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合之空》观后感

发布于 2020-04-10  276 次阅读


 记忆中,很久以前,我看到过一条微博,原文我没能找到,大概是说,青春期不是那么美好的,它包括体育课后校服里难闻的汗味、不敢给家长签字的试卷、由于第二性征发育而引人注目时的羞耻、有时严重的校园暴力/欺凌等等。我现在回忆起自己的中学时代,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上课、补课、写作业和考试,与同学朋友出去玩的活动,好似是只有初三毕业的时候,和高中的寥寥数次而已。遗憾的部分,也许就要靠观看“镜子”来补足吧,例如动漫、小说、电视剧,然而,我从QQ好友里某个人的头像找到对应的番剧《星合之空》时,忍不住一口气看完了它,也许是近日来不断学习的疲累,也许是青春时留下的许多“匮乏”和奇奇怪怪的回忆,它着实让我心潮澎湃。这个名字取自建礼门院右京大夫的和歌“何ごとも 変わりはてぬる 世の中に ちぎりたがはぬ 星合の空”,意为无论世间万物如何变化,只有牛郎织女的约定永久不变。我想,这影射了剧中的男孩们同甘共苦的坚定情谊吧。

 关于剧情,《星合之空》的简介是这么说的:“以即将废部的男子中学软式网球部为舞台,讲述了抱着各自想法的少年们讴歌青春的故事。”软网部的八名成员,也各自有着不同的性格、家庭、身世,尽管只有12集(原定24集,可惜被腰斩,故事戛然而止),但是剧情的分支走向、细节勾画都有一定的程度。主人公桂木真己虽然和从事建筑设计的母亲迁居新家,可他的生父——如同街头的不良小混混一般,定期地要来骚扰、殴打他,从他这里拿走母亲的钱。虽然母亲会提前放好钱,但有时真己也会做些无用功,把它藏到生父凭着第六感仍能发现的地方。其他的成员,例如雨野树,婴儿时被精神异常的母亲用开水烫到了后背,留下了大块的伤痕;曾我翅,有两个踢足球很厉害的哥哥,父亲恨他不成器,总吹嘘自己年轻时的足球事迹,起了口角后扇了翅一耳光,翅从楼梯上滚落,折了右手腕;月之濑直央,他的母亲永远不会停止向校长的投诉,说软网部占用了她儿子学习的太多时间,使得直央双目空洞,显现出一副傀儡的模样;石上太洋,双亲出身于关西,非常热情,在重要的比赛时到场给他加油鼓劲,送上便当和急救箱……

 初二的真己,圆脸,中长黑发,蓝瞳,肤白,这样的人设,我是很喜欢的。他的长相,让我想起自己初中时暗恋过的那个男孩——一种略显怯意、难以名状的情愫。

 真己很有运动天分,仅仅打了一个月的软网,就已赶上那些练习一两年的人的水平,据他自己说,是小时候妈妈说“抓到一只蟑螂奖励10日元”,他练出来的。不仅如此,他家务活样样行,烧得一手好菜,还是个“谋略家”,依据性格、能力把队员重新编组,使得整个部门的实力更上一层楼。虽说是部长新城柊真用钱“收买”他入部的,后来真己却把想要退部的部长拉了回来。就这样,以真己的加入为契机,本来面临废部的软网部活跃了起来,他们不再以“大哥-小弟”模式搭档,不再为自己的弱点找借口开脱,逐渐走向团结,尽情地挥洒汗水,书写着他们的青春物语。(下图左边是真己,右边是柊真)

 那些平常的人生道理,像是“没天分勤努力才能成功,有天分不努力也会失败”、“见机行事,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胜不骄败不馁”等等,从这些“中二期”的孩子们口中说出来,显得格外深刻,这是他们的成长啊。真己的母亲还有一位FtM朋友,外表是男性,户籍上却写着“女”,真己小时候,因为母亲时常无暇照顾,便请这位FtM朋友来帮忙,真己很喜欢他。这位FtM朋友也经历过迷茫和痛苦,觉得不自在,直到独居生活后,才按照男性的方式来生活,他觉得这样舒服极了,当然,剧中也有出现一个男孩捧着一本封面写着“LGBT+”的书在读的场景。

 不过,这部剧展现给我的,还有家庭与社会的问题:父母总是说“为了孩子好”,而行一切之事,不论善恶,控制欲越来越强,孩子不再是独立的人,而是他们的玩偶;与真己的母亲离婚的男人,只要去民政局询问即可获得真己的住址,无论真己搬到哪里;翅的父亲吹嘘自己的当年,从未考虑过翅的内心想法……我不禁想起,前两天山下智博的视频里说,“日本人觉得只要跟大家一样就好了”;伊藤诗织为性侵犯勇敢发声,在日本这样一个社会里艰难地维护自己正当权利的事迹;刑法学的罗翔教授一再强调的康德那句“人不能仅仅被当作是手段,还要是目的”;近日“上市公司高管被指性侵养女”案的持续发酵……也许,就像哲学系的吴琼副教授所言:“(拉康……告诉了我)制度会对个体进行残酷的掠夺,在制度的框架下就会发现你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你自己,因为所有做的一切都要迎合制度的要求。”

 在12集的末尾,真己购买了一把300日元的刀,握着它来到了生父的寓所门前。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我真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后续。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