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02日

发布于 2020-12-02  649 次阅读


 在学校的每一天,除却周末,我总是缺少睡眠。然而,临近N1考试,我又需要抱一下佛脚,趁着下午没课,去教室把那做过、摘过错题的13套真题的错题再看一眼,听力的错题再做一遍,没想到只坚持了6套,我就相当疲乏了。拿起手机,回想着迄今自己做了多少练习:N2红蓝宝书,N1红蓝宝书,N2真题13套,N1真题13套,N1绿宝书(听力),N1橙宝书(阅读),新完全掌握N1(听力、阅读、词汇、语法),考前对策系列(N1听力、语法、词汇、N2语法),TRY!N1语法,红蓝宝书综合练习1000题。这些书和习题,在旁人眼里可能显得非常多,在我看来却是埋在灰烬中的一把钥匙,用它打开一扇新的大门后,我可以暂时迈着轻盈的脚步前进。

 我对自己说,我应该去寻找某些东西。初中时仅仅是为了“写完作业后的休息”而不断提升的写作业速度,现在对我来说是把双刃剑,快刀斩乱麻的结果是不稳定的。当然,这个“结果”必须来自外部,既是分数的变化,又是老师的评价——例如“这不是你该有的水平”。那个敏感而又内向的小男孩,如今在死制度中挣扎着,找寻活着的东西。随着他的探索,大量的优质资源涌入,他的视野愈发开阔,也就愈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是如何低下、恶劣,也就愈知道自己的水平是有多么业余、不够格。这种经由比较得来的“差距”焦虑,以及如何做到“随遇而安”,将是困扰他一生的难题吧。

 我想抽烟,可是,我不会碰烟酒。似乎今年下半年开始,我时常在心里抽烟,这大概是我的焦虑在脑中具象化的产物,除此之外,我还经常想用机械键盘打字。思想从大脑开始,流经双臂、指尖、键帽、光标,累积在屏幕上。我享受这样写作的快感。只是,我的水平还不够,我还不能用某种语言进行思辨性写作,我还不能解决自己身上的诸多问题,我只能尽量在文字中遨游,把我的感受转成文字写下来,仅此而已。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偶像黄昏,长眠之处。