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恋爱

发布于 2020-01-05  1.09k 次阅读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YouTube上看到了名为“一席”的演讲,由BUICK别克赞助,副标题是“人文·科技·白日梦”。我看了几个视频(二倍速),拿出之前买的LAMY AL-STAR钢笔,用上KOKO推荐给我的Mnemosoyne便签本,不知不觉就攒下了一小叠笔记。其中,有一位白发苍苍的演讲者——资中筠,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根据维基百科,她是中国翻译家,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美国研究》杂志主编,著有《美国对华政策的缘起和发展:1945-1950》、《二十世纪的美国》、《美国十讲》等书,翻译过《廊桥遗梦》、《公务员》、《哲学的慰藉》等书。资中筠先生的演讲标题为“谈谈爱国”,恰好最近我与几个朋友讨论了关于恋爱的诸多问题,于是我决定写一篇《谈谈恋爱》。这里的“谈谈”是指“谈论、讨论”的意思。

我的恋爱简历

 小学时,我没有形成对恋爱的自主的看法,只是觉得班上有个女生长得漂亮、行为可爱而“喜欢”她,不过我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表现,当时也流传着“早恋不好”的说法,于是我就默默毕业了。

 初中时,我专注于b站和二次元相关,其他时间都在努力赶作业,我一心想着只要做完作业就可以好好玩耍,依旧没有认真想过“恋爱”这件事,兴许那时候我在网上跟人聊天,充满了中二病的气息,然后就各种交cp(couple)、语c(语言cosplay),现在想想是很没意思的。

 高一时,我终于开始了“现实”的“恋爱”,具体可参阅我写的那篇《初恋》。也许我还跟其他人有过暧昧不清的关系,我的记忆中却只清晰地留下Pheish、LS、HnSr、小白鸽四个人了,我想是因为我与他们见过并有过肢体接触的缘故吧。这些人在我过去的五六年中陆续出现,与我产生干涉而后分离。

 大学了,现在算是一个人吧,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如此。恋爱?有,但是隔着很远,准备慢慢努力。

一个简短介绍

  • Pheish是我的高三学长,美术生,锥子脸,长头发,受。我的初恋

  • LS是95年的,现役电信工程师,高中校友,认识他的原因是blued“附近的人”只有他一个用的阴阳师头像。

  • HnSr是一次与同学的聚会上认识的,我在二中,ta在一中,是个MtF,喜欢穿着一中的校服,即使是和我去酒店的那天也是。我始终没有彻底认同ta是一个女性,但是有提到过“以后就把你当女孩子看待啦”这种话。

  • 小白鸽是个coser,网瘾少女,是可爱的女孩子,我没注意到她自我中心的性格与飘忽不定的恋爱态度。除了她,其余三个人,与我分手的原因都是我主动逃避。

发生在身边的故事

  1. 某晚,室友在跟兄弟微信语音通话,对面那位哭得稀里哗啦的,而后抽抽噎噎,我在一旁听着,不禁感到有些可怜,也凑过去陪室友安慰他几句。原来是他跟交往三四年的初恋女友分手了,我就跟他讲“苏格拉底捡麦穗”的故事(恋爱37%法则),又说“会好的,现在难过,哭出来就行啦!”——后边还讲了几个段子,把他给逗笑了。

  2. 认识不久的网友Hira酱,是个胖胖的军武宅,出身东北,却因受不了作为韩国基督教会神父的父亲殴打虐待(迄今头部有一块伤疤,不生毛发)而逃离了原生家庭,只身一人在上海闯荡。他在街头睡过,也在艰苦的条件下打工过,深深体会到生活的艰辛。不久,他以为自己找到了真命天子,奋不顾身地跑去广州,然而希望落空,他发现那位女生对他兴趣并不浓。

  3. 夜晚,细雨寒风中的公交站,我忽然想起去年7月的时候,南京的地铁上,穿着JK的小白鸽亲我脸颊的时候,我感觉活在梦里(笑)。Gaz说:“这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恋爱的真谛,不用考虑意义,去享受它就好”。我确实度过了痛苦的两个星期才分手,现在回想起来,苦乐参半吧。

我的看法与态度

 我在《小C与A君》里提到过一个叫做小C的姑娘,感谢她对我的喜欢,然而我不得不拒绝,是因为我不接受开放式关系,然而这“不接受”仅仅是针对我自己,对于别人来说,ta们应当是自由选择的,界限可参考约翰·穆勒的《论自由》。我进行深思,思考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我说,我要一个人耐心学习,慢慢成长、磨炼自我,身边至少还有班主任、同学朋友陪我吃吃饭、逛逛街,网上也还能跟Gaz等三五好友聊天,那么我对“恋爱”的需求,应当出现在精神空虚的时候,或者是缺少实体的“拥抱”的时候。

 不知何时我开始称自己为一个“人道主义者”,我的朋友里早已有Lesbian、Gay、Bisexual(包括我)、Transgender,我尊重ta们的选择和个人意愿,并且在经历过HnSr的那段恋爱后,我学会了先询问“如何称呼”对方(从性别角度而言)。由于好奇心是我研究的起点,愈发研究,愈感到“人”的浩瀚与不思议,自然也就养成了包容的心态。

写在最后

 我在探索恋爱的过程中走过一些弯路,现在的我,能更好地在新征程的路途上行进——毕竟,只有走过哀伤,才能脱离哀伤。写到这,我想起自己的日语启蒙老师说的一句话:“不要紧,慢慢努力就好。”

 最后表白一下可爱的林森同学(笑)。希望不久的将来能给你一个抱抱( ̄︶ ̄*))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