一多功能剃须刀。广告词充斥着伪科学、神秘主义和诡辩论,而且都是几十块钱的玩意,我打开手机淘宝一搜,那个吸盘2000个起批的价格是2.3元/个,单卖的话1个4.98元包邮!好,看起来挺好玩,那推销员一丢,窗户上、支架上都能吸,我也要试试看,随即下了一单,半小时后一看,显示明日送达。

 十几分钟后,火车到站,下车,打车到校门口,走回寝室,放下东西,洗个头,吹干,打开电脑,戴上耳机,打出心中积累的文字,就到这里吧,等会儿该去吃晚饭啦!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