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4月08日

发布于 2020-04-09  1.98k 次阅读


什么,已经快到四月了?本废宅从透过窗户的阳光和温度,以及行道树枝头吐新芽的景象感受到这一切……

 上一句来自我2017年3月27日的豆瓣日记。我记得去年的4月9日,我似乎正在去上海的路上,而大前年的4月,我宅在家里无所事事。今年的4月,尽管还是宅在家里,我却变得忙碌起来了,不再受到高考的束缚,可以自主地学习想要学的东西。从1月开始听写CNN 10,20篇过后,接着是《托福考试听力特训》36篇,再接着是北外的《英语高级听力:Listen To This》,目前已经听了10篇。除此之外,2月开始的ANN日语新闻听写也很顺利地坚持了下来,差不多有39篇了吧。《雅思9分写作》摘抄完毕,钱歌川《翻译的技巧》学习到四分之一左右,每天背50个托福单词(这已经是第3遍了,我的记忆力实在不好),又要经常翻翻N1的红宝书(词汇)和蓝宝书(文法),之前买的N2真题完成了7份,还差6份……这么一说,无论疫情有无,我都会宅在家里而几乎不外出,而且我的iPad里还有很多书没看呢。少有的几次外出,一是为了采购食物和日用品,二是为了跟友人Y喝咖啡、闲聊。

 友人Y说她现在是“三坑少女”,即汉服、JK、Lolita,我知道这件事后,萌生了“要不我也试试DK吧”的想法,这于我而言是很合乎情理的:既受二次元文化的浸染,学的是日语专业,又喜欢做手帐、买日系文具,那为什么不穿一穿DK制服呢?就像我在高中决定卖咖啡一样,说干就干,我去微博、知乎、b站搜索了相关信息,感觉只要不露脸就还不错,又去淘宝一搜,只有以前的顾客拼团后剩下的少量现货可供“捡漏”,如此凑齐了短袖衬衫、领带、格裤,下单后忐忑地等待数日,试穿后发现效果确实不错。原来领带的系法这么多,原来还有这样的服饰搭配方法,原来24℃也是可以穿短袖的……不亲自去做的话,我是不能发现这么多“原来”的。

 由于宅家太久,没有人聊天,友人Y都快“憋疯”了,于是昨天她约我去“探店”,没办法,我只能洗头、洗脸、刮胡子、找衣服……然后,穿着一身红JK的她和在DK衬衫外披着蓝色外套的我走到某一家店,发现人太多,又折返走向另一家,找到座位,一坐下,我就忍不住把外套脱下放在一旁的椅子上了。这家店的装修是“INS风”,对我来说没什么惊艳的感觉,我们坐在二楼,一棵两三米高的仙人掌穿过一楼的天花板,二楼的部分则用玻璃围着。边上大多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其中有一个带着略显浓厚妆容的女子,换了一件又一件衣服,坐在窗台的一角搔首弄姿,让另一个男子给她拍照。我把余光从那女子身上收回,拿起刚进店门时店员给我的印有二维码的小木块,用手机翻看起菜单来。一共消费168CNY,我点了“月球”和“牛油果香蕉冰”,还有“栗子蒙布朗”——这道甜品我在《东京大饭店》里看到过!我以为会和剧里看到的类似,如下图所示:

 没想到上来一个……懒羊羊发型的东西?尝了一口,只感觉是不太绵密的、有些沙沙的栗子泥质感。

 至于那个“月球”,由于下单的时候没有预览图,在服务员上菜前,我一直在想它究竟是什么。等到它来到我面前,我才明白所谓的“月球”,就是一颗圆球形的冰,放在装有牛奶的上宽下窄的杯子里,恰似一轮“冰月”浮出“奶面”,边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黄铜壶,里头是一份意式浓缩(espresso)——说白了这就是让顾客自己完成冰拿铁的最后一步呗!我把仍然滚烫的咖啡浇到冰球上,再用吸管搅一搅,冰拿铁就做好了,喝上一口,味道醇厚,我不禁点了点头。对了,这家店的吸管还是纸质的呢!我瞬间想起来齐泽克批判星巴克的所谓“环保活动”,赶忙打开话匣子,和友人Y聊起天来。就这样,我们从资本主义开始,一路聊到女性主义、语言、文学、社会、政治制度、哲学、大学生活、精神分析、初中回忆、读过的好书……回过神来的时候,我自己点的两杯饮料都已见底。

 吃完东西后,我和友人Y一起往家的方向走去,然后在一个岔路口分别,一个愉快的下午就这么过去了。到家时,我的衬衫几乎湿透,这确实是意味着春天的来临。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